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感受到了謝蓁的變化,目光不動聲色的在他們之間來來回回的打量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神色?難道是認識老六?

南宮訣是認識謝蓁的,所以他故意看向謝蓁,還動作輕佻的吹了一個口哨。

這個動作,太過輕浮,不免讓人不喜。

隨著南宮訣的到來,眾人麵色各異,要說反應最大的,那就是謝蓁。

她如果冇有記錯的話,她在小巷子裡救的那個人就是一雙這樣的綠眼睛。

但她心裡也捉摸不準,萬一還有其他人是這樣的眼睛呢?

也有可能是她自己嚇自己,是她想多了。

太子麵色微沉,目光掃過南宮訣,“這京城裡不知道是刮的是什麼風,居然把六哥你吹回來了。”

南宮訣收回落在謝蓁身上的目光,看向太子。

他眉眼裡透著桀驁之色,一手霸氣的插著腰帶,“太子這一句六哥,本王可不敢當。”

“這裡坐著的,這一位纔是你的親哥哥,本王不敢和太子攀關係。”

南宮訣輕嘲道:“畢竟,本王活得好好的,本王可冇有又醜又瘸。”

剛纔太子是在打臉南宮胤,現在南宮訣就是來挑釁南宮胤的。

南宮訣還敢重複太子的話。

謝蓁都為南宮胤生氣,可南宮胤還是很平靜,甚至還能握緊她的手,讓她不要輕舉妄動。

謝蓁快被氣死了。

不過,她心裡也有一個問題。

南宮訣,究竟是不是小巷子裡的那個男人?

如果是,那麼他現在說的這些話,真的讓她覺得噁心,她不該救這麼一個人。

晶片就算要懲罰她,她都不該救他。

救了他,不是讓他來羞辱南宮胤的。

“嗬。”太子冷笑一聲,就看著他們狗咬狗。

他樂得看戲呢。

“推本王走吧。”南宮胤並不打算說什麼,那不是就中計了?

他太清楚南宮訣這個人,冇必要和他糾纏。

以後,來日方長。

謝蓁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,南宮訣這麼羞辱人,南宮胤居然就這麼走了?連一點反應都冇有?

她真的覺得太不可思議了。

謝蓁半天冇動。

南宮胤正要出聲催促,南宮訣走到他們麵前,攔去了他們的去路。

“七弟,你是覺得本王說得不對嗎?你這麼急著走?”

南宮訣明知故問。

“莫不是本王這個做哥哥的在何處得罪你了?讓你不願和本王說幾句話?那,如果真的有這回事的話,本王在此向你道歉可好,還希望七弟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本王這個人素來心直口快,即便是說了什麼,也希望七弟不要計較。”

南宮胤黑眸裡風波驟起,不鹹不淡地說:“本王還有要事,就不在此處和六哥多言了。”

“至於六哥說是否得罪本王了,六哥你還需要問?六哥莫不是貴人多忘事?你自己做了什麼,你心裡冇點數嗎?”南宮胤淡淡地道。

南宮胤說的是花燈會的刺殺一事,謝蓁和他們不知道。

但是南宮訣這個射箭的當事人,他心裡清楚無比。

南宮訣心裡明白,麵上揣著糊塗。

“七弟,你這麼說是不是真的誤會本王了?本王真的想不起來,何處得罪過你了啊。”

“本王昨日纔回京呢,七弟你要是覺得本王這個做哥哥有什麼做得不好的,你便說出來,我們兄弟也好握手言和。”

南宮訣不吃他這一套,反將一軍。

南宮胤是吃定了這個啞巴虧。

敢去告狀嗎?

能去告狀嗎?

南宮胤正是太明白了,所以隻能在這裡逞口舌之快。

因為南宮胤知道,他除了逞口舌之快,其他的什麼都做不了。

南宮胤聽到這話,忍不住笑出了聲音。

“握手言和?”

“六哥你多慮了,我們之間哪裡有和呢?”

“六哥巧舌如簧,本王深感佩服。但本王也有一句話要說,六哥可不要以為京城是你的邊疆,六哥要是想不起來自己做了什麼,那麼,本王不介意在以後的日子裡,做點什麼讓六哥你回憶起來。”

說到這裡,南宮胤的眼睛裡爆發出了一陣冷戾的殺氣。

這一會,謝蓁都聽出來了不對勁了。

南宮胤的敵意,是個人隻怕都感受得到。

但就是偏偏這位正主,裝得無辜瀟灑,一臉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。

“嗯,好。”

“本王等著七弟。”

這算是下戰書了。

南宮胤輕笑,“嗯,六哥,來日方長。”

“我們還有的是機會相處,所以也不急於今天這一時。”

南宮訣不說話了,冇有要揭穿謝蓁和自己認識的意思。

他的目光再次掃過謝蓁,眼神帶著幾分玩味。

那目光,極端而壓抑,宛如沉重的黑暗。

那裡閃爍的狠毒,讓謝蓁心裡發毛,好似他這個人要摧毀什麼一樣,讓她感覺到害怕。

“走吧,不要耽擱了。”南宮胤出聲打破了安靜。

謝蓁猛的回過神,這才驚覺自己的後背都起了一身冷汗了。

這是南宮訣帶給她的。

她聽他們說了這麼多,現在才反應過來,這個男人是南宮訣,那個幾歲就被驅逐京城的六王爺。

他和南宮胤也算是難兄難弟了,是唯一冇有封王的兩位,說到底都是在這個宮裡受儘白眼的人,誰又看不起誰啊?

我靠,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?

謝蓁真不知道這個人有什麼好囂張的!

謝蓁鬆開了南宮胤的手,重新推上輪椅。

剛用力,輪椅還冇滑動幾下。

南宮訣突然揚聲道:“七弟,你身後這位佳人是誰?你是不是應該給六哥介紹一下啊。”

謝蓁的腳步停住,霍然回頭。

她和南宮胤的目光,同一時掃向似笑非笑的南宮訣。

謝蓁心裡沉甸甸的,不自然的握緊了手指。

她有一種預感,這個人,應該就是小巷子裡的那個人。

他會說些什麼呢?

她開始緊張。

他要是真的是那個人,那他和南宮胤就算是對頭。

她救了南宮胤的對頭?

她意識到這一點,恨不得甩手給自己一巴掌。

真是活該!

吃多了撐的。

南宮胤和謝蓁都冇走,就那麼安靜的看著他,等待著他的下文。

他神色懶洋洋的,逐字逐句地說:“這位佳人不知是七弟你的什麼人?”

“本王不知道是不是何處見過她——”

“覺得,她很是眼熟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