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這個時候低著頭,正在思考,所以便錯過了他眼底的漫天星光。

倘若她看到了,一定便會對他的身份起疑心。

她咬著手指思考,想了好半天。

她才抬起頭,迎上他的目光。

四目相對,寂靜無聲。

她聲音輕而顫,字字句句都是那麼的慎重而嚴肅。

“我願意為濟世堂寫一輩子的藥方,把所有藥方的收益都給濟世堂,這算不算黃金萬兩?”

他的瞳孔縮了縮,袖子中的拳頭驟然握緊。

他本是玩笑話。

卻不料,她當成了真,所以她那麼誠懇的望著他。

謝蓁眼神清澈,想到了南宮胤對她的數次維護。

她定了定心神,一個字一個字地道:“我用黃金萬兩,用我未來的所有藥方,買南宮胤的一命。”

“這筆生意,你做是不做?”

她說完了,就那麼看著他,眼神是那麼的堅定。

她知。

阿棄說他是殺手,彆人給了他銀子買南宮胤的命,這也是真的。

她為什麼會說出這些話呢?

她不知道……

可能,是因為想到了他的一句話。

‘是你夫君啊。’

所以她的理智被吞冇了,她隻剩下了感性。

南宮胤為她弄到了曼陀羅花,她也應該要回報他什麼?

是吧?

一定是這樣的。

南宮胤靜靜的立在那裡,眼底是風雲變色。

無人知道,她的話,宛若一座山撞上了他的心臟。

他的腦海一片空白,連呼吸都凝固了。

很快。

他的腦海裡綻開了漫天的五彩繽紛的煙火,點亮了他的整個世界。

在極度安靜的空氣裡,他聽到自己緩慢跳動的心跳聲,每一下,都彷彿要衝破胸膛。

他這一路走來,見過太多的陰謀算計,刀光劍影,血雨腥風。

但是唯獨……

冇有人在他耳畔告訴過他,有人願意用黃金萬兩,買他這一條所剩無幾的生命。

這一句承諾啊。

讓他眼前的陽光,風景,都失去了溫度和彩色。

他猶如貧瘠之地的心裡,竄入了一抹春色。

那一抹春,是她帶來的。

他確認自己聽到了她的話,但因為她的話帶給他的震撼太大。

他整個人都像是在夢裡,對她的話是不敢置信的。

他一動不敢動,怕自己動了動,就會從夢中驚醒過來。

然後,他會發現,冇有人像謝蓁一樣對他好。

這如今的一場,不過是他的美夢一場。

他現在隻是希望,就算是夢,也希望不要那麼快醒過來。

許久。

他從震驚裡找回了自己喑啞的聲音。

“做。”他低沉的聲音有些變調了。

一個字,從疼痛發燙的喉嚨裡衝出來。

他放沉了聲音,問她,“可是。”

“你是不是傻呢?南宮胤中了毒,還不知道能活多久。”

“你要為濟世堂寫一輩子的藥方,用你的黃金萬兩,就為了讓我放過他。”

他的喉嚨又是一哽,幾乎說不出話來,隻能深深的呼吸一口氣,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和惶恐。

他低垂了目光,嗓音輕顫著,繼續說道:“值得嗎?”

“他那一條命,值得你的黃金萬兩麼?”

謝蓁看著他白皙的下巴,嘴角的笑容不斷的擴大。

他忽然不明白,她在笑什麼。

她不是那麼喜歡銀子嗎?為什麼……為什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,就為了保護他?

她那麼看中銀子,她卻為了他,全部都拋。

這一刻啊。

南宮胤覺得,她的一腔真心,滿目溫暖……

好像就在不經意之間,撫平了他心裡的恨。

可他更想知道為什麼。

難道,她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呢?

明明,他對她也不好,隻知道利用她,欺壓她。

她卻回報了她的真心。

時間緩慢的流淌著,每一分每一秒,都顯得格外的漫長。

終於。

謝蓁迴應了他,“值得啊,為什麼不值得?”

“你不是我,你怎麼知道不值得呢?”

她說得理所當然,一點都不後悔。

南宮胤耳邊是轟隆不斷的聲音,那聲音,蓋過了他的心跳聲。

“本座會當真的。”

“既然你這麼維護他,那本座就答應你了。”

“需要我寫個字據?”謝蓁歪頭。

南宮胤差點笑出聲,“字據?”

“不然你不怕我反悔了嗎?”她好奇道。

“不怕。”

他眸色深深,“你想後悔,本座可不會給你後悔的機會。”

“君子一諾。”她也很嚴肅,揚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“擊掌為誓。”

她正經地道:“若誰違背了誓言,便……不得好死。”

不得好死。

南宮胤眸色微沉,心口顫了顫。

她這麼認真的嗎?

“你想反悔了嗎?”謝蓁笑眯眯地道。

後悔嗎?

不後悔吧。

應該是不後悔的。

至少南宮胤活著,她才能活著。

他一死,她如何翻身呢?

“啪!”

他斂去了眼底的情緒,也伸出手,和她的手掌拍了一下!

謝蓁發現他正用一種很陌生的目光看著自己。

她有些不自在,“你要記住我們的交易。”

“嗯。”他答。

謝蓁歎息一聲,垂頭喪氣的走了。

這辛辛苦苦的忙了一陣子,瞬間就又回到瞭解放前啊。

她又變成了苦逼的打工人,還是冇有尊嚴的打工人。

其實也用不著這麼悲觀,要是南宮胤發達了。

她不是也發達了?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花他的錢了。

這麼一想,這一點損失也不算什麼了。

謝蓁的步伐都輕快了許多。

南宮胤在窗戶那裡看著她越走越遠。

他眼睛裡的笑意止不住,心頭彷彿落入了一片柔軟的羽毛。

“謝蓁。”

“你說,本王該怎麼回報你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