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冷著臉吩咐。

“小姐,皇後孃娘已經派人警告過您了,我們何不避著七王爺一點呢?”

“惹怒了皇後孃娘,對我們冇有好處。”

許韶光眸子一沉,“執劍,你不懂。”

“你按照我的吩咐去辦便是,姑姑那裡我一力承擔。”

執劍無奈。

“屬下這遵命。”

執劍去想法子將謝蓁引開,本來謝蓁和南宮胤是在一處的。

謝蓁左挑右選,“不如我們分開挑,速度更快。”

“你……”南宮胤不想答應。

謝蓁又道:“你放心,這裡是老夫人的地方,我會很安全的。”

“你以為本王在擔心你?”南宮胤反問。

謝蓁眨眼,“難道王爺不是在擔心我?”

南宮胤無話可說。

最後丟下一句,“葡萄園就這麼大,有事你叫我。”

她拎著籃子,頭也不回的道。

“知道了,王爺你好囉嗦!”

兩人分開去挑葡萄,慢慢的越走越遠。

南宮胤是當真在挑選葡萄,為謝蓁挑選葡萄。

許韶光悄無聲息的來到他身後。

南宮胤知道來人是誰,冇有任何的驚訝,也冇有回頭看一眼,繼續拿剪刀剪葡萄。

“王爺。”許韶光低低的叫他。

南宮胤還是冇有回頭,隻是道:“許小姐有何貴乾?”

“非要如此生疏嗎?”她眸子落寞。

“過路人而已。”南宮胤道。

許韶光步子一顫,“過路人?”

“許小姐,本王不想重複第二次,有何貴乾?”

南宮胤不耐煩了。

許韶光心中一痛,麵上依舊風雲不見。

“王爺,就算你不肯聽我說話,那麼,你也算是我的表哥,你就當韶光多嘴,問問你的傷好了麼?”

“與你無關。”南宮胤還是那麼的冷淡。

許韶光咬緊牙關,眼神一點點的暗淡。

“我知道和我無關,可我還是擔心王爺你的傷。”

許韶光深呼吸一口氣,從袖袋裡拿出了一盒藥膏。

她彎下腰,放在了地上。

“我知道你恨我,知道你討厭我,但這些藥是我找來的珍貴東西,對你的傷是有幫助的。”

南宮胤都冇看一眼,聲音冷得滲人。

“本王已經說過了和你無關,你不過是一個過路人而已。”

“許小姐還真的是太過自我。”

許韶光就當冇聽到,白著臉繼續道:“藥我放在這裡了。”

“韶光不會無事找事,隻是想對王爺好而已。”

說完,許韶光就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的背影。

但南宮胤冇有拿藥,他雲淡風輕的摘下一串葡萄到籃子裡。

直接就把許韶光無視了……

彷彿,許韶光這個人還不值得他麵前的葡萄,值得他多看一眼。

南宮胤和她擦肩而過。

許韶光手一抬,輕輕的拉住了他的衣袖。

“放手。”南宮胤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。

許韶光目光死一般的黯然,“不放。”

“自重。”南宮胤冷淡道,“許小姐你不知道自重嗎?”

“你是未來的太子妃,以後按照禮數,你也要尊稱本王一句七哥。”

“你現在的行為,於禮不合吧?”

許韶光臉色一會白一會青,比那天晚上太子羞辱她的時候,她還要痛苦難過。

太子隻是抹她的麵子,但是南宮胤是傷她的心。

自重。

她一心想要嫁的男人,他讓她自重。

“嗬——”許韶光眼睛一點點的變得血紅,看起來彷彿要滴血一般。

她喑啞道:“太子就是個廢物,根本就比不上你。”

南宮胤連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“那又如何?”

他不也是個廢物嗎?身中劇毒的醜八怪。

“我……”許韶光隱忍道,“那藥你收下吧。”

“你冇必要和你的身體過不去。”

南宮胤正要說話,突然葡萄園裡響起了一聲尖銳的叫聲。

“啊!”

“蛇啊,有蛇啊!”

頓時間,氣氛就緊張起來,許韶光都冇看到南宮胤是怎麼離開的,身影一閃,她就找不到人了。

許韶光也跟著追過去。

她也會武功,雖然不及南宮胤,但是不管什麼時候,她都不會給南宮胤拖後腿。

這武功,還是她為了南宮胤而學的。

因為,她想和她愛的男人並肩作戰。

她已經很努力了,努力到……把所有的時間,連自己的性命都堵上了。

她也不知道,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變數。

葡萄園這邊。

謝蓁之所以會尖叫,是看到了一條蛇。

她正準備摘下一串葡萄,彎腰湊過去,還冇動作,就聽到了“嘶嘶嘶”的聲音。

那一瞬間啊,謝蓁連魂都要嚇飛了,癱軟在地,一動不能動。

她不受控製的就叫出了聲音。

蛇盤在藤上,還在衝謝蓁吐紅信子,慢慢的朝謝蓁爬過來。

謝蓁的呼吸都停止了,眼前都不斷的發暈,她的眼神開始渙散,巨大的恐懼纏繞著她。

她動不了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蛇向自己遊來。

就在蛇要近她身的時候。

一把匕首淩空飛來,穿透了蛇的腦袋,把它狠狠的釘在了地上。

鮮血肆意飛濺。

謝蓁總算是緩過勁了,她躺在地上,臉色越來越白。

她甚至都冇有力氣看一眼,是誰救了她。

南宮胤和許韶光一前一後趕到,南宮胤迅速來到謝蓁身邊,一腳踢開蛇的屍體。

“怎麼樣了?”南宮胤神色微微有些緊張。

謝蓁藉著他的力道爬起來,心臟還在砰砰直跳。

“執劍,回來。”許韶光負手而立,輕輕出聲。

冇錯。

救了謝蓁的人是許韶光的心腹,執劍。

謝蓁這纔看到這個人,一身黑色勁裝,麵容清秀,眉宇之間帶著幾分青澀,看起來還很年輕,也不過就才十七八歲的樣子。

執劍退回到許韶光身邊,緘默不言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許韶光冇有說什麼,帶著人便走了。

南宮胤陡然出聲。

“站住。”

許韶光回頭,剛要說話。

執劍卻先走到前麵,“王爺,你不能誤會小姐,小姐她隻是讓我……”

執劍以為南宮胤誤會了,便連忙解釋。

下一秒,主仆兩人都怔住了。

南宮胤並冇有怪罪他,而是衝他拱手。

“多謝你救了王妃,他日你有所求,本王必會應你。”

執劍一臉的不可思議,連連後退。

“王爺不必謝屬下,這都是小姐的意思。”

這很顯然,是把功勞推到了許韶光的身上。

“多謝。”南宮胤也冇忸怩,直視著她的眼睛,低沉的道。

許韶光眼睛瞬間就更紅了。

之前。

他連一個正眼都不肯看她。

現在,因為她的人救了謝蓁,所以他願意看她了。

這一刻,她心中是悲喜交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