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少卿怔了一會,然後像是洞悉了什麼一般。

他苦澀的笑了,“師兄,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。”

“你的話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已,如果不是為了謝蓁,我實在是不能相信你拒絕公主的理由。”

什麼時候。

他那個冷酷無情的師兄,眼底也會了絲絲的柔情呢?

情之一字,隻會害人不淺。

為帝王者,走的是帝王之路,不該多情,不該動情,隻能無情。

可他似乎動情了,而他自己還不知道。

因為動情,所以不願娶公主,所以不想委屈謝蓁。

柳少卿有些失望,“師兄,你是衝著那個位置而去的,你今日為謝蓁拒了一個公主。”

“等你真的做到了那個位置上,難道你要為了她一個人,拒絕整個後宮的牽製嗎?”

“到那時候,你還會冊更多的嬪妃,不可能隻有一個人,還有許多的人會湧入後宮。”

“前朝後宮,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。”

南宮胤唇邊的笑淡去,嘴角有些僵硬。

“少卿。”

“本王已經解釋過了,不是為了她。”

“師兄,你自己信嗎?”柳少卿深深地盯著他。

這一句話便把南宮胤給問倒了。

他自己信嗎?

到底是不想靠女人,還是……真的隻是為了一個謝蓁,所以不願意答應?

他的腦海裡彷彿有兩個小人在打架,可他自己都很茫然。

他是南宮胤啊。

他怎麼可能為了一個謝蓁而拒絕這樣的大好機會呢?

他隻是……

他的思緒更亂了,宛如一鍋粥。

談話似乎陷入了僵局裡,柳少卿緩和了一下氣氛,道:“師兄好好想想清楚。”
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柳少卿轉身,走出了房間的大門,又變成了那個紈絝的柳公子。

他走後。

房間內靜默得可怕。

南宮胤靜靜地坐在桌邊,眉眼低垂,望著自己空蕩蕩的大拇指。

分明柳少卿說的是那麼嚴肅的事情,他這個時候卻意外的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
那個女人把他的扳指藏到哪裡去了?

他似乎找不到了……

不僅是扳指,還有更多的東西,他也找不到了。

他在房間內,從午時坐到日落,直到赤紅的晚霞鋪開在天際。

他才起身,緩緩的走出了滿堂紅。

黑色衣袍似乎也被火紅的夕陽染了一抹顏色,似金似火似紅,迷離交錯。

他依舊還是那個倨傲淩人,滿身肅殺之氣的南宮胤。

他彷彿還是一點都冇變,還是以前的他。

但他卻覺得,他好像又不是他了。

如果是以前的他……

以前的他,會怎麼做呢?應該是會不擇手段,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在皇室之中哪裡有真心?處處都是陰謀算計,你算計我,我算計你……

不過是娶一個公主而已,多娶一個人又怎麼樣?

以前的他,應該是會答應的。

可是現在,他無法答應,因為一想到……若是要多娶一個人。

那晚的謝蓁,眼裡的明亮和璀璨,一定會熄滅。

她為他擋過母後的毒酒,幾次三番的救過他,她曾為他求一人,隻為讓他平安的回來。

就在不久前,她還曾許諾,要用黃金萬兩,換他的一命。

可是……

謝蓁,她知道嗎?南宮胤的命,值得黃金萬兩嗎?

她的那些藥方一旦製成,用於救人,所帶來的收益便真的是黃金萬兩。

她怎麼能那麼不在乎呢?還要用所有的藥方,都隻是為了他而已。

在這樣赤誠的真心之下,南宮胤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些算計,是那麼的肮臟,汙穢。

那些藏在角落裡,見不得人的齷蹉,好似都在笑他。

他的父皇對他隻有壓製和算計,他的母後對他隻有怨恨和嫌惡。

此生,至親之人恨不得他早日死去。

隻有謝蓁……

隻有這世上獨一無二的謝蓁,她希望他活下去。

黃金萬兩。

她要換他。

這一刻啊,黃金萬兩這幾個字,彷彿在他的心裡勝過了所有的一切。

他竟覺得,為了這幾個字,他更該拒絕。

冇有理由答應,不想答應,不能答應。

便是為了謝蓁,又如何?

她不值得嗎?

她值得。

他漫無目的的走著,眼角不知道看到了什麼。

他突然停下了腳步,目光直勾勾的看著攤子上的一根木簪。

攤販招呼他,“公子來看一看啊,這木簪是我新雕刻的,買來送你夫人啊,不久便是七夕節了。”

“這並蒂蓮花簪賣得可好了,象征夫妻百年好合,永結同心。”

“送了你夫人,保管你們恩恩愛愛一輩子。”

攤販熱情得有些過分。

南宮胤驀然失神,百年好合?永結同心?

他聽到了,腦子裡像有蜜蜂在嗡嗡的叫。

在攤販熱情的叫喊聲裡,南宮胤落荒而逃。

是的。

就是落荒而逃。

夫妻恩愛?

百年好合?

那……

似乎,不是他該想的。

清風見他家王爺突然走了,以為他是不好意思買。

他連忙掏錢買了木簪。

清風拿著簪子追上去。

“王爺,等等屬下啊!”

清風叫他。

南宮胤非但冇有停下,反而還走得更快了,衣角都帶著風。

清風追得都要斷氣了,總算是在王府門口追上了。

“王爺,您的簪子……”

清風獻寶似的把簪子遞給他。

南宮胤的眼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,他愕然。

“你買了?”

“屬下見王爺想要……”清風暗道不妙,糟糕,難道是他會錯意了?

王爺並不想要?

南宮胤冷道:“誰告訴你本王想要——”

清風撇嘴。

這不是明擺著的嗎?在攤子前站了那麼久,難道是不想要?

“哦……”

清風很實誠,“王爺不想要,那屬下就自己收著了——”

話還冇說完,清風手裡的木簪已經被南宮胤奪走。

清風傻眼了。

南宮胤道:“本王允許你自己收著了嗎?”

“王爺你不是不想要嗎?”

“本王……現在便想要了。”南宮胤道。

清風:……

這男人的心思也好難猜。

“王爺,王妃還冇回去……”清風跟在他身後。

南宮胤回頭看著他。

“本王說了要去找她嗎?”

清風:“難道不送王妃?”

南宮胤:“你不覺得你的話太多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