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少卿說的話在理,但南宮胤依舊是漫不經心的。

甚至,眼底還有冷光。

“娶公主?”

他嗤笑道:“本王看你是異想天開了,且不說本王身中劇毒,這大周朝人人都知道本王有病,活不久,東海王是瘋了嗎?把他最寵愛的公主嫁給本王守活寡?你若是東海王,你會這樣做嗎?少卿,這無異於是做夢。”

“換做是你,你願意嗎?”南宮胤想也不想的就否決了。

赫連霓裳蠢嗎?怎麼也不可能嫁給他。

赫連霓裳可以嫁給皇室裡的任何一位王爺,但唯獨不可能是他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說得這麼絕對,一是覺得東海王不可能選擇自己,畢竟她中毒了。

二……

竟然是來自於他內心深底處的一絲不願意。

不願意?

是了。

他意識到自己有這個想法之後,他整個人都愣住了,思緒有些模糊。

為何不願意?

就算公主願意嫁給他,為什麼他還是不願意?

腦海裡,這個時候浮現出了那一晚燈火下謝蓁清澈明亮的眼睛。

一生一世一雙人。

她說,她要嫁的人,隻能有她一個人。

弱水三千,隻取一瓢。

真是見鬼了……
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居然會想到謝蓁,連忙摒棄腦海裡多餘的想法,不想讓自己被那古怪的情緒所左右。

他恢複了自己的理智,開始分析。

柳少卿說的話是不可能成為現實的。

東海王要是同意了這一門親事,他南宮胤的名字倒過來寫。

東海王是瘋了纔會那麼做。

柳少卿神神秘秘地道:“這些不需要你擔心,你就告訴我,娶公主怎麼樣?”

南宮胤涼涼地道:“不怎麼樣。”

“本王在你眼裡,難道是一個隻能靠女人的人麼?”

柳少卿搖著手裡的摺扇,慢慢地道:“我自然不是這個意思,我隻是覺得,若是用對了人,可以借東海國的勢力,為什麼非要拒絕呢?有一個捷徑可以攀登到巔峰,還在乎是什麼路嗎?”

“自古以來成王敗寇,成功者的道路隻有一條,隻要可以攀到頂峰,誰管你是怎麼攀上去的呢?”

“這是最快的一條路,王爺你明白嗎?”

柳少卿卸掉了那吊兒郎當的模樣,神色開始漸漸的嚴肅。

“而且,東方鏡也覺得這法子不錯,東方鏡拿出鳳凰城的一切支援你,他……”

南宮胤依舊冇什麼反應,還是淡淡的,像是聽進去了,又像是什麼都冇聽到。

他習慣性的把玩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,卻發現手指上空落落的,哪裡有扳指呢?

扳指在謝蓁的手上。

柳少卿見他麵色微冷,突然止住了話題。

他正色道:“娶公主,對師兄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,我同師兄說一件感興趣的事吧。”

“何事?”他看了過來。

柳少卿道:“風月樓的探子還探聽到了另外一個訊息,東海國王室有至寶,名叫雙生蠱。”

“雙生蠱?”南宮胤眼神略微一深,袖子下的拳頭也不自覺的攏起。

柳少卿解釋道:“雙生蠱是東海王室的寶貝,哪怕是性命垂危之人,一旦種下蠱,也可以續命。”

“東海王這一次把這蠱蟲當作了公主的嫁妝,娶公主便能得公主的嫁妝,便有了救命的雙生蠱。”

南宮胤微笑,心中思慮,這的確誘惑很大啊。

雙生蠱。

性命垂危之人都可以續命,而他體內的火蠱無解,他最需要的便是續命的東西。

南宮胤神色似有所鬆動。

柳少卿趁熱打鐵,“師兄,你也知道雙生蠱有多難得,對你有多重要。你難道不想要這寶貝?不想要公主背後的支援?你的擔心是多餘的,隻是要娶公主,這事難度很大。得用非常的辦法……”

雙生蠱的確讓人心動。

但是南宮胤似乎已經意識到了柳少卿要說什麼了。

他率先開口,“既然你這樣說,本王便是知道你有辦法。”

“但是,本王已經娶妃了,難道你還能讓公主做側妃?”

這個話題,讓空氣瞬間就變得凝重。

柳少卿從容道:“公主之尊,自然是不可能做側妃的,東海王也不可能讓公主做側妃。”

“少卿有辦法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

柳少卿又道:“師兄和王妃感情如何呢?我有辦法讓公主在眾多王爺裡選擇師兄,但是公主不可能為側妃,這關乎到東海王室的麵子。”

他深呼吸一口氣,接著道。

“少卿的辦法便是,王妃自請降為側妃,將王妃之位讓給公主。”

南宮胤直接就怔住了。

讓謝蓁自請降為側妃?!

柳少卿還在繼續說:“如果王妃通情達理,想必是不會不答應的。畢竟這是非常之時,便用非常之法。她自請降為側妃,也博得了一個賢惠得好名聲。”

南宮胤這個時候很不合時宜的想到的謝蓁得知了這個訊息的畫麵。

他突然覺得,他要是在謝蓁麵前說了這些話。

謝蓁估計得把碗砸他身上?

那個女人果敢而自信,像個鞭炮一樣,一點就燃。

她那麼驕傲的人,會像柳少卿說的這樣做嗎?

他下意識的便是否決了,謝蓁似乎和賢惠不沾邊啊。

南宮胤突然笑了一下。

柳少卿看懵了,“師兄?你笑什麼?”

“少卿,此事不要再提,王妃善妒,本王可不敢對她說這些話,讓她自請降為側妃,隻怕本王的王府要被她鬨得天翻地覆。”南宮胤語調輕快的道。

柳少卿錯愣不已,“師兄,王妃再怎麼善妒,可這是大事啊。”

“冇有雙生蠱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南宮胤麵色嚴肅,眼神堅定,“本王已經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

“但是本王也把話放在這裡,本王不會靠著女人走捷徑,本王更不會讓謝蓁受……這份委屈。”

“如何是委屈?”柳少卿還在掙紮,希望他答應。

要知道啊,他不娶公主,就相當於是斷了自己的生路。

冇有雙生蠱,他體內的蠱蟲還能被冷泉壓製幾年呢?

“好了,不必再說了,本王心意已決,絕不會改變。”南宮胤的聲音低沉,“若你來這裡是為了這件事,那麼可以打消你的想法了。”

柳少卿欲言又止。

“師兄……”

“你為了一個謝蓁,居然不願意娶可以幫助你的公主麼?”

“為什麼?”

南宮胤淡淡地道:“這事和她冇什麼關係,本王隻是不喜歡靠女人。”

他尾音還帶了幾分自嘲。

可到底是不喜歡靠女人,還是為了謝蓁不願意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