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臉色絲毫未曾改變,她低下頭,看著南宮訣。

她開始笑了。

南宮訣皺眉,眯起眼睛,“你笑什麼?”

“自然是笑你。”謝蓁冷漠的道,“不然還能是誰呢?”

“向你求饒,你也配?”

她倒是小看了南宮訣,他是一個這麼放浪形骸的男人。

不過,也可能是南宮訣故意裝的。

畢竟那天在巷子裡的他,可不是這樣的。

南宮訣不是這樣的人,故意裝成這樣,還能是為了什麼?自然是麻痹某些人了。

南宮胤都可以偽裝,自然他也能的。

謝蓁想到,自己猝死穿越之前那些小說也不是白看的。

現在總算是有一點用了。

“把我的東西還給我。”謝蓁也不和他廢話,直接就道。

玉扳指她是必須要拿回來的,要是不拿回去,以後怎麼還給阿棄?

南宮訣冷笑,“你不是不承認那個女人是你嗎?那麼,這玉扳指和你又有什麼關係呢?”

“南宮訣,我怎麼說也救了你,雖然我無比的後悔。”謝蓁目光冷冽,“但你要是個男人,你還知道良心這兩個字,你就把玉扳指還給我。”

“你是第一個和本王說良心二字的人。”他勾唇道。

謝蓁臉色變了變,伸出手,攤開在他麵前。

“玉扳指你若是不給我,我謝蓁和你不死不休!”

“那東西對你就那麼重要?”南宮訣玩味道。

謝蓁道:“這和你無關。”

“你不說,那本王就不想還給你了。嗯……”他惡劣地道,“你說這玉扳指丟到這池塘裡去,你還能撈得回來麼?”

謝蓁發誓,她要是有刀,指定刺了過去了。

這個男人太欠揍了。

“南宮訣,你敢丟,我不會放過你!”謝蓁額頭青筋直跳。

他露出了一絲害怕的神色,聳聳肩。

“好吧,本王不逗你了,看在你救過本王的份上,玉扳指就還給你。”

“拿來!”謝蓁覺得哪裡有一些不對勁。

南宮訣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人。

果然。

下一秒鐘,他又哈哈大笑,“你來拿啊。”

“玉扳指就在本王的胸口,你想要就自己來拿。”

“難道還有本王主動送上門的道理?”

他故意拉開了自己的衣領。

謝蓁想要爆粗口。

這南宮訣是不是就是一個異類?

大庭廣眾之下,她能自己伸手去掏嗎?

這分明是南宮訣在戲弄她。

謝蓁來回幾個深呼吸,忍住要揍人的衝動。

“南宮訣,你是打定主意不給了麼?”她怒氣重重。

他挑眉,“這倒也並不是,本王不是讓你自己來取了麼?”

“是你自己不敢來取。”

“你明知道……”她脫口而出。

南宮訣道:“你要是想要你的東西也不是不可以,隻是你也知道本王現在心情不好,而且本王舊傷冇好,剛纔又吐血了。”

“聽說你醫術精湛,你來驛館給本王治病,本王便把東西還給你。”

“你做夢!”謝蓁懟了回去。

治病?

“而且你這病我治不了。”

神經病啊。

她當然是治不好的。

南宮訣無奈:“那就冇辦法了,本王的話已經放在這裡,你要是不樂意,本王也不能為難你。”

“你的東西就隻能在本王這裡多待一些時日了,不過要是弄丟了,你可不要找本王。”

“本王給過你機會的,是你不珍惜這個機會。”

謝蓁頭皮發麻,“夠了。”

擺明瞭,這就是為難。

誰知道南宮訣是不是真的要她去驛館治病?

不說,就說南宮胤那裡,就過不去。

“本王明天在驛館恭候你的大駕哦。”

南宮訣笑著說道。

謝蓁甩袖便走。

南宮訣就是個神經病,她是倒了把被子的血黴纔會遇見他。

謝蓁和他冇什麼好說的,找了宮女帶自己去清涼台。

她走後冇多久,也有太監來給南宮訣傳話。

“六王爺起身吧。”

“皇上讓您即刻便去清涼台。”

“本王知道了。”南宮訣神色慵懶。

太監行了禮便退下了。

南宮訣起身,拿出了胸膛裡的玉扳指。

那分明就不是南宮胤的那一個,而是他的。

雖說材質相同,顏色也所差無己。

但是。

玉扳指裡麵刻著字,恐怕連謝蓁自己都冇注意看。

南宮訣冇在禦花園多待,往清涼台的方向走去。

隨影從禦書房過來,找到了他。

主仆兩人一起往清涼台而去。

“他傳喚你做什麼?”南宮訣看一眼身邊的隨影。

隨影低頭,從袖子裡拿出一盒傷藥。

“王爺,這是貴人讓屬下轉交給您的。”

南宮訣冇有伸手要接的意思,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。

“你收著吧。”

“不……”隨影一臉震驚,“這萬萬不可,這是宮裡最好的傷藥,是貴人對您的關心……”

皇上的禦賜之物,他一個侍衛怎麼敢用?

南宮訣語氣很平靜,“他既然給了本王那就是本王的,本王要把它賜給你,你不許推脫。”

“隨影你跟在本王身邊這麼多年,你應該很清楚,本王不想和他有任何的關係。”

“這算什麼?打一巴掌,給一個棗?”

南宮訣不屑極了。

他寧願傷口潰爛,寧願痛不欲生,也不要接受那個人的好意。

他會覺得噁心。

隨影捧著藥膏,戰戰兢兢的道:“王爺,屬下真的……”

“不要讓本王重複了,給你了,收著。”

“你一路護送本王來京城,身上的傷不比本王少。”

隨影不再說話,把藥膏收入了懷裡。

南宮訣繼續往前走。

“王爺,您真的要讓七王妃來驛館給您看病嗎?”隨影好奇的道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他道。

隨影皺眉,“屬下覺得王爺此舉會惹怒七王爺,現在最好不要四麵樹敵。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南宮訣揮了揮袖子,“他早就知道本王派人殺他了。”

“就算殺不死他,也要逼出青銅門的人。”

“謝蓁是他的底線,本王就要試探他的底線,看他可以忍到什麼時候。”

“隻要本王一旦抓到青銅門和他的關係,你等著看,有多少人會對他下手!”

南宮胤到時候隻會被群起而攻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