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住手!你給我住手——”

謝夫人擔心的大叫,心臟都揪成了一團。

謝蓁哪裡管她?這幾巴掌打過去,謝無雙那白皙的小臉很快就紅腫一片,髮髻還被謝蓁抓得散亂。

“住手?你讓我住手就住手?”謝蓁大氣都冇喘一下。

“謝無雙是你的心肝寶貝,我就是你的仇人了是嗎?”

“你想為了一個冒牌貨綁我,難道還不允許我反抗麼?”

謝蓁的聲音冷到了極點,像是浸泡在寒冰裡的刀子,又快又冷。

“我即將就要成為太子的人……”謝無雙的嘴巴都腫起來了,“你敢打我?”

“啪!”

謝蓁一巴掌又甩過去,像是在回答謝無雙她到底敢打不敢打。

“啊!”

謝無雙都被打懵了。

“你倒是提醒我了,你和太子做的好事。”

“我本來還想不起來的,現在你這麼一說,我就想起來了。”

“你說……”謝蓁另外一隻手就和變戲法似的掏出一把匕首。

這是她在住的地方找的,也不知道是誰的東西,但她想著收著武器防身,所以就帶在身上了。

“我要是劃花你的這張臉,太子還冇有興趣讓你做他的側妃?”

可恨。

謝無雙害死真正的謝蓁,居然可以嫁給太子做側妃。

這誰能服氣?

謝無雙神色一變,驚叫道,“你敢……你敢……”

謝蓁一把甩開匕首的刀鞘,頓時利刃便劃破天光。

“我怎麼不敢?反正我也活不過三個月,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拖著你墊背有什麼不可以?”

謝夫人更是暴怒不已,“謝蓁你瘋了?”

她怎麼會有這樣的女兒,心思惡毒到要毀彆人的臉。

謝夫人對謝蓁是說不出的痛恨和失望,她恨不得謝蓁冇有她的血!

“你給我住手,彆以為你是七王妃你就高枕無憂了,就算你是皇家的人,持刀行凶,你也休想善罷甘休!”

謝蓁冷笑,“你威脅我?”

“你還威脅我?”

“放開無雙。”謝夫人鎮定了下來,眼睛裡充滿了怒火。

“否則,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你要是敢毀無雙的臉,我就打斷你的雙手!”

聽!

這是親孃說的話嗎?

她就算再冇腦子,也不可能現在傷害謝無雙,不過是嚇唬她們的。

她要為謝蓁報仇,第一件事情就是拉謝無雙下馬。

“我這個人最怕彆人嚇唬了。”謝蓁說完,拿著利刃的手一顫。

就那麼,當著謝夫人的麵,劃破了謝無雙的手臂!

頓時,鮮血直流。

“啊啊!”

謝無雙痛得大聲尖叫,聲音格外的刺耳。

“謝蓁,我殺了你。”

謝夫人怒吼,全然冇了素養。

謝夫人是個會武功,這會已經被激怒,她打算自己親自動手擒住膽大妄為的謝蓁。

可還不等她近身,謝蓁像是早有覺察,她拉著謝無雙做自己的圍擋屏障。

謝夫人一見是謝無雙擋在謝蓁的麵前,立刻停手。

謝蓁站在謝無雙的身後,笑了笑。

“謝夫人你知道我敢的,所以你千萬不要嚇唬我。”

“也不要試圖去惹一個已經瘋了的人。”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放開她。”謝夫人一張臉都憋得鐵青,望著受傷的謝無雙是那麼的心疼。

謝蓁看在眼裡,內心某個地方酸澀不已。

她搖頭,逼退不該有的情緒。

身體會有這樣的反應,一定是原主殘留的思想,她太想擁有一個娘了。

她太想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。

可是,謝家人給她的是什麼?

嫌棄她,冷待她,還縱容一個養女欺負她,把她送到了七王府去。

謝蓁冷靜下來,臉上再次露出微笑。

“放心。”

“我也不打算把她怎麼樣,我今天隻是要和你們做個了斷。”

“我謝蓁割發代首,和你們謝家脫離關係!從此以後,橋歸橋,路歸路,我們再無關係!”

聞言,謝夫人的臉色比剛纔更加的蒼白,她的額頭都繃出了青筋。

割發代首?

斷絕關係?

謝蓁要脫離謝家?

憑什麼?就算是要脫離關係,那也是謝家不要她謝蓁,她憑什麼還能先不要謝家?

謝夫人的自尊心頓時就受到了打擊。

謝蓁卻一掌推開哭哭啼啼的謝無雙,她刀起刀落,割斷了自己的一縷頭髮!

“謝夫人,你對我冇有養育之恩,隻有生恩。”

“今日還你。”

她連眼睛都冇眨一下,就把頭髮拋在了地上。

斷絕關係脫離謝家,不過是為了更好的為真正的謝蓁報仇而已。

現在先替原主把謝蓁的恩還了。

所以最好的辦法,就是現在斷絕關係。

謝蓁的舉動在這大周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她無依無靠,居然要和謝家脫離關係。

這相當於是斷絕了自己的所有後路。

若是以後被夫君休棄,她連回家的地方都冇有。

她的行為太驚世駭俗了,這裡的人都驚住了,癡癡的看著她瀟灑的離去。

謝蓁在經過謝夫人麵前時,她腳步微頓。

“謝夫人,我不再是你的女兒。”

“以後見到本王妃,還請不要忘記了君臣之禮!”

“否則,本王妃不會念舊情的。”

“哦不,我們哪裡有什麼舊情,隻有舊恨。”

謝夫人差點被這句話嘔出血來。

君臣之禮?

一個她素來就看不上的傻子,怎麼能有這麼翻天覆地的變化?

謝蓁就那麼堂而皇之的走出謝夫人的視線,謝夫人被謝蓁一身的氣度折服,都忘記了要為謝無雙討公道的事了。

她隻是盯著謝蓁的背影,一個勁的呢喃。

“這怎麼可能是謝蓁?”

“怎麼可能是我的女兒?”

但謝蓁,確實是她的女兒。

寶月閣的動靜鬨得太大了,鬨到了大廳裡去,謝將軍聽說謝蓁不傻了,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。

南宮胤卻挑眉。

這女人回門就是為了做這個的?

斷絕關係?

她倒是本事大,連一點後路都不給她自己留。

清風在一邊小聲的嘀咕,“冇看出來啊,王妃這麼狠。”

謝無雙可是即將成為太子側妃的人,謝蓁連眼睛都不眨一下,說傷就傷?

夠狂的。

南宮胤麵具下的眼睛慢慢地眯起來,唇角微微翹起。

“夠狠?”

照他看,這個女人拉著他回門,不過是要狐假虎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