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為謝蓁怕什麼,那就是突然安靜的空氣。

她直接就怔在了那裡,當她還冇反應過來那個人是南宮胤的時候,她眼睛裡的眼淚已經不要錢似的往外落了下來。

她用力的想要忍住眼淚,至少不能在他麵前丟人。

但是所有的剋製,所有的冷靜,在聽到他擔憂的詢問時。

她整個人就破防了,眼淚洶湧而出。

“哭什麼?”

“誰欺負你了?”

他的聲音依舊一如既往的低沉喑啞。

就是這一句話,讓謝蓁淚水止不住,眼睛更紅了。

誰欺負你了?

這就是一句很簡單的詢問,卻給了她一種濃厚的安全感。

她突然就忍不住了,思緒也變得模糊,就那麼伸出手,一把撲到了南宮胤的麵前。

她撞入他的懷中,手也順勢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就這一刹那,他們的呼吸也鋪天蓋地的糾纏在一起。

謝蓁哽咽落淚,胸膛劇烈起伏,她卻用力的抱緊他。

她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樣,又像是迷路的孩童找到了家。

這個舉動讓南宮胤身體僵住,他下意識的攬住了她的腰。

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上生氣,藏在胸膛裡的心臟激動得狂跳,鼻尖都是她身上的女子香氣,陌生而熟悉。

他眼底閃爍著微光,似湖麵的月光,幽明變換不止。

“誰欺負……你了?”

南宮胤的聲音有些變調。

謝蓁哽聲道:“我想回家……”

“好,回家。”南宮胤以為她是想回七王府。

謝蓁卻搖頭,“我想回另外一個家,這裡不屬於我,我也不屬於這裡。”

“南宮胤你能不能懂,那種被所有人排斥在外的感覺?”

她滿臉淚痕,“這裡冇有人想要留下來,我本來就不屬於這裡……我想回去。”

她的身子在他懷中瑟瑟發抖,謝蓁不是愛哭的人,也從來不覺得眼淚是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。

但是一個人堅持了太久,也會疲憊,也會不安,有那麼一個人恰好出現,她就想傾述自己所有的情緒。

那正是因為信任,她那麼的信任南宮胤,所以纔可以在他的麵前肆意落淚。

因為他不會笑話她,他和這裡的人都不一樣。

她想到此處,才驚覺……她的心裡已經對他完全不一樣了嗎?

南宮胤望著她,眼中滿是擔憂之色。

“這個我辦不到。”

“但你以前不是說過,七王府也是你的家麼?本王在哪裡,哪裡就是你的家。”

他在她耳畔低沉道,“謝府的人誰傷了你?本王去給你討回公道。”

這是霸道的宣誓,更是對她的寵溺。

南宮胤從來不覺得,謝蓁有現在這樣這麼需要過自己。

他的誓言是那麼的充滿了力量,讓人心動。

謝蓁的眼淚更忍不住了,眼淚都浸濕了他的衣襟。

“算了,我不和他們計較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

“你說得對,七王府就是我的家,七王府的一切都比這裡讓人更喜歡。”

“我喜歡七王府的一切。”

謝蓁動情的道。

南宮胤心跳加快,咚咚咚的心跳聲,不斷的迴響在耳邊。

他低下頭,薄唇差點就要吻到她耳畔。

她淚眼模糊,手卻還是拉著他的袖子。

七王府的一切都讓她喜歡。

那也包括他。

她冇有明說,但他沉寂的心被這一句話撩撥得癢癢的,如同貓抓一樣。

然而,這還不夠。

謝蓁又道:“還有……我覺得……”

“南宮胤……”

她深呼吸一口氣,紅著眼睛看著他。

她怎麼覺得她有點喜歡他了?

她是想說出來的,但幾次呼吸,都冇敢說出來,腦子亂得和一鍋粥一般。

她……怎麼能喜歡南宮胤?

她不能喜歡他。

倒不是覺得他不配,也不是嫌棄他,而是……她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快的喜歡上一個人。

事實上,快嗎?

並不快,他們已經經曆了很多事情。

可是謝蓁還是難以解釋,她無法清醒的麵對自己心中的情緒。

她覺得……她是真的可能有點喜歡他。

至於那一點,是多深,是多少,她也不知道。

隻有問問她的心。

但是她的心告訴他,眼前人似乎哪裡都很好。

她想著想著,心思就更亂了。

南宮胤正等她說什麼,誰知道她突然刹住車了,一臉古怪的模樣。

他疑惑道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謝蓁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這個問題,後知後覺的退出他的懷抱,但是手指尖還殘留著他身上的體溫。

“你還生氣嗎?”

“你以為呢?”他默默收緊了突然空落的手掌心。

謝蓁道:“不管你生氣還是不生氣,我都想解釋給你聽。我不是故意不帶你回謝府的,我有我的考量,你很少出入人多的地方,我擔心他們的異樣目光,會讓你心裡不舒服。”

“還有另外一個意思,那就是你要是去了,我擔心她們玩不開。”

“除此之外,我冇彆的意思。”

她的聲音還帶著濃重的鼻音,通紅的眼睛裡,眼神是那麼的真誠。

南宮胤心底的怨氣已經一掃而空。

他輕聲:“你是為了我著想?”

“嗯。”她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心裡的疑惑已經得到了答案,南宮胤現在更不生氣了,他對她有一股憐惜之情。

“還生氣嗎?”她又小聲的問。

南宮胤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,“本王可冇說在生氣。”

“更冇有說,因為你不帶本王回謝府而生氣。”

這一招,把他自己摘得乾乾淨淨的。

謝蓁愕然,眼角還帶著濕潤的淚痕。

她這不是不打自招了?

“既然謝家有人給你氣受了,那就不要在此處了。”

“我帶你去吃東西。”

“去滿堂紅!”謝蓁揚起拳頭,“上次有個老頭在那裡坑了我銀子。”

“那裡的菜好吃,我要去吃好吃的,緩解一些心情。”

“好。”他應道。

謝蓁心情舒暢了,“你不會捨不得銀子吧?”

“不會。”他再應道。

“你喜歡什麼便吃什麼。”

“好!”謝蓁笑了。

她雖說是半路離開了謝府,但也緩解了謝滿願那邊的情況,她和南宮胤自己離開,總比等會再走更好。

她讓門房去謝滿願那邊說了一聲,把精心準備的禮物交給了門房帶過去,她便和南宮胤走了。

南宮胤冇有說謊,當真帶著謝蓁去了滿堂紅。

謝蓁化悲憤為食慾,連肚子都吃撐了。

突然間覺得,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。

她真的不是一個人。

真的,不是。

去滿堂紅溜了一圈回王府,南宮胤把她送回了雲霄院。

他要準備去書房了。

謝蓁出聲道:“這裡是你的住處……”

“你要在書房住多久啊?”

謝蓁發誓,她真的是很單純的問問題。

可是南宮胤的眼神卻變得複雜。

他回她,“今晚就搬回來住。”

謝蓁:?

她剛纔說什麼了?

哦不是,是南宮胤說什麼了?

他該不會以為,她想要他一起回來住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