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冇想到南宮訣這麼殘暴,她痛得臉都變形了,額頭很快就滲出了大顆大顆的汗珠。

尖銳鑽心的痛楚,從手腕那裡飛速的蔓延到身體裡的每一個角落,她的手已經抬不起來了。

南宮胤已經握住了地上的劍,他的神色看起來是無比的可怕,就算戴著麵具,也讓人感受得到他身上所散發的陰暗氣息,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,把這裡的空氣都要吞噬,讓這裡化為人間煉獄。

“放開她。”南宮胤還是重複著這一句話。

他的氣場很強大,但是南宮訣也不是一般人,他早知道南宮胤受傷嚴重,根本就連劍都拿不起來了,要不然手怎麼會抖呢?

南宮胤這最後的堅持,不過是拖延之計而已。

謝蓁也很清楚南宮胤的情況不是南宮訣的對手,她忍著痛,緩緩地閉上眼睛。

“南宮胤……你不要管我。”

南宮訣已經冇有掐著她的脖子了,她現在已經可以自由的呼吸了,隻是喉骨還是很疼。

她很怕死,也怕疼,但是……

她這個時候還很理智,就算南宮胤自裁,南宮胤死了之後,等待她的又是什麼結果呢?

這個惡魔一樣的南宮訣還不是會羞辱她!

與其活著拖累南宮胤,她還不如和南宮訣同歸於儘!

她很僥倖的想,要是真的死了,說不定就又穿回去了呢?

所以……

謝蓁接受了晶片的麻藥槍,她趁著南宮訣被南宮胤分散注意力的時候,她用僅剩下的一隻手開始摸索,最後悄悄的握緊了麻藥槍。

她必須要一擊必中,否則,她和南宮胤今天都逃不了。

南宮訣沉聲:“看不出來,弟妹你對這個醜人的愛倒是深沉。”

“憑什麼呢?”

南宮訣竟然開始有些妒忌南宮胤了,他一直以為南宮胤纔是他父皇幾個兒子裡最慘的那一個。

但就是這麼一個毀容又中毒的鬼王,他居然也能得到一個女人的芳心,居然有人會願意為了他放棄自己的生命。

南宮胤比他幸運啊,他什麼都冇有,南宮胤也不能有,還要比他更慘!

這樣他的心裡纔會平衡。

他要有人比他更慘,更可憐。

“南宮訣你閉嘴……”謝蓁再次睜開了眼睛,她眼眶赤紅。

“我謝蓁從來不以外貌論人,我家王爺……就算是毀容了,也比這種……隻會拿女人威脅男人的人更勇武!你根本就不算男人,有本事你和他單打獨鬥啊?”

謝蓁故意要激起他的怒火,隻有讓南宮訣失去了理智,她才能從中獲利。

“激將法?本王不會中你的計。”

南宮訣很冷漠。

“嗬,這是激將法嗎?我說的是事實,你要是真的有本事,你就不會趁人之危。背後傷人,算什麼英雄?”謝蓁繼續道,“你就是膽小如鼠,知道自己打不過他……”

南宮訣他眼底翻湧著濃重的戾氣,“你真的以為本王很有興趣聽你說這些廢話嗎?”

“七弟,你要是再不動手——”

他嗤笑道:“我就折斷她的另外一隻手,挑斷她的腳筋。”

謝蓁心頭狂跳,這可不行,要是另外一隻手手腕被折了,她還怎麼動麻藥槍?

謝蓁顫聲:“你不要聽他威脅,不過是一隻手而已。”

然而。

她話音一落。

南宮訣就又故意捏她被折斷的那隻手,痛苦如排山倒海一般襲來。

謝蓁已經發不出聲音。

她眼神一狠,趁著這個時候,左手掏出了麻藥槍。

她快準狠的對準了他的胸膛,一槍就打了出去!

南宮訣麵色大變,他覺察到了她要偷襲,但是已經晚了。

針已經紮入了他的手臂!

一陣刺疼,讓他暴怒。

“你這個女人,你還真的是不怕死!”

南宮訣低吼完,憤怒之餘,一掌就打向了謝蓁!

“啊!”

謝蓁還冇來得及看一眼南宮胤,她就感覺到了背部的一陣刺痛,彷彿筋脈也被碾碎了。

她嘔出了一口血。

她的身體就好似輕飄飄的落葉,往身後的斷崖下摔去!

失重感和疼痛感一起襲來,她的心如墜到了無底洞裡。

耳邊是凜冽的山風呼嘯而過,風捲起來她的頭髮,她就那麼墜向了斷崖!

她想。

這一次,或許真的可以回去了吧。

最好是回去了……

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斷崖之上卻有一道紅色身影不顧一切的撲下來。

謝蓁看到了他的麵具,她突然就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