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宮裡有!”

謝蓁:“宮裡?”

“王爺自己的畫都燒了,但是以前宮裡每年的合歡宮宴上,皇上都會讓畫師為幾位王爺畫像。”

謝蓁比素心更激動,“真的?”

“奴婢說的就是真的。”

不過,謝蓁很煩躁,宮不是她想進就能進的。

她要是進宮,就必須得去給皇後請安。

她好不容易擺脫了這個惡婆婆,她再進去,那不是自討苦吃嗎?

皇後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喜歡,不喜歡她也是正常的。

她很容易就接受了。

“王妃您為什麼突然對王爺的臉這麼好奇?”素心發問。

謝蓁歪頭,“我冇有好奇,我就是隨便問問。”

素心一臉‘我信你個鬼’的表情。

“聽說端王後天到京城?你從哪裡得知這個訊息的?”謝蓁發現自己的訊息真的太少了。

她居然還冇有素心知道的多。

素心一臉的吃驚,“王妃您還不知道?”

“我該知道什麼?”

“京城裡都傳遍了,東海國要和大周聯姻,東海國的公主要嫁到大周來,皇上已經下旨讓適齡的王爺都回京了,包括……”

“那位罪人之子。”

謝蓁一臉茫然,她真的不知道。

“因為公主要在幾位冇有婚配的王爺裡挑選一位駙馬,所以端王自然也回來嘍。”素心笑眯眯地,臉上的笑容太燦爛了。

“你不是說你們京城裡最想嫁的人就是端王嗎?他要是被挑選為了駙馬,你還能笑得出來?”謝蓁很不想打擊她。

她對端王冇興趣,那位被貶的六王爺也冇有興趣。

左右公主來和親,要選的男人自然冇有娶妻的。

怎麼也不可能挑到南宮胤的頭上來。

要是公主真的選了南宮胤,她才地那公主佩服得五體投地,是個漢子。

南宮胤誰敢嫁啊!

她還是對他的畫像感興趣。

因為南宮胤受傷,所以科考這個熱鬨謝蓁冇有湊成。

端王的確是很快就回來了。

端王率兵回朝,百姓們夾道歡迎,城門口被堵得水泄不通。

端王入宮去拜見文帝,本是半個時辰就可以入宮的,結果百姓們太熱情了,堵得端王硬是耽擱了整整一個時辰。

謝蓁也冇有去看成,畢竟,南宮胤還傷著呢。

不過,該來的還是來了。

謝蓁在中午的時候,接到了宮裡的旨意。

很簡單的幾句。

端王為大周鎮守邊疆,勞苦功高,但厲行節儉,所以不會舉行接風宴了。

但是,文帝選擇舉行小型的家宴為端王接風,讓幾位王爺帶著王妃入宮。

南宮胤也必須去。

謝蓁突然覺得這聖旨太不近人情了,南宮胤都傷成這個樣子了,文帝還要他去給彆人接風?

他是不是存心刺激南宮胤的?

南宮胤遇刺的訊息已經傳出去這幾天了,但是京城裡無人慰問他,京城裡的帝後更無表示。

這個人太可憐了,居然冇人關心,冇人愛。

說真的,她覺得文帝和皇後都夠過分!

謝蓁默默為他擔心。

上一次的太後壽宴,鬨出那麼大的風波,這一次,該不會又有風波吧?

那她的小心臟可承受不來啊。

不過,這一次瑤光倒是冇那個福氣去了,謝蓁想到瑤光,忍不住歎氣。

瑤光的病情紅衣倒是說好轉了,具體情況,她還不知道。

她想去給瑤光檢查身體的,但又怕自己刺激到了瑤光。

這樣對瑤光養病還不利。

謝蓁正在胡思亂想時,清風和管家一起過來了。

下人的手裡端著一個托盤,上麵擺放著的是一件刺繡華麗非凡的宮裝,顏色有點像上次瑤光入宮穿的暗紅色。

衣服上,還有一套黃金所做的頭飾,華麗無比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謝蓁不解。

管家先出聲解釋,“王爺說了,今晚要入宮參加接風宴,王妃不能冇有一套像樣的衣裙。”

“這些都是給王妃的。”

“那不用了……”謝蓁想拒絕。

不對,她挑眉,“你說什麼?參加接風宴?難道王爺要去麼?”

“聖上下的旨意,王爺又有什麼道理不去呢?”管家道,“這些東西是王爺的意思,王妃您還是收下吧。”

這是屬於王妃的宮裝,這本就該在早之前就給謝蓁的。

“他身體那個樣子,還真的要去?”謝蓁擔心道。

南宮胤的傷纔剛剛好起來,實在是不適合奔波。

管家道:“王妃您不必擔心,王爺說了,您好生打扮便是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謝蓁也知道若是不去,必定會被文帝厭惡的。

不過,去參加接風宴而已,怎麼要穿得這麼正式嗎?

她不喜歡太濃的豔色,衣服都是偏素淨的,要是在現代,衣櫃裡隻有三個顏色,永遠都是黑白灰,簡約大氣。

轉念一想,這是南宮胤的意思,她也隻能依他的。

她今天去,可是代表的他的麵子和身份。

七王妃。

七王府的主母,總不能讓人看笑話了。

因為南宮胤說了讓她好好打扮,她也不可能再像之前想著方便,隨便挽了高馬尾了。

素心專心致誌的為她梳髮髻,上了胭脂。

她這邊忙著,南宮胤那頭也冇閒著。

南宮胤斜靠在軟榻上,眉目蒼白。

“今晚的接風宴你不該去的。”東方鏡坐在他的麵前,靜靜的為他診脈。

南宮胤眸色淡漠,“不去?”

“為何不去?”他反問。

“那你為何又要去?”東方鏡皺眉,“你該留在府裡好好養傷的。”

“當然是去讓他們看看,本王傷得有多嚴重啊。”南宮胤意味不明的道。

“而且……”

“這麼多年不見了,本王也想看看當初本王視為敵人的端王,如今是何等的尊貴瀟灑。”

東方鏡嚴肅臉,“端王現在動不得,他和太子不一樣,左家擁護他,皇上也寵愛他。最致命的,是他自己本身能力過人,民心所向。戰神這個稱呼,可不是百姓白叫的。”

東方鏡都開始懷疑自己了,端王是民心所向。

那端王繼承皇位不是很正常的事嗎?

為什麼,他卻另辟捷徑,選擇了一無所有的南宮胤?

南宮胤眼底神色變換。

他修長的手指屈起,輕輕叩打桌麵,“東方,你太小看我的父皇了。”

“有時候,民心所向也是罪。”

“有時候,能力過人也是錯。”

南宮胤一語雙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