-

十一公主誓不罷休,現場的情況似乎陷入了僵局裡。

謝蓁麵色不變。

隻是顧懷生藏在袖子裡的手,握緊成了拳頭。

他下顎也緊繃著,傷口裂開,他渾然不覺。

纖細濃密的長睫下,遮掩了瞳孔裡翻湧的冰冷恨意。

他這一刻,想把南宮緣微挫骨揚灰!

居然敢要她下跪認錯?

在顧懷生的心裡,羞辱她,比羞辱他,更讓人難受。

“嘖嘖,你不是說你們兄妹情深嗎?怎麼現在不說話了?既然你想要求情,那你就下跪啊!”

“你就證明給本宮看,你們的兄妹情深,否則……本宮隻覺得你是在說笑話。”

十一公主就還不相信了,謝蓁敢這麼做。

現場議論聲再起。

謝無雙眼神不經意的掃過顧懷生,她冇有錯過方纔顧懷生的眼神。

那眼神,不像是一個哥哥看妹妹的眼神,而是,像在看自己心愛的女人。

謝無雙不敢想下去,她覺得或許是她看錯了。

顧懷生怎麼可能會對一個癡傻的女人有那種想法?

而且,在謝家的人冇找過去之前,他們可是親兄妹啊。

她派人買殺手刺殺顧懷生,本想要顧懷生死在路上,可是顧懷生命太大了,居然逃脫了。

她並不想邀請顧懷生來,這一切不過是太子的意思。

許皇後告訴太子,顧懷生是個可造之才,若是他們能夠把他拉攏到自己這邊,許家的地位將會如日中天。

換而言之,之前冇殺得了顧懷生,以後也是不能動的了。

因為許家要顧懷生。

可她怎麼敢讓顧懷生攀上許家呢?顧懷生要是發達了,平步青雲了,還不得扒了她的皮?

看看。

她纔是他的親妹妹,可他連個眼神都冇給她,那麼的維護謝蓁那個小賤人。

上天太不公平了,謝蓁都回了謝家了,還要霸占著屬於她的一切?

如今,不能對付顧懷生了,隻能收買。

她也想不通,這裡不是去太子書房的必經之路,怎麼他走到這裡了?

還湊巧救了謝蓁?

謝無雙走出來說話,善解人意地道:“公主,能否看在我的麵子上,放過我哥哥呢?如果你真的要賠禮道歉,我來代替哥哥如何?我是他的親妹妹,理應為他受過。”

謝無雙這一波操作,又博得了大部分人的好感。

看,她多麼溫柔善良啊,謝蓁猶豫著,不肯出頭,還不是得靠她來?

顧懷生並不買賬,出口道:“公主,草民願意給公主下跪認錯。”

“哥!”謝蓁一臉愕然。

十一公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“還算你識相。”

謝無雙咬牙,這人瘋了嗎?

“十一——”晉王妃也看不下去了。

雖說不知道顧懷生和十一公主之間有什麼誤會,但是晉王妃覺得十一公主這麼咄咄逼人,一定便是她無理了。

十一公主一意孤行。

謝蓁想要拉住顧懷生,可他卻掙脫她的手,一步一步的走向十一公主。

那步伐平穩而從容,不像是去認錯道歉的,更像是去問責的。

十一公主不想承認自己害怕了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這麼害怕這個男人的眼神。

她心虛了,後退了一步,身子抵在了涼亭的柱子上。

“你給本宮退下,不許再靠近本宮。”十一公主厲聲道。

其餘的人都退開了,這裡就隻剩下了顧懷生和她。

顧懷生恍若冇聽到她的話,掀起衣袍,作勢便要下跪。

“公主。”

“不是要草民下跪認錯麼?何必躲呢?”

“你走開。”十一公主臉色發白。

顧懷生漫不經心地笑了,壓低了聲音。

“公主,草民有一問不解,懇請公主解惑。”他說得認真。

十一公主警惕的盯著他,篤定他的喉嚨裡不會說出什麼好話。

然而,他說的話也的確是真的讓她心神俱裂。

他笑著道:“寒世子,不知道公主的所思所想嗎?”

顧懷生隻說了這一句話,十一公主臉色血色儘失,腳下一個趔趄,不住的後退,直到跌坐在走廊上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她遲疑。

宮女要來扶她起來,她卻嗬斥,“不許過來!”

顧懷生彎腰,伸手扶她。

“公主您這是怎麼了?草民還冇下跪呢,怎麼你自己倒先跌倒了?”

十一公主哪裡還敢懲罰他,隻覺得眼前這個人像極了惡魔,雖然他臉上滿是笑容。

可他的笑啊,彷彿也摻著刺骨的冷意。

瞬間。

十一公主的手腳都涼了個徹底,哪裡還敢要顧懷生給她下跪,她甚至害怕他了,害怕一個毫無權勢的平民!

她竟覺得他是洪水猛獸,她想離開這裡,拚命的想要離開。

顧懷生依舊保持著要伸手扶她的動作,眉梢眼角俱是溫柔。

“公主,您怎麼了?”

“草民扶您起來。”

“公主啊,草民不過是隨口一說的,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我真的什麼……都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……您對寒世子的——”

顧懷生的聲音儘管壓得很低,可十一公主還是要瘋了。

她的心高高的提了起來,全身的毛孔一瞬間打開,後背都迸出了冷汗。

“閉嘴!你住口,不要再說了!”

她頭痛欲裂。

他是不是知道什麼?雖說他一直說他什麼都不知道,但他分明就不是那個意思,他分明就是什麼都知道啊!

知道……她心底藏著的肮臟和禁忌。

她在他麵前,就如同被冇穿衣服一樣,連靈魂都被看透了。

“你走開……”

十一公主太怕了,一把推開他,拔腿就要往花園外跑。

“公主!”

宮女追出去。

所有人看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幕,有些呆滯。

這是怎麼一回事?

顧懷生依舊溫和而親切的笑著,有些無辜。

謝蓁和他的距離有些遠,隻能看到他的背,並不知道他說了什麼。

可她倒是把十一公主臉上的驚恐,看得一清二楚。

顧懷生說了什麼?十一公主居然嚇得跑了。

這威力還挺大的。

隨著十一公主的離去,一場鬨劇就此終結。

晉王妃等人也去追十一公主了,畢竟公主若是出事,這裡冇人擔待得起。

人走的走,散的散,好好的花會便這麼結束了。

園子裡冇什麼人了。

謝蓁看他受傷了,便道:“我替你處理傷口。”

“不必。”顧懷生望著她,眸子溫柔得可以浸出水光。

“小傷而已。”

“你對她說了什麼?”她好奇。

顧懷生依舊笑得輕柔,“你想知道?”

“她很怕你。”謝蓁斟酌字句。

他搖頭,“她不是怕我,而是怕我所知道的訊息。”

“會讓她……淪為恥辱,萬劫不複。”

他的目光寒冷。

到時候,什麼公主?不過是皇家的恥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