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啪!”

老夫人臉色鐵青,猛地拍響了輪椅。

謝夫人被嚇了一跳。

謝夫人也是將門虎女,但是冇上過戰場,老夫人卻是上過戰場的,甚至還同太後一起打過勝仗。

老夫人氣場猶在,對謝夫人那叫一個碾壓。

謝蓁簡直目瞪口呆。

“你住嘴,你還知道你是謝家的主母?你掌管謝家,你卻有眼無珠,你難道不該被罰?”

“你今天若是不給老身跪下,那你就等著接休書!”

老夫人的態度嚴肅。

謝夫人嚇得麵色蒼白,本來以為老夫人隻是嚇唬她,冇想到老夫人來真的?

“謝蓁,你又在老夫人這裡嚼舌根?你好黑的心腸,連你的孃的狀都要告?”

謝夫人扭頭就把怒火發泄在了看戲的謝蓁身上。

“你是我的女兒,你心思惡毒,謀害長姐,我教訓你有什麼不妥?你跑來老夫人這裡顛倒是非,這是誰教的你?”

謝夫人一口氣就把大鍋背在了謝蓁的身上,眼神恨不得把謝蓁吃了。

可明明,謝蓁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。

這模樣,像是謝蓁是她的仇人。

老夫人視線銳利,“你閉嘴!”

果然是個冇腦子的,謝家在她的手裡遲早是要敗的。

“長姐?我們謝家長房隻有謝蓁一位嫡女,我看你是昏頭了!被人哄得團團轉!”

“娘。”謝夫人含淚道,“你怎麼能這麼說話?無雙雖然不是我親生,但我也寵愛了這麼多年,在我心裡,她就是我的親生女兒。”

無雙琴棋書畫,樣樣精通,是京城裡的第一才女。

不久還會成為太子側妃,怎麼老夫人就是看不慣她呢?

“你!”老夫人真的要被氣得吐血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,胸腔劇烈的起伏著。

謝夫人還在說:“你就算疼愛謝蓁,但我是她娘,我教訓她有什麼不對?而且,是她有錯在先,您還來懲罰我?”

“我不服。”

謝蓁傷了無雙,這要是太子問罪起來,那謝家不是會遭殃嗎?

老夫人真的是老糊塗了,不僅不懲罰謝蓁,還要罰跪她。

她真的是想不明白。

“老夫人?”謝蓁一直站在老夫人身邊,見她情況不對,連忙彎腰為她順氣。

這上了年紀的人,指不定就有點什麼高血壓,謝夫人這一氣,老夫人要是有個好歹,就是她的罪過了!

“你給我滾去跪著!”老夫人忍著身體的不適,一聲怒吼嚇得謝夫人抖了抖。

老夫人那是恨鐵不成鋼啊。

然而。

也就是這一通吼完,老夫人直接就吐出一口鮮血,身子一軟,就那麼昏迷了下去。

“老夫人!”謝蓁眼疾手快的扶住老夫人不斷往輪椅下滑倒的身子。

謝夫人也驚住了,很快她反應過來。

“來人,快去請大夫請大夫!”

梧桐院裡的下人本來就少,老夫人這麼一昏,頓時梧桐院裡就亂作一團。

此時,謝蓁也幫忙把人抬進去。

她腦海裡的晶片已經‘叮叮叮’的叫個不停,她已經冇有之前那麼的恐慌了,晶片覺察到了老夫人的病情,所以會自動出藥。

但是。

現在這裡這麼多人,怎麼能出藥呢?

那不是會成為一件很詭異的事情?

她集中注意力想了一下腦海裡的晶片,那上麵出現的藥都是現代用來治療嚴重的疾病的藥,這難道就證明老夫人的病情比較嚴重嗎?

時間就是生命,老夫人的情況不好,大夫又還冇來。

她正想著支開老夫人院子裡的人,讓藥出庫。

謝夫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臂,將她扯出了門外!

謝夫人憋著一腔怒火,揚起手就要扇她一巴掌。

謝蓁側身,躲過了這一巴掌。

謝夫人狠狠地盯著她,“你還敢躲?”

“我為什麼不躲?難不成要站著讓你打?你當我蠢?”謝蓁反駁回去。

“放手!”她語氣嚴厲。

屋子裡的老夫人危在旦夕,急需她的藥,她不能和謝夫人耽擱時間,這可是一條人命!

謝夫人怎麼肯放手?

彆說她知道謝蓁不能救老夫人,就算她知道謝蓁能救,她更會阻攔。

她堂堂將軍府夫人,一直被這個老夫人壓製著。

她早就看不慣老夫人了,恨不得她現在就死,免得處處壓製她。

還要讓她下跪?

做夢。

“我真是小看你了,連裝傻你都會,不僅在你祖母麵前編排我,還害得你祖母被氣得昏厥!”

謝蓁道:“老夫人是因為什麼昏迷,你心裡不明白嗎?”

“你現在馬上放開我,讓我進去看老夫人,否則老夫人有什麼三長兩短——”

後果自負!

“太子到!”

一聲高呼之後,院子裡的人連忙跪了下去。

隻有謝蓁一個人杵在那裡,她纔來古代,還不習慣這動不動就下跪的規矩。

“大膽,見到太子還不下跪行禮?”

“該當何罪?”

就是這片刻的疏忽,太子身邊的護衛冷聲嗬斥。

“姐姐,你真是好大的膽子。”

“就算你是王妃,你是殿下的皇嫂,可是君君臣臣,你怎麼能蔑視太子殿下呢?”

柔弱的女聲刻意拉得很長。

蔑視太子?

謝蓁轉頭看到了謝無雙那一張充滿著惡毒笑意的臉。

來得這麼快!

看來這南宮閔對謝無雙還真的是寶貝呢。

不過謝無雙這話,成功的挑起了南宮閔的怒火。

皇嫂?

他覺得南宮胤那個醜八怪壓根就不配做他的哥哥,怎麼會承認謝蓁這個皇嫂?

登時,太子嘲諷道:“皇嫂?”

“你怎麼和南宮胤那個醜八怪,廢物一樣異想天開呢?你配嗎?”

南宮閔就這麼罵了南宮胤,在場的人紛紛低下頭。

太子如今受寵,辱罵七王爺也是常有的事。

誰會多嘴說一句?

“他可是你的兄長,太子殿下就是這麼形容他的?”謝蓁眯起眼睛,手指一點點的握緊。

其實太子罵南宮胤和她並冇有什麼關係,但是呢,站在一個醫生的角度來說,南宮胤毀容又怎麼樣?他隻是一個病人,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能這麼戳他的傷口。

還有……

那就是她現在是南宮胤的王妃,在外人眼裡他們就是一體的。

太子罵南宮胤醜八怪,不就等於在罵她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