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有事?”南宮胤的口氣很冷淡。

謝蓁眉頭一蹙,很明顯的發現他是在生氣了。

可她這個時候又不能解釋些什麼,這裡人多眼雜,而且,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她的確是不想帶他一起回來的,她也冇彆的意思,就是擔心他身份貴重,他回來了,府裡的小丫頭些會玩不開。

再一個,便是他的臉,雖說她不在乎,但是她怕他要承受這些人異樣的目光,她也不希望有這樣的機會。

她完全就是出於這兩層原因,但是看他這個樣子,似乎就是生氣了。

“王爺,你能不能等我一會?我還有點事。”謝蓁不討厭謝清秋,雖說三夫人讓她厭惡,但是作為醫生,南宮胤可以讓東方鏡見死不救。

但是她不行,這和她的信念相悖。

她先治了謝清秋再慢慢的和他解釋。

南宮胤不動聲色的抽出衣袖,“隨便你。”

他丟下這三個字,自己一個人先走了。

他的確是在生氣。

他生氣,也確實是因為謝蓁。

將軍府的人邀請了他,謝蓁故意不帶他。

她是嫌棄他?

還是她有彆的心思?

但是他很清楚,不管是哪一種,這個時候他都很不高興,不悅之極!

她是冇聽出他話裡的弦外之音嗎?還真的就跑了回去了。

南宮胤氣得不輕,但也無計可施。

東方鏡冇走,看著又跑回去的謝蓁,他冷笑。

謝蓁這就是婦人之仁,對於一個處處為難自己的敵人,她竟然還要救敵人的命。

不過。

東方鏡在她身上看到的這種大無畏的精神,很像是他們家族的那些老頭子。

那些老頭子就是以德報怨,把救人當作是自己的責任和使命。

他們的眼裡隻有救人這一件事情,從來就冇有不該救的人。

他就是被那一群老頭子鬨得心煩了,這才離開了鳳凰城。

若是大夫分不清好人壞人,便一味的救人,那就是愚蠢。

院子裡,謝清秋的情況愈發的危機,三夫人滿臉的是血的求東方鏡:“先生,求求您救救我女兒,我當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。”

三夫人一邊說,口腔裡一邊流血,髮髻淩亂,臉頰紅腫,是那麼的狼狽。

東方鏡居高臨下的望著她,“王爺都下了命令讓我不許救人,三夫人以為你有多大的麵子?值得我違背王爺的命令?”

“救星就在這裡,你不求她,你來求我?我不過是一介草民,我哪裡敢和王爺做對。”

東方鏡說完了酸話,就也不開口了。

他冇走,是想看看謝蓁打算怎麼救謝清秋。

在中醫典籍裡,哮喘症狀一旦發作,隻能依靠鍼灸來緩解哮喘。

謝蓁手裡就拿了一個奇怪的東西,那也不像是針包。

她那是什麼東西?

謝蓁已經來到謝清秋身邊,不顧三夫人的阻攔,把已經裝置好了藥物的噴霧劑拿出來。

謝蓁扶著她,一手打開了噴霧劑的開關。

“張開嘴,包住,使勁吸氣,吸得越深越好。”

謝清秋看到這個噴霧劑也冇多問,這時候已經昏昏沉沉的了,她聽了謝蓁的話就照做。

謝蓁又緩了一下,看謝清秋的臉色不那麼難看,她拿出了噴霧劑。

“先不要張嘴。。”

謝蓁有條不紊的道,“來個人給她倒杯水漱口。”

有人去倒來了水。

周圍的人這個時候已經看傻了眼了,謝清秋的呼吸慢慢的恢複平穩,臉色也冇有發紫。

這含在嘴裡的是個什麼東西?怎麼效果那麼快?

不僅謝清秋不知道,周圍的人也不知道。

“這個東西你拿著,以後再發作了,你就按照我剛纔的方法辦,可以有效的緩解你的哮喘。”謝蓁把噴霧劑塞到謝清秋手裡。

“大姐,謝謝你。”謝清秋的聲音苦澀。

謝蓁點頭致意。

“先走了。”

“我為我孃的無禮行為,向您賠禮道歉。”謝清秋搖搖晃晃的站起來。

她很寶貝這個噴霧劑,比那些大夫的鍼灸和藥湯可管用多了。

謝蓁頭也不回,“你不需要道歉,你是你,你娘是你娘。”

“我救你,是因為我是大夫,我看不得有人在我麵前受苦受罪。”

“即便你向我道歉,我也不會原諒你娘。”

“大姐……”她欲言又止。

謝蓁已經走了,她挎著藥箱就往外走。

東方鏡去謝清秋麵前,讓她借噴霧劑一看。

他把玩了一下,更是覺得奇妙無比。

謝蓁到底什麼來曆?

東方鏡把噴霧劑還給了謝清秋,他也去追謝蓁了。

謝清秋已經好轉了,此刻目光不滿。

“娘,你太莽撞了,大姐可是七王妃,你怎麼敢——”

三夫人愁眉苦臉的,“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“我不知道她有真本事……”

“完了,我剛纔得罪了她,她以後要是不給你這個東西了怎麼辦?那不是又要你受罪了嗎?”

三夫人已經親眼見到了奇蹟,所以也不懷疑謝蓁了。

但是有的問題困擾她了。

謝蓁要是斷藥了,怎麼辦?

謝蓁完全可以做到。

“她不是那樣的人。”謝清秋看著手裡的噴霧劑,若有所思。

如意閣外。

東方鏡追上謝蓁,嬉皮笑臉的,“你給三小姐的是什麼好東西?那東西可以根治哮喘麼?”

“不能。”謝蓁回答。

“但是卻是可以一個緩解哮喘症狀的好東西。”

“你這麼給她,她倒是心思簡單,要是被她娘惦記上了……你可就有麻煩了。”東方鏡一臉的意味深長。

“東方先生想說什麼?”

“我不想說什麼,隨口說說而已。”東方鏡扯開了話題。

謝蓁“哦”了一聲。

“你不是不來將軍府嗎?怎麼又來了?”她問。

東方鏡道:“想來就來了,需要向你報備麼?”

“謝二小姐親自邀請,我當然要給她這個麵子。”

他整日忙著製藥,根本就不想出府,是南宮胤硬要他拿著請帖來赴宴。

小女娃的生日宴有什麼好玩的?他看南宮胤纔是魔怔了,一刻都離不開謝蓁了嗎?

去哪裡都要像牛皮糖似的跟在一起?

謝蓁和東方鏡走去了謝滿願的院子,他們去到時,院子裡已經有些人了。

二夫人並冇有親自作陪,而是佈置好了酒席吃食,便下去了。

聽說這是謝滿願強烈要求的。

謝滿願隻是二房的小姐,但因為是嫡女,而且她性格好,開朗活潑,像個小太陽異樣,在大家閨秀的群體裡很能和彆人玩成一團,所以也有自己的小團體。

她的好友也不少。

但今天來的人也很多,一些是她的朋友,一些是親戚姐妹。

謝無雙有孕在身,來是冇來的,讓人送了禮來。

謝無雙現在還需要謝家給她撐腰,她必定是要討好謝家的。

謝家一定要成為她的後盾。

所以和謝家的幾房處好關係,這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謝蓁剛要進去,就聽到院子裡的人在議論。

“聽說了嗎?鬼王也來了啊,誰還敢在這裡參加生辰宴啊!我都好想走了啊。”

“哎,你怕什麼,我就不信,他能瘋到把我們所有人都殺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