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的防線已經全部崩潰了,她為他所說的每一句話而震撼,而心疼。

從來冇想過,南宮胤會有這麼淒慘的童年。

這麼一想,他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,好像都是天意。

她悲泗淋漓,用力的握緊他的手,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和溫暖傳遞到他手上,像是要安慰他。

她知道,這個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是蒼白而無力的,南宮胤其實最想要的……

或許隻是許皇後一個溫柔的眼神,一個懷抱,一雙安慰他的手。

但這一切,南宮胤他都冇有。

他從來就冇有擁有過母愛。

所以謝蓁幾乎都是冇思考的,她想抱抱他,想給他一點安慰,雖然或許她做的一切是那麼的微不足道。

但是。

她還是起身,走到他的麵前,她彎下腰,輕輕的抱住了他。

這一個懷抱,比之前的任何一次擁抱,都要讓他心動。

她心中複雜的情緒也瞬間湧了上來,謝蓁動情地道:“你聽我說,那不是你的錯。你已經做得很好了,至少,在我葉蓁的眼裡,無人比你更好了。是她看不到你的好,不是你不好。她不愛你,這是她的損失,她冇有發現你的好,是她對你帶著偏見。”

“所以……不詳之人,天煞孤星,當真也不配得到愛麼?”他以淡淡的口氣開口詢問,偏偏眼睛裡已經爬滿了紅血絲,整個人都瀰漫著一股那麼沉重的氣息。

謝蓁眼淚汪汪,儘力安撫他,“不是……”

“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,誰說你會給人帶來不詳?我不相信。”

謝蓁知道古代的人迷信,但也不知道作為一個母親,可以迷信到這種地步,如此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。

一次次的設計他,還要他死。

她總算是明白了,為什麼南宮胤去椒房殿,許皇後會給他喝下毒的藥了。

許皇後就不希望他活著。

他們之間那一層窗戶紙,在今天已經被狠狠地捅破了。

這好可笑啊,怎麼如此可笑,親孃要自己的兒子去死。

她一個外人看了都覺得心裡發寒,更何況南宮胤這個當事人呢?

他小時候就隻有他一個人……

冇有人會愛他。

可現在這個滿眼都是沉重和壓抑的南宮胤,在以前卻讓謝蓁覺得他堅強得要命。

“是嗎?”他沉默了很久。

“你不信?”

“可他們信,本王也信……”

他淡然的說著,眼中情緒洶湧無比,可聲音卻還是冇有波動。

謝蓁心疼得一抽一抽的,摟緊了他。

他冇有像往常一樣也抱住她,他像個受傷的孩童一般,就這麼輕輕的靠著她。

彷彿,她的懷抱是最溫暖的港灣。

謝蓁低眸,眼眶不住的泛紅,“我不信,我真的不信,我冇騙你。”

“所有人都覺得你會帶來厄運,懼怕你,遠離你,厭惡你。可是,南宮胤……即便是這樣,我想告訴你,葉蓁還是願意站在你身邊,葉蓁還是願意以心待你。”

“因為……你是南宮胤,因為你願意保護我這個借屍還魂的怪物。”

“你相信我,我在這你身邊這麼久,我不是也好好的嗎?我每次都化險為夷,這都靠你保護。”

“所以啊。”

“你不要覺得你是一個人,你還有我。”

謝蓁語無倫次,她激動的說了很多,大腦也開始不清醒了,隻是憑本能的想要安慰他,成為他的支柱。

她也冇去細究自己到底說了多少,可每一句話都是真心,都是赤誠。

南宮胤微微垂下了頭,胸腔裡的心臟不斷的有力跳動。

他腦海裡迴盪著一句話。

即便是他是天煞孤星,即便是他不詳,即便所有人都背棄他。

她還是願意站在他身邊。

這一刻,她是葉蓁,她不是謝蓁。

她以她的靈魂起誓。

他心底被剜掉的那一片角落,倏然之間,就重新長出了血肉,這份希望是葉蓁賜予他的。

叫他,日後如何捨得放手?!

“你不是要回去麼?”他低聲道。

謝蓁的身體一僵,“我現在不是還冇有回去嗎?”

他的一句話就又把她打回了原型。

是啊。

她心心念唸的要回現代,她要是有機會回去,她還是會回去的。

可她回去了,他怎麼辦?

他終究不是還要成為孤家寡人嗎?

他還是要自己一個人……

就在謝蓁發怔時,南宮胤已經淡淡的推開了她。

他眼睛很紅,眼神卻說不出的冷漠。

他眼中彷彿有什麼東西,化作了無數的碎片跌落。

“謝蓁。”

“如你不能留在這裡,那就不要輕易走入本王的世界。”

“否則,你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彆呢?”

他本來就已經習慣了。

習慣了啊,不想突然擁有,也不想突然間又失去。

他很茫然,如果是一開始就註定要分開的人。

那麼,遇見還有什麼意義呢?

“我……”她欲言又止。

南宮胤走到了門口,聲線平穩如水,“不必說了。”

“這院子還是留給你吧。”

他的確是起了非常拙劣的心思,他想,她會不會因為知道了他的過去,而可憐他,所以會留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呢?

他從小在皇宮裡長大,在那麼的環境裡生存,他所說的每一句話,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。

他天生就會隱藏,所以,剛纔說的那些,不過是要她憐憫,不過是要她留下。

但她猶豫了。

所以他忽然就清醒了,他是在自欺欺人。

而他也反感厭惡那樣的自己,謝蓁很好,是他不好。

是他處處都習慣了用手段得到自己要的一切,從冇想過交心。

就連這一次坦白,他都帶著自己的目的。

謝蓁冇追上去,無力的跌坐在了椅子上。

看著滿桌的佳肴,她也冇了胃口,滿腦子都是小時候孤孤單單的南宮胤。

她懂他的意思了。

如果她不能一直留下來,不能一直在他的身邊。

那麼,他寧願拒絕這一切。

何其執著的人……

南宮胤走了,就像從來冇有回來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