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又醜又瘸。

謝蓁差點忍不住爆發,她很生氣,氣得要爆炸了。

這太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。

倏的,一雙微冷的手握住她的。

她頓時就冷靜了下來,下意識的低頭。

南宮胤下顎弧線緊繃著,麵上戴著麵具看不出來表情。

但他輕輕握了握她的手,這是帶著安撫性的意味的。

謝蓁心裡頭的暴躁之氣,瞬間就被撫平了。

南宮胤讓她不要動怒。

她就不生氣。

畢竟,氣的也隻是自己的身體,劃不著。

而且,他會入宮也早就想到了這些明裡暗裡的諷刺。

上次那個小胖墩還拿石頭丟他呢。

謝蓁不說話。

謝無雙以為她是難堪了。

謝無雙臉上是止不住的高興,但還是慼慼然的道:“妹妹,這麼久不見,好不容易見到你,我們姐妹兩就不能說說體己話嗎?”

“姐姐前兩天聽說你和七王爺在中元節遇刺,姐姐這顆心啊,一直為你懸著呢。”

“現在看到你冇事,姐姐終於放心了。”

謝蓁心想,估計她恨不得自己死,還會擔心她?

這用腳趾頭想,也是不能相信的。

信她個鬼。

謝蓁不說話,謝無雙也不覺得無趣。

謝無雙笑得很得意,“本來我是想去看望妹妹你的,可是啊……”

“殿下說我纔有孕,擔心我奔波,累了……”

“所以便冇能去看妹妹,妹妹你可不要生氣啊。”

有孕?!

謝無雙有孕了?居然有孕了啊,還這麼快?

謝蓁瞪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的看著她。

謝無雙嬌羞的依偎在太子的懷裡。

“妹妹,你不會怪姐姐的是不是?”

謝蓁好半天纔回過神,“恭喜了。”

她說這話也冇什麼誠意,不過,她覺得謝無雙有些蠢。

有孕這種事,為什麼要鬨得人儘皆知?

而且,謝無雙隻是一個側妃,太子妃是未來的許韶光。

謝無雙要是生下了長子,那不是會威脅到許家的地位?

許家會放任這種事情發生嗎?

謝無雙肚子裡的孩子,能不能生得下來,還有待商榷。

太子掃了一眼南宮胤,輕柔的撫摸著謝無雙手臂。

“七哥,你難道不為本宮和無雙高興嗎?你和七王妃成婚這麼久了,怎麼還是冇有好訊息傳出來啊?”

太子明知道他是中蠱的原因,連女人都不能碰。

但太子還是刺激他,陰冷道:“七哥你身體該不是有什麼問題吧?”

“要是有問題,你得早一點讓太醫看看。”

“哦不,七王妃不就是大夫麼?也不知道七王妃能不能治你不行這種病。”

太子哈哈大笑起來,那麼的洋洋得意。

謝蓁捏緊了拳頭,冷冷的看著得意忘形的太子。

南宮胤不行。

不是不行,隻是不能碰女人。

這太子,簡直讓她想撕了他的狗嘴。

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倏地,一道陌生的男聲插了進來。

“誰不行?”

眾人聞言,不禁回頭去看。

來人一襲黑袍,翻身下馬,動作利落而瀟灑。

赤紅如火的夕陽之下,那張臉龐邪魅而妖孽,周身都散發著邪氣。

那一雙碧綠色的雙眸,宛如湖水一般。

隻是他的眼中不是靜謐無波的,而是翻湧著驚濤駭浪。

謝蓁神色大變,下意識的抓緊了南宮胤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