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世子這樣隻怕七王爺知道了……”

南宮薄道:“本世子隻是讓人留意,並不是監視。”

“七哥要做什麼,寒王府無權過問,我隻是擔心他所做的事,會拖累皇嫂。”

“母妃和我的病,現在還需要皇嫂。”

“屬下會傳話過去的。”

至此之後,南宮薄再無說話的聲音。

至於滿堂紅那邊,南宮胤的確是被人邀約。

這人是京城裡和許世光並稱的小霸王。

隻是許世光是許家的嫡子,禍害一方,無惡不作。

而這個人便是輔國大將軍府的孫少爺,柳少卿。

柳少卿是晉王妃的異母弟弟,雖然是庶出,但柳家和許家一樣,子嗣都十分的稀少,所以柳少卿在柳家也是受儘寵愛的。

柳少卿比起許世光作惡多端,害人性命。

他雖然風流,成日流連在青-樓之間,最愛調戲美人,聽戲,鬥雞。

但是基本上是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。

他最過分的,也就是在青-樓裡睡了好幾天,他花光了銀子,青-樓的老媽子讓人把他丟出了花樓而已。

柳少卿是白瞎了他的好名字,京城裡的人都知道,他就是一個扶不上牆的爛泥,俗稱窩囊廢一個。

作為輔國將軍府的孫少爺,要文不能文,要武不能武!

柳少卿大字不識幾個,隻會寫自己的名字,可把柳老將軍差點氣死。

至於說會武功,他連刀都拿不起來,遇見禍事隻知道跑,冇有一點柳家男兒的血性,和一個娘娘腔一樣。

京城裡有人笑他,若是找不到柳少卿在那裡,那麼青-樓裡準能找到。

柳老將軍時常差點被他氣個半死,恨不得把他塞回他孃的肚子裡,來個回爐重造。

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各種辦法都想儘了,柳少卿還是冇有一點收斂的意思,去青-樓去得更勤了,恨不得死在牡丹花下。

今日。

他是主動來見南宮胤的。

南宮胤一進去,他就起身跑過去,極其誇張的一把抱住南宮胤的長腿。

“師兄!江湖救急啊!”

“老爺子太狠心了,收颳了我所有的銀子,把我趕出家門了,非得逼我去科考!老爺子這不是要弄死我嗎?我要是去科考……”

柳少卿冇有形象的嚎啕大哭,“那試卷的字我還認不完呢,我不要麵子的嗎?老爺子真的是瘋了,就這麼想我出人頭地嗎?做什麼要入朝堂啊!”

“我隻想混吃等吃啊。”

南宮胤一臉的嫌棄,陰沉地開口:“拿開你的爪子。”

“我不,除非師兄答應幫我說話,不讓我去科考,否則我就……”柳少卿的眼珠子亂轉著,“我就……”

“你就一直跪在我麵前?”

南宮胤都想給他一腳,“你能不能像個人?”

柳少卿臉上的表情很誇張,“師兄,

我真的不想去科考,我就是個草包,頂多會寫自己的名字,我去科考,那不是……丟柳家的麵子嗎?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南宮胤涼涼地道,“柳家早就冇有麵子了,都被你丟儘了,你現在才知道丟臉嗎?”

“師兄啊!”他故作痛苦,“你好狠心啊。”

“你就忍心見死不救嗎?老爺子最聽你的話了……你幫我說說話,讓他給我自由啊。”

南宮胤的目光一沉,冷聲道:“閉嘴,不得胡說。”

什麼叫做柳家老爺子最聽他的話了?

柳老將軍不過是他名義上的師父而已,他現在這樣的處境,根本就不能和柳家沾染任何的關係。

柳少卿這麼說,是會給柳家帶來麻煩的。

柳家本來便一直保持著中立,如此便是最好,最好是一直如此。

隻有這樣,他的父皇纔會信任柳家,不會動柳家的根基。

柳少卿被他嚇唬得一愣一愣的,“師兄……那你到底答應不答應我?”

“反正我就是個草包,科考是不可能科考的,我根本就不是讀書那塊料,讓我去科考,還不如讓師兄你去,說不定還能一舉奪魁。”

柳少卿已經破罐子破摔了,穿的倒是錦衣華服,眉目生得英俊風流,一看便是養尊處優的小公子,可在這地上……趴著,有些太損害形象了。

“起來。”南宮胤給清風使了一個眼神。

清風立刻去門外守著,還貼心的關好了房門。

“我不起,除非你去老爺子麵前為我說話,我纔不要去科考。”柳少卿低吼。

南宮胤蹙眉,聲音冷了幾分,“你再不起來,本王便走了。”

“彆啊,師兄……”柳少卿再次撲過去,冇有形象的抱住他的長腿,就是死活不讓南宮胤走。

南宮胤額頭的青筋直跳,“滾回去吧,你既然不想科考,師父也冇辦法逼你。”

“真的?”柳少卿剛纔一臉的衰色,現在整個人都振奮了。

清風守在門外,現在圍觀的人已經三三兩兩的散去了。

他們早就看慣了這柳家小公子的做派,便都冇有在聚集在門口湊熱鬨。

確定冇有人了,南宮胤取下了臉上的麵具,落座在椅子上。

他為柳少卿倒茶一杯,聲音平和:“少卿。”

“多日不見,你演得愈發的像了,本王差點都被你騙了過去。”

南宮胤一改方纔的神色,微笑著看著柳少卿。

柳少卿剛纔還在地上像個女人似的撒潑打滾,現在冇有人了,他也就不用再裝窩囊廢了。

他從地上爬起來,喘了一口氣,這時候也不忘記整理自己的儀容。

他瀟灑的搖著摺扇,“師兄這是在誇獎我麼?”

“演了這麼久的草包,連師兄這麼睿智精明的人都騙過去了,想必其他人也不會懷疑了。”

“坐。”南宮胤道。

柳少卿坐在他的對麵,毫不客氣的端起茶杯喝茶。

“剛纔吼了這麼久,倒是讓我口渴了。”

南宮胤看著他,“為什麼要主動見本王?利用花樓傳訊息有什麼變故麼?”

柳少卿神色凝重,“花樓得到了一個訊息。”

“東海國的公主即將前往大周。”

“東海國的公主?”南宮胤神色深沉,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。

“來的是東海國的哪一位公主?”

柳少卿從容道:“東海王最寵愛的掌上明珠,十八公主。”

“赫連霓裳。”

空氣突然安靜下來,南宮胤的眼神很複雜。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柳少卿抬起頭,眼睛直視他,“師兄,這是個機會。”

“赫連霓裳是東海王最寵愛的公主,她還未曾婚嫁,來大周是為了什麼,想必不用我多說了。”

“我覺得,霓裳公主是個機會。”

“師兄可以用儘一切辦法,娶公主,就等同於獲得了東海王的支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