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椒房殿。

皇後取了鳳冠,鬆了髮髻,懶散的靠在貴妃榻上,竟是有幾分柔弱清冷。

許韶光跪在地上,“不知姑姑有何吩咐?”

皇後打量著她,臉色有幾分不悅,“韶光,你和太子的婚事不能再拖了,你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?”

哪裡是太子不願娶太子妃,是許韶光這個準太子妃不願意嫁!

皇後內心也慪氣得很,知道太子是配不上自己這位精明算計的外甥女的。

但太子始終是太子,還能被她嫌棄?

許韶光閉上眼睛,冷靜地道:“姑姑,即便是我願意,可皇上也不會願意,看著許家獨大。”

“這你不用管,本宮問的是你,本宮明日就可以去求旨意。”皇後一聽就知道這是推托之辭。

她知道,皇上是不願意這門婚事促成的,所以才先把謝無雙賜給了太子,還讓謝無雙懷上了孩子。

許韶光不語。

皇後給宮女使了個眼神,宮女扶她起來。

皇後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“韶光,你是本宮看著長大的,你心中想什麼,本宮比你更清楚,你彆忘記了,你姓許,你是許家的血脈,你活著一天,就要擔負起光宗耀祖的責任。”

“本宮聽說,你來椒房殿時,在路上和老七碰到了?”

皇後故作不經意地說。

許韶光呼吸一屏,從容道:“路上偶然遇見。”

皇後唇角一勾,笑容不是很明顯,“是嗎?偶然遇見的。”

這皇宮這麼大,那條路可不是去椒房殿的必經之路。

“姑姑有話直說。”許韶光道。

“好,本宮今天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。”皇後正色道:“你和老七是不可能的,當年的一紙婚約也已經化為空談,你是未來的太子妃,你該做什麼,不該做什麼,什麼人該見,什麼人不該見,你心底要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。”

“本宮不允許任何人給太子的臉上抹黑,哪怕你是本宮的外甥女也一樣,聽明白了嗎?”

許韶光垂首,磕頭。

“姑姑多慮了。”

“既然你說是本宮多慮了,那麼但願如此。你和太子的婚事也要提上日程來了,本宮知道你對太子無意,但你必須嫁給太子,還要生下孩子。”

“本宮知道你一直惦記著老七,他已經娶了王妃了,就算不娶,許家也不會允許你嫁給他守活寡。”

許家的每一個女兒,都會物儘其用。

唯一不同的,是她們屬於嫡係一脈,比那些庶女更有價值。

她如此,許韶光也如此。

“韶光明白。”她低眉斂目,袖子下的手緊緊的交握著。

“本宮還得提點你幾句,韶光,隻有你站的位置足夠高,你才能夠護你想要護住的人。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,你連自己都護不住,隻能任人魚肉。”皇後的話裡帶著暗示。

許韶光聽出來了,她眼神一深,抬起頭和皇後對望。

“你的祖父不是告訴過你麼?隻有你足夠聽話,隻有你發揮了你最大的價值,老七纔會平安無事。”皇後一字一句地說。

話音落下,椒房殿內瞬間寂靜無聲。

許韶光的眼神一點點的暗下去。

她想笑,卻笑不出來。

聽話。

她還不夠聽話麼?

許韶光到底不明白,忍不住出聲:“姑姑,胤哥哥也是你的兒子,是你的血脈,你們為什麼要置他於死地?為什麼要讓他活得不人不鬼?虎毒不食子,姑姑,你怎麼就那麼狠毒呢?”

皇後眸色一冷,打斷她。

“這些不是你該知道的,你還敢說你對那個孽種冇有心思,瞧瞧,都在本宮麵前為他抱不平了。”

“可他恨你,你不知道嗎?你做得再多,他都不知道。”

皇後笑出了聲音,目光冰冷如利刃。

“他就不該活在這個世上。”

“至於為什麼容不下他,那本宮就姑且告訴你幾句吧。”皇後冷怒道,“國師為他卜卦,說他是禍害,是災星,是不祥之人。”

“凡是和他親近的人,都會不得善終。”

“僅僅隻是因為這些?”許韶光是知道這些的。

雖然冇有多少人知道,但她是許家人,原因也知道一些。

皇後閉了閉眼睛,“自然不止。”

“國師私底下還為許家算了一卦。”

“這卦象和他有關?”許韶光何其聰慧。

皇後慢慢地睜開了眼睛,薄唇輕張。

“他若不死。”

“許家滿門皆滅。”

“亡許家者,便是他。”

此話一出,許韶光都驚得差點無法呼吸。

國師居然還卜了這樣的卦象?

許韶光隻是短暫的錯愕之後,她便顫抖道:“姑姑,那國師卦象不準,又或許他是一個神棍!”

“姑姑你不是不論鬼神的嗎?為什麼你要相信國師的卦象?”

“他什麼都冇做,就因為國師這些話,便落得一個眾叛親離的結局,這對他公平嗎?”

許韶光有些聲嘶力竭了。

她想了這麼多年,一直冇想通,為什麼他們都不喜歡南宮胤。

明明南宮胤比起太子那個廢物,才更有可能一爭帝位。

偏偏他們,祖父,都放棄了南宮胤,轉而扶持一個廢物!

原因在這裡。

竟然是這麼可笑的原因,太可笑了!

皇後道:“你的祖父有多在乎許家的一切,你應該比本宮更清楚。”

“不要再和他扯上關係,今日在宮裡的一切,本宮不會讓人傳到許家的,否則,你就不是隻斷一條腿那麼簡單了。”

皇後動了惻隱之心。

隻是不知道在可憐許韶光,還是可憐她自己的兒子。

“姑姑。”

許韶光再次磕頭,聲聲泣血。

“您是他的母親,是給他生命,生他養他的母親。”

“在天底下,最愛他的人應該就是您。”

“他是您身上掉下來的肉,您怎麼忍心看著祖父因為幾句算命的話就毀掉他?”

“姑姑,這不公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