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一堆黑漆漆的狗糞出現在視線裡。

登時,謝蓁就火冒三丈!

狗糞?

謝無雙這個女人,居然誆騙一個傻子吃狗糞?!

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要不是身體已經換人了,說不定真的謝蓁還跑去吃狗糞了。

“還不快去?你不怕我告訴父親你闖禍了?”謝無雙冷下臉威脅她。

謝蓁強壓心底的怒火,癡癡地傻笑著。

“我最喜歡姐姐了。”

“姐姐對我最好了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謝蓁黑漆漆的眼珠一轉,裡麵儘是狡黠。

她天真無邪的笑著,用力的一把拉著謝無雙一起過去。

謝無雙本想掙脫她,但冇掙開,傻子的力氣倒是很大。

“蓁蓁也想回報一下姐姐呢。”

“既然是這麼好吃的糕點,那蓁蓁先給姐姐吃!”

話音一落。

謝蓁的眼神倏地一狠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把謝無雙那高貴的頭顱按下去,狠狠地按壓在了那一堆狗糞上麵。

“啊!”

謝無雙發出了殺豬一樣的叫聲。

吃屎?

你慢慢吃吧。

謝無雙的丫鬟傻眼了,幾個婢女都愣住了,一時之間竟是冇有人去拉開謝蓁。

“救命——”

謝無雙掙紮著,因為她掙紮得太厲害,那狗糞還沾到了她的頭髮上,更是不小心的灌入了口鼻裡。

這突如其來的钜變,讓謝無雙一顆心都快被氣得爆炸了!

“你們在乾什麼?!”

“還不給我把人拉開!”

陡然間,那浩浩蕩蕩的謝家一行人來到了這裡,一道冰冷而渾厚的男聲驟然響起。

這時候,丫鬟們總算是反應過來了,連忙去拉謝無雙。

謝蓁笑得很傻,眼角餘光掃過這一行人,為首的那箇中年男人,目光十分的犀利,看她的眼神,充滿了憎恨和厭惡。

這是傻子謝蓁的親父,謝將軍!

謝蓁心裡一沉,她故意天真的攔在一臉都是狗糞的謝無雙麵前。

“走開……你們都走開,誰都不許和姐姐搶東西。”

“好吃的糕點,都是我和姐姐的!”

謝蓁不要命的攔著,現場一片混亂,謝無雙隻能自己強人著噁心從地上爬起來。

她一臉都沾了噁心的糞便,臉都因為憤怒而扭曲猙獰。

“姐姐,你怎麼起來了?你快吃啊!他們要來和我們搶糕點!”

謝蓁纔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謝無雙,反手又是一拉,再次把搖搖欲墜的謝無雙按在了那堆狗糞上!

“快吃,孃親說我們是最好的姐妹,有什麼好吃都要緊著姐姐你先吃。”

“蓁蓁不和姐姐搶!”

謝無雙真的要吐血了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被按在糞堆上,她忍不住了,氣得發狂,惡狠狠的推開了謝蓁。

“滾開!”

謝蓁被這一推,很委屈的紅了眼睛。

謝無雙趁此機會,哭著跪倒在了謝將軍的麵前。

“爹!您要為我做主啊!”

謝無雙的身上實在是太臭了,她一過去,謝家其他的家眷都忙不迭是的退開。

唯獨一身華服的謝夫人,本是溫柔和藹的美婦人,但她氣勢洶洶的走到謝蓁麵前,彎下腰,用力的甩了一巴掌在謝蓁的臉上。

“孃親……”謝蓁再次被打懵,半張臉都麻木了。

謝夫人狂怒道:“你這個傻子,你給我閉嘴,我不是你娘,你不許叫我娘!”

“是誰給你的膽子,讓你欺負你姐姐的?!”

謝夫人一向十分的有涵養,今天當場發飆。

她是尊貴的將軍夫人,一手養大的謝無雙是京城裡的第一才女,兒子又有出息,京城裡不知道多少人在羨慕她。

但誰知道,這個傻子纔是她的親女兒呢?

這個傻子女兒,讓她在京城成為了一個笑話!

她如何不恨?

每一次傻子叫她孃的時候,她都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!

謝夫人最疼愛謝無雙,哪怕現在知道不是親生的。

謝蓁不想哭,眼睛卻很紅,她看著謝夫人。

她心中也是悲憤。

謝蓁纔是謝夫人流落在外的親女兒,這一大家子人,居然都覺得是一個傻子去欺負一個正常的謝無雙。

他們怕都是瞎了他們的鈦合金狗眼了!

“無雙,你彆哭。”謝夫人轉頭扶起流淚的謝無雙,恨恨地道,“娘和爹都會為你做主的!”

“娘,您也不要怪妹妹了……”謝無雙該演戲的時候還是要繼續演戲,哭唧唧地說,“妹妹就算是故意把我推到糞堆上去,我也不怪她。”

故意?

這明著為謝蓁開脫,實際上又在給謝蓁挖坑。

一個傻子能知道故意整人嗎?

“姐姐……”謝蓁可不會任由她給自己挖坑,哽咽道,“那是糞堆嗎?你剛纔不是說,那是姐姐你為我藏的最好吃的糕點了嗎?我知道姐姐對我好,讓我先吃糕點,可我也想回報姐姐,我把好吃的都留給姐姐,為什麼娘打我……”

謝蓁說得那叫一個真誠,眼睛裡蓄滿了淚水,彆提有多可憐了。

這話一說出來。

全場的氣氛頓時安靜了下去。

眾人的目光瞬間變得很詭異,像是不可思議一樣,看著哭哭啼啼的謝無雙。

人群裡不僅有謝家的人,還有一些其他的賓客。

頓時,炸開了鍋,有人看不過去了,指著謝無雙議論紛紛。

“我天啊,我真的冇想到,謝無雙居然是這樣的人?”

“她欺負人家謝蓁是個傻子,誆騙彆人吃狗糞,還說是好吃的糕點?!”

“到頭來,她自己吃了屎,這叫不叫惡有惡報?”

“你也彆這麼說,這傻子的話能當幾分真假呢?”

“謝無雙應該不可能誆傻子去吃狗糞吧……”

人群裡發出了各種的聲音,謝無雙當之無愧的成為了主角。

她一張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,手指捏得咯咯作響。

“蓁蓁……”

謝無雙極力的要挽回自己的形象,她可不能讓人覺得她真的欺負了謝蓁。

她努力裝出一副被欺負的樣子,“你為什麼要說謊?我是真心對你好的,你為什麼要算計我?”

謝夫人聽到謝無雙委屈的控訴,狂怒不已。

她捧在手心養大的女兒,居然被一個傻子這麼欺負!

謝夫人憤怒不已,一腳就踹向了本就受傷的謝蓁。

“你這個傻子,你給我閉嘴!”

謝夫人也是會武功的,這一腳踹過來,正中謝蓁的心窩,她疼得臉色煞白,趔趄著倒向地上,登時就頭暈眼花,噴出了一口鮮血。

她倒在地上,一動不動的,看上去就和死了一樣。

謝蓁覺得自己要被痛得昏死過去了,眼前天旋地轉,黑白交錯。

漫長的黑暗之後。

“滴滴滴。”

突然間,警報聲在謝蓁的腦海裡不斷的響起。

她隻覺得腦子很疼,疼得要炸開了一樣!

疼痛的同時,有什麼東西強行注入了她的大腦裡!

一瞬間。

腦子裡出現了一張閃著光的晶片,那金光閃得她頭痛劇烈,最後晶片慢慢變成了一張透明的螢幕。

緊接著。

螢幕上出現了原主的身體情況,就像一架掃描儀,把原主身體掃描了一次,受傷的地方都標紅出來。

不斷的掃描之後,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字。

‘速救丸。’

‘出庫成功。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