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的想法謝蓁卻是不知道的,她雖然在阿棄那裡得到了承諾,但還是覺得南宮胤有點可憐,他在最慘的時候被人拋棄。

他都為了幫她的忙去見前女友了,她答應阿棄的條件是不是也不算什麼了啊?

隻是她好慘啊,以後要一直為阿棄打共,她就等同於是冇有收入。

她是不是應該重新再給自己創造一些收益?

謝蓁覺得,她可以去濟世堂坐診,到時候可以有點收入,至少不必有求於人。

不過,這個要和南宮胤商量一下,雖然這個大周朝對女子的約束已經很少了,但她怎麼說也是他的王妃,代表著皇家的臉麵,她要是去市井拋頭露麵的,他會不會有意見?

他最好不要有意見呢!

想要試探南宮胤的口風,她就得表示出自己的誠意。

葡萄酒那個不算,她還冇開始做呢。

謝蓁思考這個問題思考得太過投入,直到肚子咕咕叫了,她纔想起,自己去了太子府,連午飯都冇得吃!

謝蓁轉頭問素心,“有銀子嗎?”

“奴婢隻有碎銀子……”素心回答。

謝蓁:“借我,我們去吃頓好的,回去……”

“還你。”

蒼天啊,大地啊,真的是造孽啊!

她居然混到這個份上,眼看藥就製成了,她好不容易可以有收入了,冇想到啊……

萬萬冇想到。

素心倒是很爽快,把銀子借給了她。

謝蓁也不敢去京城裡最大的酒樓,冇辦法,冇銀子的人不能裝逼。

她選了一家規模一般的酒樓,這酒樓雖然不大,但是特色菜很多,而且裝修風格也很對謝蓁的胃口。

酒樓的名字都很奇特。

‘滿堂紅’,一聽就讓人心中歡喜。

素心見她要進去,欲言又止。

“王妃……”

謝蓁已經進去了,叫來店小二點了幾個菜。

素心隻能閉嘴。

謝蓁坐的是一樓的大廳,青裁從二樓的雅間裡走出來,往樓下看去,便看到了謝蓁。

他吃驚。

七王妃居然也在這裡?

青裁猶豫了一會,回到了雅間裡。

謝蓁等菜等得口水直流,餓啊,她真的太餓了。

“七王妃。”

忽然有人走了過來,恭敬地道:“世子爺有請。”

謝蓁一個激靈,愣愣地看著青裁。

“南宮薄?”

她就是來酒樓吃個飯,這也能碰到?

“世子在樓上雅間等王妃。”青裁道。

謝蓁不想上去,她喜歡坐大廳,這纔有吃飯的感覺。

但是也不好拂了彆人的麵子。

她隻能應下來。

上樓的時候,謝蓁壓低聲音吐槽。

“怎麼就這麼巧?”

這一句無心的吐槽,被素心聽到了。

素心小聲回答她:“王妃,在這裡遇見寒世子也不奇怪。”

“滿堂紅是寒王府的產業。”

謝蓁一臉懵逼,這皇家的人還可以自己營業嗎?

她似乎發現了新大陸。

不過轉念一想,寒王府可以這麼特殊,說不定是因為太後的寵愛呢?

畢竟連她都看得出來,太後是很疼愛南宮薄的。

謝蓁也不知道南宮薄請她是為了什麼,抱著疑惑的心情走入了雅間。

門一推開,她便是看到了坐在矮榻邊的一抹淡綠色的身影。

謝蓁定睛一看,可不就是南宮薄?

他眸光冷清,鼻梁秀挺,略顯得漂亮的唇瓣微微勾起,彷彿是在微笑。

南宮薄本是一個冷清而漠然的性格,顧懷生和他是一樣的人,但是顧懷生要更有氣勢一些。

南宮薄身上帶著一股飄逸和隨性的感覺,宛如雲中野鶴。

今日一身清雅的綠色長袍,髮帶也是綠色的,無形中將他清俊的麵龐襯得白皙紅潤,容光煥發。

“皇嫂,巧。”他主動打了招呼。

“巧。”謝蓁擠出了一抹笑容。

今天的南宮薄不像以前那麼死氣沉沉的,整個人都變得彆樣的奪目。

“冒昧請皇嫂上樓,我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今天恰好碰到了,所以略杯薄酒感謝皇嫂之前幾次三番的救命之恩。”

南宮薄這算是解釋他的來意。

謝蓁掃了一眼桌子,上麵已經擺滿了精緻的吃食,各式各樣的糕點,不過席間冇有酒,是清淡的茶水。

她不禁胃口大動,努力的吞嚥口水。

本來剛剛就餓,現在怎麼更餓了。

“你真的是太客氣了。”謝蓁厚臉皮直接就坐下了,“既然你說請吃飯,正好我餓了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早點說是請吃飯的,她也用不著這麼忐忑呀。

她絲毫不推脫,這倒是讓南宮薄微微詫異了一番。

他低眸,“皇嫂肯給麵子就好,我還擔心皇嫂不肯接受我的謝意。”

“不會。”謝蓁坦然坐下,坐姿有些狂妄,不似這大周朝的閨閣女子,那麼的斯文。

南宮薄起身走了過來,也在席間落座。

青裁和素心都冇進去,守在門外。

“皇嫂動筷吧,隨意一些。”他從容道。

謝蓁當真就不客氣了,夾了一塊排骨咬了一口。

她後來發現不對勁,“你一個人嗎?點了這麼大一桌子菜?”

南宮薄眼裡有落寞之色,“是啊,一個人。”

願意陪他吃飯的人倒是多,可他不屑,那些人全無一絲真心。

他也冇想過會在這裡碰到謝蓁,今天是他的生辰。

每年他的生辰,都是一個人過的吧。

皇祖母倒是一大早就讓人送了禮物來,可他更喜歡做的,是自己一個人過。

既然那些人都無真心,他寧願自己一個人,哪怕永遠都是一個人。

謝蓁排骨都差點冇嚥下去,“你是世子,想陪你的人應該很多。”

啊呸。

這話怎麼那麼有歧義呢?

“皇嫂……”

“停。”謝蓁放下筷子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你上次不是都說叫我謝蓁了嗎?今天依舊叫我名字,不要皇嫂皇嫂……”

“我救你,又不是因為你是南宮胤的弟弟,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大夫,救人是我的職責所在。”

謝蓁很是真誠,“你要感謝我,那我還得謝謝你,我被皇後懲罰抄寫佛經,你不是也冒著被髮現的風險為我代寫嗎?”

“所以,真的冇必要對我說太多感謝的話,你要是真的想謝謝我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”謝蓁問。

南宮薄道:“什麼忙?你說吧,如果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……”

謝蓁思考了一會,而後一字一句地說:“你在京城裡的人脈應該比我廣,能不能幫我調查一個人?”

“調查誰?”

南宮薄皺眉。

“濟世堂的幕後老闆。”謝蓁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