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想。

他可以給謝蓁一個答案了。

他以前不知道什麼是心痛,不知道什麼是喜歡。

他以為年少時許韶光的出現,對他而言,那就是他的喜歡。

可是許韶光拋棄了他,他冇有難過,他隻是憤怒,絲毫冇有心痛的感覺。

但如果這個人換成了謝蓁,他應該會比現在還要痛苦。

什麼是喜歡,什麼是心動。

他應該知道了。

他呢喃著,“謝蓁……”

你還想知道我的答案嗎?

“王爺?”清風叫他,“您堅持住。”

“我們馬上回王府。”

“放本王下去……本王要去找她……”他無力的躺在軟轎上,有氣無力的說。

“本王要告訴她……”

“是喜歡啊,喜歡她啊……”

清風幾乎覺得自己聽錯了,王爺瘋了?

雖說他這個外人覺得,王爺是對謝蓁動了感情的,但也不至於謝蓁掉下去了,王爺就發瘋了吧……

這太讓人匪夷所思了。

而且,喜歡?

以前的王爺是從來不會說這種露骨的話。

難道是真的受刺激了嗎?

“王爺,您冷靜一下。”清風安撫他。

“放我下去!”

他還是那麼的執著。

清風還要說話,一邊的護衛給他使眼色。

“王爺,王妃是為了救您才這麼做的,她為了您連死都不怕,就是想要您活著,您看您現在這個樣子,就是下去了又能做什麼?”

清風也生氣了,“王妃要是知道你不好好治傷,她也會生氣的。”

“你不懂……”南宮胤眉頭緊簇,痛心疾首的道。

清風不是他,不知道她放手的那一幕,說的那些話,對他的內心造成了多大的震撼。

南宮胤……不配所有人對他好。

可她,為了他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……

清風趁機道:“我們走!”

他一聲令下,四個人就抬起軟轎,準備離開這裡。

南宮胤他紅著雙眼,身體不斷的顫抖著。

“清風你連本王的話都不聽了?”

要是換做往日的他,早就自己下去了,可現在他已經潰不成軍,說話的速度都很慢,如何還能站起來?

“這一次,屬下不能聽王爺的。”

清風頭也不回。

南宮胤仰躺在軟轎裡,怒目圓睜,眼裡似乎要滴出血。

“本王讓你放下!”

南宮胤在低吼,如此縱情放肆的模樣,倒讓清風詫異。

軟轎被他們幾個人抬著走,在空中快速的移動。

就在此時。

東方鏡的聲音驀然從軟轎後邊傳來,“南宮胤,你要是再掙紮,不好好休息,我就把……”

“你的女人真的丟下去!”

“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!”

這聲音……

軟轎裡剛纔還處於崩潰邊緣的南宮胤突然就安靜下來了,他驀然回頭,透過飄動的簾子,一眼就看到夜色之下。

東方鏡那蒼白如雪的滿頭白髮在空中飄舞——

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。

重要的,是東方鏡懷裡抱著一個女子,正從夜色裡緩緩走來。

南宮胤狠狠的愣住了,他懷中之人的衣裙……正是謝蓁所穿。

所以……

東方懷裡的人是謝蓁?

南宮胤處於激動的情緒裡,甚至都不記得東方鏡說了什麼。

腦海裡,又一句話反反覆覆的碾壓而過。

把他的女人……

真的丟下去。

丟下去?

真的?

轟然之間,南宮胤睜開了雙眼,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,胸腔也起伏不定。

“你說……什麼?”他道。

“我說你隻是受到外傷,怎麼你腦子也不好用了?”

“謝蓁冇死。”

“你犯不著為她要死要活的。”

“我接住她了。”

東方鏡內力消耗過度,一口氣連著說了好幾句話。

他的氣息有些不穩,但他穩穩的抱著懷中謝蓁。

一瞬間啊。

南宮胤滿是悲慼的雙眸裡,再次燃燒起了明亮的星光。

他又瞬間活了過來,身體裡已經凝固的鮮血,也隨著東方鏡的話而再次流動,沸騰。

東方鏡接住她了……

南宮胤忽然就笑了,他像瘋了一樣,癡狂大笑。

清風和東方鏡都莫名其妙的,對視了一眼。

難不成真的瘋了?

無人知道,南宮胤這是激動的,這是歡喜。

這一刻,東方鏡的出現,讓他從絕望的深淵裡回來了。

他有了和上天對抗的勇氣。

天煞孤星?

不是。

至少,謝蓁還能好好的。

他心中那一點點的滅去的星火,本來已經成了灰燼。

這個時候,再次複燃了,連帶著他的心臟也恢複了跳動,在胸腔裡不斷的躍動,每一下都那麼的用力,似要穿透胸膛——

他還在笑,笑聲從開始的低壓,到最後的痛快。

東方鏡抱著昏迷的謝蓁跟上他們,忍不住吐槽。

“謝蓁還活著,你就高興成這樣了?”

“你……不懂。”

南宮胤終於緩過氣了,又哭又笑的,臉上的麵具也跟著掉了下去。

他的臉上還沾染著血汙,但是他本就長得好看,五官輪廓分明,宛如精雕細琢的俊美,眼尾那一顆硃砂痣,更是讓他的氣質格外特殊。

南宮薄是暖玉,南宮胤就是一塊冷玉,連眼神都浸染著寒氣。

東方鏡嗤笑,低頭看了一眼謝蓁。

他不懂?

情愛之事,他也不需要懂。

不過,看到南宮胤這個樣子,他覺得,謝蓁還是活著好一點。

至少他覺得現在的南宮胤纔是一個人,纔有鬥誌。

剛纔……那個南宮胤隻是一具行屍走肉罷了。

南宮胤知道謝蓁還活著,他心裡緊繃著一根弦突然就鬆了,他不那麼緊張了,意識也慢慢地陷入了昏沉裡,最後昏迷了過去。

南宮胤和謝蓁都受傷了,不過南宮胤的傷更重,甚至還有了生命危險。

東方鏡可冇功夫救謝蓁,讓清風請大夫來給她看傷。

他則是一直守在南宮胤的身邊,東方鏡為救南宮胤,忙了兩天兩夜,一刻都不敢閤眼,這才把南宮胤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。

南宮胤遇刺回府的那一天,許皇後去了七王府。

可南宮胤不在王府,最後遇刺的訊息傳開。

皇後想到了那個預言。

她風風火火的出了皇宮,可是,到底還是懼怕預言。

她又悄無聲息的回了皇宮。

在天命麵前,她到底是懼怕的。

人,如何能鬥得過天?

這輩子,就當作她對不起這個兒子了……

就當她冇有這個兒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