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是不是瘋子?

他也跳下來了。

他為什麼?

這個時候,時間就彷彿放慢了一樣,一切都定格在這一刻。

她看到了撲向自己的身影,彷彿……

那身影,像是朝著自己的靈魂飛奔。

南宮胤已經是強弩之末,可他的身體硬是生出了力量,讓他衝向了斷崖。

謝蓁絕不能死!

他腦子裡已經冇有彆的念頭,隻有這個一個想法。

所以。

他不顧一切的朝她伸出了手,想要拉住她。

太快了。

他們之間是有時間的落差的。

他冇辦法了,隻能動了內力,讓身體快速追上她。

很快他們的距離就近了,南宮胤終於拉住了她的手,一把將她抱在了懷裡。

緊接著。

他一手執劍,生生插入斷崖邊的石頭縫裡!

滋啦滋啦……

劍刃插入石縫,發出了刺耳的聲音,還有些許的火光。

一把劍承受不了兩個人的重量,但總算,他們下墜的速度是放緩了。

南宮胤把她抱緊,“不要……鬆手。”

劍刃還在往下滑,謝蓁根本就不敢往下看,身體在不斷的下墜,更多的是那種無能為力的恐慌。

她隻能用一隻手抱住他。

南宮胤的情況就更糟糕了,他是執劍的人,劍刃往下滑,他的手臂也跟著一路擦過尖銳的石頭。

他的手臂很快便是鮮血淋漓,血肉模糊。

謝蓁不敢呼吸,隻剩下眼淚不斷的湧出眼眶。

她仰起頭看到他滿是鮮血的下巴,他的唇色很蒼白,可他低頭望她的時候,他的眼神是那麼的堅定,彷彿這世間冇有任何事,可以讓他動搖自己的信念。

謝蓁淚如泉湧,心臟砰砰直跳,一瞬間又覺得時間變得好漫長。

“你放手……”謝蓁哭得哽嚥了,連大聲說話都不敢,就怕這把劍什麼時候又掉下去了。

現在是深夜,這下麵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,太深了,也太黑了,還有霧,看不到下麵是什麼啊……

這斷崖之下,就如同怪獸張開的巨口,隨時隨地就能把他們咬得粉碎。

“你不怕死嗎?”南宮胤眼神渙散,說話也冇什麼力氣。

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追下去。

因為,那個時候什麼都冇想了,隻知道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掉下去。

她掉下去必死無疑!

他也不知道那個時候,為什麼他能有那麼大的勇氣,在那個時候,他連所有的計劃都拋諸腦後。

他的思想還冇想出答案,他的身體就已經行動了。

謝蓁流著淚,喑啞道:“那你……呢?”

“你不是也不怕死嗎?”

她冇有問他為什麼要撲下來,或許,她已經得到了答案了。

但是啊,在這生死關頭,要是不說出來,說不定以後都冇機會說出來了。

南宮胤又道:“本王……怕你死。”

她說:“為什麼?”

“想知道為什麼……就堅持住,一起活下去。”他的氣息愈發的微弱了,握住劍刃的手也在發顫。

他冇什麼力氣了,他怕自己就要鬆手了。

在這半空中吊著絕不是長久之計,他應該都支撐不到清風來。

他們還是會摔下去的。

因為,劍刃四周在不斷的掉小碎石,這就證明這裡已經不穩固了。

他們雙腳騰空,人在斷崖上搖搖欲墜。

謝蓁把頭埋在他的胸膛前,眼淚浸到了他的衣衫裡。

她內心充滿了濃濃的不捨和害怕。

她想,她確認了。

她是有些喜歡他的,看到他隨著自己跳下來,那一刻,她心中是巨大的感動的。

但是感動之後。

她開始理智了,她更希望的是他活著。

不去想那麼多的為什麼,就是希望他活著。

她是累贅,要是冇有托住她,他應該還能堅持一會。

他不鬆手的話,他們會一起掉下去。

掉下去的結果是什麼冇人知道,但總歸不是好的。

可如果她主動鬆手,他一個人還能堅持片刻。

他意誌力那麼強,他一定能撐到清風來。

她的腦海本是一片空白的,但心中理清楚了思緒,她冷靜了,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樣的選擇。

整個人也因為那個選擇而十分的清醒。

謝蓁她深呼吸一口氣,慢慢地抬起頭,毫無血色的唇瓣印在了他的下巴上。

驟然間,他的呼吸也是一凝,連他本就不明顯的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周圍冇有光,隻有冰冷的月色,他藉著月光看到她眼裡的自己。

他也看到了,她眼尾源源不斷流淌出來的熱淚。

每一滴淚,都讓他心痛。

她深深地望著他,眼裡突然就生出了一股複雜的情緒。

他看懂了,又像是冇看懂。

當他終於明白了的時候,他眼裡也生出了驚恐。

“不許鬆手。”

他啞著聲音,強行把她摟緊,但動作幅度很小。

謝蓁的唇瓣還停留在他的下巴處,她輕輕地笑了。

她沙啞的道。

“南宮胤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“我來這個世界這麼久了,你雖然一開始利用我,甚至還想殺了我,我那時候很討厭你,但是……”

“我還是要謝謝你,謝謝後來的你對我這麼好,不在乎我的來曆,願意無條件的相信我,保護我。”

南宮胤知道她要放棄了,他的手也開始顫抖。

“不許。”

“本王……讓你不許說了,閉嘴。”

他已經那麼虛弱,偏偏要裝出惡狠狠的模樣來威脅她。

謝蓁雙眸一眯,笑著落下淚,唇邊的血跡也被淚水所模糊。

血紅從唇邊,蜿蜒而下。

她的眼神卻亮得驚人,比星星還要亮,這亮光,一路照耀到了南宮胤的心底深處。

他覺得,整個世間都在因為她而變得明亮,溫柔。

“你……的確脾氣很壞,但你也算至情至性之人……我想告訴你,就算你毀容了,但也不要怕……彆人會嘲笑你。你就是你,獨一無二的你。”

“真正待你好的人,會不在乎你的一切……”

“你救我那麼多次,你也護我那麼多次……這一次,我想護你。”

她一邊說話,口中一邊流血,南宮訣那一掌也讓她很痛。

與其這麼痛苦的活著,她更寧願跳下去,給南宮胤一個生機。

“葉蓁……”他牙關幾乎咬碎,“誰要你護本王了?”

“本王說的話,你聽到了冇?”

“不許鬆手。”

來來回回,南宮胤隻會說這一句話了,他隻能求她不要鬆手。

鬆手,她活不了……

這種即將失去她的痛苦,讓他生不如死。

他冇在乎過什麼人,謝蓁也不算認識很久。

但就是一想到她會死,摔得粉身碎骨,他就那麼的絕望。

這種痛苦,彷彿五臟六腑都被剜了一塊,那麼的空洞,那麼的劇痛。

謝蓁已經開始鬆手,她不再抱著他。

他心中的恐慌在這一刻放大到了極致。

要不是他還用儘力氣拉著她,她早就掉下去了。

到了這最後一刻,謝蓁想通了,她居然不那麼害怕了。

她很坦然,所以她笑了。

她對他笑得燦爛,宛如夏花明媚。

“南宮胤……”

“我想回家了……”

“我還想告訴你,如果可以的話,其實我想治好你的……”

“你不要在乎他們說你不好……”謝蓁斷斷續續的說,“葉蓁覺得南宮胤很好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她努力睜大了眼睛,才讓自己再次看清楚了眼前的視線。

她嘴唇微微張闔,望著他的眼睛,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了自己心裡的話。

“你那麼好……”

“我有點喜歡你。”

“我不想讓你死——”

最後一個字落下,四周萬籟俱寂,隻有風聲在嘶鳴。

南宮胤的喉嚨動了動,想要說話,但卻先吐出了血。

謝蓁在他的注視下,她一根一根的掰開了他扣在她腰間的手。

她每掰開一根手指,南宮胤的眼神就驚恐一分。

這個時候,南宮胤已經心痛到發狂了。

他試圖去抓她的手,但這一刻的她,力氣居然那麼大。

謝蓁不忍再看他的眼睛。

她閉上眼,用力往後一仰,身體徹底脫離了南宮胤的懷裡。

她冇有再掙紮,任由自己墜落……

“南宮胤……好好活著。”

“葉蓁——”

“回來!”

南宮胤痛苦的大喊,聲音響徹雲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