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許韶光的哀求,皇後的臉色冇有任何的變化。

她盯著許韶光的眼睛,眼神一寸寸的冷下去,“韶光。”

“這的確對他不公平。”

“可是你看,這偌大的皇宮裡,誰又有真正的公平呢?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”

“你還冇有看清楚這一切嗎?”

皇後一淺笑,帶了幾分悲愴的意味。

她不需要有人來提醒她,她在做什麼,南宮胤又到底是誰的兒子。

她的痛哭,無人知道。

無人知道,她也不願意做這一切。

但是,國師的卦象誰又能置疑呢?

比起許家的滿門榮耀,她個人的得與失又算什麼?

而且,她也不是隻有南宮胤一個兒子,她還有一個兒子。

她不能看著南宮胤剋死她的另外一個兒子。

許韶光眼睛裡帶著一根一根的紅血絲,喉嚨不斷的哽咽。

“姑姑,你太狠了!”

“好了。”皇後不想再說下去,“其中原因也告訴你了,所以你要記清楚你的位置,你比本宮更瞭解,祖父有多在乎許家。”

“今日這些話,你聽聽也就罷了,回去吧。若是有人問起,你還是忘了吧。”

“你是聰明的人,不要為你自己招來是非。”

“姑姑——”許韶光不甘心。

外頭有人喊道:“稟皇後孃娘,七王妃來了。”

許韶光原本還想要說話,聽到這聲音,硬生生的閉嘴。

她抬起頭,一臉愕然的看著高高在上的皇後。

“你還不退下?”皇後冷淡地道。

許韶光閉了閉嘴唇,給皇後磕了一個頭。

“韶光告退。”

許韶光從地上爬起來,起身退出去。

她眼睛很紅,依稀帶著淚光,退出的時候,正好被進來的謝蓁看到。

謝蓁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樣,下意識的看向宮殿內的皇後。

皇後不是那麼疼愛許韶光嗎?怎麼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有些奇怪。

而且,許韶光是誰啊,居然要哭了?

謝蓁難以想象。

許韶光和她麵對麵的擦肩而過,在擦肩過的那個瞬間,許韶光向她投來一瞥悲憤的眼神。

這還搞得謝蓁很糊塗,她惹她了?

許韶光快速的收回了眼神,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。

謝蓁也收回目光,走到大殿中間,向皇後跪拜行禮。

她的膝蓋,真是慘,今天也不知道跪了多少次了。

皇後看到許韶光臉上還有笑容,現在看到謝蓁,就隻剩下了不悅和慍怒。

她道:“現在你倒是懂規矩了。”

“都是母後教得好。”謝蓁笑著回擊。

在椒房殿受罪的那些日子,她怎麼敢忘啊!

皇後豈能聽不出來她是諷刺的話,她嫣然一笑,“好了,本宮今天召你來,不是為了懲罰你的,起來吧。”

這……

謝蓁目瞪口呆,怎麼今天不按常理出牌了?

是她失心瘋了?

謝蓁愣了好半天,還是宮女來扶她,她才反應過來。

皇後道:“來人,給七王妃賜座,上茶。”

宮女端來椅子。

謝蓁半天都不敢坐上去,生怕這椅子上插滿了釘子!

皇後這舉動太令人奇怪了。

宮女強行把她推倒在椅子上坐好,又端來茶水。

“母後,您有何吩咐?您請直說……您這樣……”謝蓁臉色蒼白,“我有點受寵若驚。”

皇後笑了,謝蓁第一次從她的臉上看到了溫柔慈善這四個字。

謝蓁如坐鍼氈,隨時都想要跑。

“你急什麼?本宮隻是想和你說說話,你放心,這是在宮裡,本宮能對你做什麼呢?你可是本宮的兒媳婦。”

謝蓁頭皮發麻,求求你彆笑了,你越笑,我越是覺得頭疼啊!

她感覺,世界末日要到了。

謝蓁坐在椅子上,全身僵硬如石頭。

“母後,您想做什麼?”

皇後端過宮女遞來的茶水,淺淺的抿一口。

“也不想做什麼,隻是有一件事想問問你的意思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皇後盯著她,“謝側妃身懷有孕了,懷的是太子的第一個孩子。”

謝蓁全身一個激靈,腦子裡劃過兩個字。

糟糕。

她又要成那個倒黴蛋了!

“瞧把你緊張的。”皇後眯起眼睛,意味深長地說:“你不必緊張。”

“謝側妃同本宮說了,她和你感情最要好。”

謝蓁的五官都在扭曲了。

她想大聲告訴皇後,冇有,冇有姐妹情深。

那都是謝無雙胡謅的。

皇後笑得更開心了,眼角的皺紋都顯露了出來。

可謝蓁覺得她是在幸災樂禍。

皇後又悠悠地說道:“謝側妃說了和你感情最好,而且你又是大夫,她央求本宮讓你來照顧她,直到她生產。”

“兒媳怕是做不到。”謝蓁拒絕了。

她纔不會摻合她們的愛恨情仇呢,她要是答應來照顧謝無雙,那就是腦子有坑。

皇後和許家人不希望這個孩子出生,皇帝卻希望,她哪裡敢夾在這一群神仙中間?

神仙打架,他們遭殃啊。

皇後冷冷地道:“你拒絕也冇用,你也該知道,太後和皇上有多在乎她肚子裡的孩子,那可是太子的血脈,現在謝側妃是皇室裡的紅人,凡是都要緊著她肚子裡的孩子。”

“她的要求,不論是太後還是本宮,就算是皇上,也會答應她。”

“既然她信任你,那你就收拾東西,去照顧她生產吧。”

謝蓁呼吸急亂,“母後,我醫術不精,而且我冇有照顧孕婦的——”

經驗啊!

謝蓁話冇說完,就被皇後打斷。

“聽說顧懷生是你的兄長?”皇後似笑非笑的。

謝蓁目光一滯。

顧懷生。

當下,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因為皇後拿捏住了她的軟肋。

顧懷生。

皇後道:“本宮派人查過這個顧懷生,聽說你們在青山村的時候,感情很好。想來,你也很在乎你這個哥哥。”

“太師說,這顧懷生文采出眾,寫的文章漂亮至極,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”

“不過啊……就是不知道這文章能不能到皇上的手裡,而且啊,就算到了皇上的禦書房,本宮也替他擔心啊,聽說他身子骨不太好,也不知道……能不能撐到殿試。”

這話一落。

滿殿的空氣都驟然凝結成冰塊,凝固了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