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想錯了,謝蓁回門的目的,一是為了打臉謝無雙,二卻是衝著他的臉去的。

她想試試,如果她揭開他的麵具,她腦子裡的晶片會否出現治臉的傷藥呢?

如果真的可以,那她就不用日日提心吊膽了。

然而,想象是美好的,現實卻是殘忍的。

她連南宮胤的身都近不了。

就在她以為自己就要無功而返的時候,將軍府的下人來請她。

“大小姐,老夫人請您過去一見。”

這下人聽說了謝蓁已經不傻了,而且還成為了王妃,以前看不起這個傻子,現在彆提有多尊敬。

老夫人?

謝蓁腦海裡頓時出現了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

她心中一暖。

要說這謝家人都不是好東西,但老夫人卻是另外的。

老夫人是她的親祖母,也是這謝家唯一對她好的一個存在。

謝蓁隻是猶豫了一會,就轉頭和南宮胤道:“王爺,我去去就回。”

她說完就走。

南宮胤坐在椅子上,神色淡淡。

他答應她走了嗎?

這個女人倒是膽子大。

“你去跟著王妃。”

南宮胤吩咐清風。

“屬下這就去。”清風自然是明白他的用意。

將軍府比南宮胤的七王府還要寬闊豪華,各種名貴的花草樹木皆有,一點都不像是武將的府邸,反而充滿了溫柔氣息。

這都是謝將軍寵愛謝無雙,所以種的這些植物,都是謝無雙所喜愛的。

謝蓁看了眼睛酸,這叫什麼待遇?

親生的比不過養女。

穿過花園迴廊,下人帶著她來到了一處古樸的庭院前。

還冇走進去,便聽到輪椅碾壓過地麵的聲音。

謝蓁抬腳跨過台階走進去。

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坐在輪椅上,頭髮挽得乾淨利落,雪白的髮絲裡插著一根碧綠的玉簪。

她的身後站著一個老嬤嬤。

“老夫人,很快您就能見到小姐了,您不要急。”

“老身這是高興啊。”老夫人滿是皺眉的臉洋溢著止不住的笑意。

她已經年邁,但是卻慧眼如炬,而且身上是沙場戰將有的氣場,帶著一股通透和坦蕩。

“我們謝家總算是有一個像樣的子孫了!”

老夫人聲音粗啞,“你不知道,老身盼這一天盼了多久。”

“您還高興?”老嬤嬤語重心長地道,“小姐可是拿著匕首刺傷了寶月閣的那位,差點就被夫人問罪了。”

老夫人冷哼一聲,眼中折射出殺氣。

“問罪?”

“老身看大房是被鬼迷了心竅,那位一看就不是我們謝家的種!”

“這一刀刺得好!夠狂夠囂張,有老身當年的風範。”

“要是老身的腿冇有廢,老身非得舉薦她入軍營去。”

謝蓁穿過樹木走出去,聽到這些話,她心中說不激動是假的。

謝老夫人活得通透無比。

“不怕事的小混蛋來了!”老夫人扭頭看到了謝蓁,嘴上笑罵著,眼底儘是滿意。

謝蓁恭恭敬敬的給老夫人行禮。

老夫人道:“小混蛋,過來。”

“老夫人。”謝蓁走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老夫人一巴掌拍她的手上,這一巴掌力氣很大,謝蓁的手都被打紅了。

“還叫老夫人?老身就當不起你的一聲祖母嗎?”

老夫人不滿意地說,“你娘是個心盲眼瞎的。”

謝蓁想鼓掌,老夫人說得真對。

謝夫人的確是個心盲眼瞎的。

“老夫人,我已經和……”

謝蓁想把寶月閣的事情說出來。

老夫人揚起手阻止她,冷冷地對身後人說:“那些都不作數!”

“你去,傳老身的命令,讓大房來梧桐院跪著!”

“若是不跪,老身就一紙休書,送她回去!”

“老夫人……”老嬤嬤的聲音顫抖了,“您不是開玩笑的吧?”

大房便是指的謝夫人,謝夫人是謝家的主母,老夫人為了偏愛謝蓁,居然讓謝夫人來門口罰跪?

這不是相當於把謝夫人的麵子往死裡踩嗎?

謝蓁也很震驚。

“你看老身像是開玩笑麼?儘管傳話去!”

老夫人嗬斥道。

老嬤嬤應了一聲,退了出去。

謝蓁這時候纔開口,“老夫人——”

“你該不會要為她求情吧?老身看她真的是病得不輕,被一個蠢東西玩弄在手裡。”

“蠢蠢……”謝蓁舌頭打結。

謝無雙是要成為太子側妃,老夫人這麼罵人,好嗎?

老夫人斜眼看她,“你覺得她不是蠢東西?”

在老夫人眼裡,謝無雙一個側妃根本就不夠看的。

不過是狐媚東西而已!

一個側妃,不過是妾,能上檯麵嗎?

而且,謝家保衛邊疆這麼多年,手裡的謝家軍早就成了文帝的眼中釘,肉中刺。

這群冇眼力見的東西,還一個勁的往皇族裡湊!

這不是在把謝家把死裡整嗎?

“老夫人,您為什麼……”要為我出頭?

謝蓁是想問這話的。

老夫人早有預料她要說什麼,道:“在王府過得好不好?”

這一句話,毫無預兆的就撞擊了謝蓁的心門。

她慢慢低下頭,“無所謂好與不好,反正也活不過三個月了。”

她也想試探一下,老夫人對她到底是真的憐愛,還是隻是假的。

老夫人的呼吸陡然變得沉重。

她一把握緊謝蓁的手,蒼老的聲音十分的有力。

“你是謝家的血脈,老身不會讓你出事的。”

七王爺的毒,她也有所耳聞。

如今隻是心疼這個孫女,謝家終於有一根像樣的苗子,怎麼能死?

絕對不能。

謝蓁眼皮一跳,“可是我……”

雖然冇有真的圓房,活不過三個月也是騙外人的。

但這個老夫人說她有辦法,她能有什麼辦法?

正要說話,被老夫人傳到梧桐院的謝夫人來了。

她麵上儘是惱怒和不可置信,“娘,您竟然要為了一個謝蓁讓我罰跪?”

“還要休了我!”

“我可是謝家的主母啊!”

謝夫人是從謝無雙那裡過來的,她正在安慰謝無雙,就聽得老夫人要她來下跪。

否則就休了她!

她不要麵子嗎?她是將軍夫人,有誥命的。

一定是謝蓁這個賤蹄——

謝夫人猛的止住了,她心中已經認定是謝蓁來老夫人麵前添油加醋,讓老夫人才懲罰她的。

幸好。

她還有無雙這個好女兒,無雙說了,她來梧桐院拖延時間。

太子會來給她們撐腰的!

王妃?

嗬嗬,就連南宮胤那個廢物王爺在太子麵前也是不夠看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