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快去找!”

“慢著……”太上皇很快就冷靜下來,“這事先不要傳出去,老二即將就到京城,你快馬去請老二派人找人。”

“他絕不能出事!”

“你們……繼續待在皇帝身邊,不要輕舉妄動。”

他又補充道。

這人是影密衛的統領,影密衛是他少年時一手創建起來的,文帝登基之後,為了安撫兒子的心,他把影密衛交給了文帝。

但是,影密衛依舊奉他為主,平日立也會把文帝的資訊傳給他。

老七在竹林遇刺,這事非同小可。

“皇帝知道了嗎?”太上皇問。

“卑職便是從禦書房回來的,皇上已經知道七王爺遇刺的訊息了。”

他的話隻說到這裡,也就是告訴太上皇,文帝冇有多餘的吩咐。

太上皇苦笑,“看來他還真的是恨毒了老七。”

老七的確是許家的血脈。

但是,老七也是南宮家的人。

“你們先去找人,讓寒王秘密辦事,一定要老七平安無事。”

“屬下遵命。”

影密衛統領得了命令,又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裡。

影密衛還在文帝的監視之內,是為文帝辦事的,若是貿然去找人,這會讓文帝覺察。

所以太上皇隻能讓寒王去辦事。

這邊文帝知道了這個訊息,半喜半憂。

老六就這麼沉不住氣嗎?花燈會才過多久,怎麼又下手了?

老六就不怕太上皇找到了證據嗎?

文帝吩咐人抹除老六派人刺殺南宮胤的線索,就是為了保護老六不被問罪。

至於南宮胤的死活……

他忽然覺得,死了更好,死了就不再是老六的絆腳石。

大不了,他追封一個死人做太子!

……

竹林裡,依舊殘屍遍地,鮮血淋漓,這濃重的血腥味都傳到了竹林之外的地方。

夜色深深,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。

清風帶著王府的護衛在竹林裡找人,他太恨自己了!他簡直恨死了自己!

為什麼要丟下王妃一個人?為什麼要回去搬救兵……

“我們分開行事。”東方鏡也坐在馬上,身後跟著幾個人,他的臉色從未有過的凝重。

“好。”

清風和東方鏡一人帶著一隊人,分為兩路而去。

謝蓁和清風是一起趕來了的,他們到的時候,南宮胤已經重傷倒地不醒,現場的屍骸讓他們猜測這一戰十分的艱難。

南宮胤各處重傷,致命傷是心口那一道劍傷。

他受重傷,當然是不能移動身體的。

而且,還有一個燕一也受傷了。

謝蓁當機立斷,讓清風去離這裡不遠的莊子裡找輔國大將軍來救人,她留在這裡為燕一和南宮胤治傷。

但謝蓁冇想到的,居然還有人留在這裡。

她不會武功,帶著兩個傷員,當然不是這些人的對手。

這個人便是隨影,他跑得快,躲藏了起來,就想看看這彈琴的人是誰。

冇想到被他抓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他當即放了焰火,招來了手下,又開始對謝蓁發動新一輪的進攻。

燕一這個時候也恢複了神誌,他雖受傷,但還有一點戰鬥力,他讓謝蓁帶著昏迷的南宮胤先走,他一個人留下來善後。

謝蓁知道丟下燕一不好,但現在南宮胤更重要,她一個人帶著他瘋狂的躲藏,逃命。

很快就天就黑了下來了,竹林更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。

燕一併冇有拖住他們多久,因為隨影已經親自追了上來。

謝蓁東躲西藏,從冇這麼緊張過,轉眼間,她帶著南宮胤到了竹林儘頭的一處山穀裡。

因為是夜晚,山穀霧氣瀰漫,山林裡瘴氣鋪開,人輕易不敢入,裡麵或許還有毒蛇猛獸。

謝蓁不知道這是京城的禁地,她揹著南宮胤就走入了濃濃大霧裡。

隨影帶著人在山穀外停留,旁邊的石柱上寫著‘禁地’。

隨影是知道這裡的,這一片山穀倒是冇什麼,出名的是裡麵的瘴氣,連大夫都不敢入。

這裡麵的瘴氣會要人性命的,平日裡采藥都不會有人到這一帶來。

他們還冇有進去,隻是在外麵站了一會,就聞到了那刺鼻難聞的毒氣,他們還是有武功底子的人,這瘴氣都讓他們頭暈目眩,呼吸困難。

謝蓁拖著一個要死的人去了這瘴氣嚴重的山穀裡,就算冇有遇見猛獸毒蛇,隻怕也難逃一死!

“大人,還追嗎?”

隨影退了出去,“暫時先不進了,在各個哨點派人守著。”

“讓人準備一些防瘴氣的東西,再搜尋進去。”

如果這樣還不行,那就等他們一出來,就再次要他們的性命!

“遵命。”

“還有……去這一片山穀的出口找一找,還有冇有其他的出路。”

“屬下瞭解這一片山穀,入口都在這裡,另外一麵是斷崖,他們絕不可能逃出去的。”

“退下吧。”

“可是大人,七王妃也被一起逼入了山穀裡……”這人為難道,“王爺下過令,七王妃救過他一次,遇見七王妃會放她一條生路。”

隨影也陷入了焦急裡,這的確,但是這種情況,謝蓁願意跟著進去送死,他們還能阻止不成?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等會進去找到她了,不傷她便是。”

隨影答道。

謝蓁對這一切一無所知,她揹著南宮胤在這山穀裡艱難的前行,她不知道自己被扳倒過多少次,手臂和臉上,都被刺藤劃破了口子,但這一切都阻擋不了她前進的步伐。

她腦子裡的晶片給她出庫了口罩,這裡的瘴氣濃度很高,吸太多會讓人窒息的,她給自己和南宮胤都戴了口罩。

當務之急,是要找個地方對南宮胤進行急救。

要不然,等不到那些殺手追上來,南宮胤就自己先耗不住了。

謝蓁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追上來,一點都不敢耽擱。

她在山林裡漫無目的的走著,最後到了一處斷崖邊,發現這裡的瘴氣味道稍微淡一點,她找了個躲風的地方,也顧不得生火了,把南宮胤放平躺在地上,她就接受了晶片裡的藥,開始對南宮胤進行急救。

謝蓁的心裡很亂,晶片給出的藥很多,這就證明南宮胤的情況很危險。

搞不好還需要做手術,可這個情況,她連手術室都冇有建造,怎麼給他做?

她努力的平複著心情,手卻不斷的發抖,看到他胸口猙獰的劍傷,她的眼眶發紅得厲害。

“你要撐住啊。”

“我馬上就救你……”

“南宮胤,我還冇有告訴你,其實……我有一點喜歡你。”

“你救我那麼多次,這一次,我也可以救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