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瑤光夫人?”謝蓁不解的瞪大眼。

瑤光夫人,那個傳說中的王府裡的唯一一個女人?

瑤光夫人第一個進府,卻完好無事的活到了現在。

她對這個女人倒是很好奇,隻是,這個時候來的女人,隻怕是來者不善啊!

瑤光夫人若是早要拜見她這個王妃,在她生病的那些天就該來了。

偏偏是現在,在她不傻的時候,她來了。

這個瑤光夫人是來做什麼的?

不過,不管是來做什麼的,隻怕也是不好對付的。

謝蓁明白得很。

王府裡冇有女主人,因為凡是送到王府裡的女人活不過三個月。

但是她不一樣,雖然她也侍寢了,眾人都篤定她活不過三個月,而且她是王妃,這是要上皇家玉牒的。

隻是王府裡的女人活不過三個月這個現實,在瑤光夫人這裡被打破了。

她是王爺生病之後,第一個被送到府裡的夫人。

但她好端端的活了這麼多年,或許是因為南宮胤從來冇有碰過她。

“王妃見是不見?”素心出聲打破了安靜。

謝蓁擺手,“讓她進來吧。”

“躲得初一,躲不了十五,躲著又有什麼意思?”

躲可不是她的風格。

而且,她是王妃,瑤光夫人就算是王府裡默認的女主人,那麵子也是她為尊吧?

謝蓁趁著這個時機問,“她是什麼來曆?”

素心的確是派來監視她的,但她想問的,素心也會知無不言。

“瑤光夫人是太上皇身邊的大宮女。”素心言簡意賅。

謝蓁皺眉,“太上皇?宮女?”

“太上皇怎麼會把她賜給王爺做侍妾呢?”

素心解釋,“瑤光夫人不是太上皇賜給王爺的,而是她在太上皇的寢宮麵前,跪了一天一夜求入王府。”

“太上皇感念她情深似海,所以就送她入府了。”

謝蓁更吃驚了。

嘖嘖,這難不成瑤光夫人還是一個情深的?

太上皇身邊的大宮女,對南宮胤一往情深,哪怕知道南宮胤得病也要入府伺候嗎?

這到是情深。

素心又多嘴解釋了幾句,謝蓁這才明白。

原來瑤光夫人在宮裡是陪著南宮胤一起長大的。

瑤光夫人還比南宮胤要大上幾歲,所以十分的照顧南宮胤。

南宮胤病重,是瑤光夫人自願入府沖喜的。

想必也是因為這份情誼,所以她纔是府裡活得最久的女人。

南宮胤冇動她,對她也是感恩的。

瑤光夫人在南宮胤心裡有著一定的地位,這也就怪不得那個紅衣敢那麼的囂張!

謝蓁覺得頭疼。

素心才說完,外麵就有人喊道:“瑤光夫人到。”

聲音一出。

緊接著,一位身穿暗紅色錦紋百褶裙的女子從屋外走進來,她身後的院子淩亂不堪,雜草遍地都是,偏偏她從那樣淒涼的環境裡走來,一襲華麗錦緞,讓滿室都生光。

瑤光夫人。

她不是叫瑤光,瑤光是太上皇賜的封號,本該是側妃的。

她本名叫做秦如意。

她的髮髻挽得高高的,髮髻裡插著代表身份地位的金簪,麵容明豔且雍容,美得就像是一朵開得正豔麗的紅玫瑰,豔麗逼人。

這長相很招揚,帶著明亮的美麗,但是美中卻冇有傲氣,而是從容。

她看慣了謝無雙那種楚楚可憐的溫婉,便覺得瑤光夫人的美是真的張揚的,濃墨重彩的驚豔。

謝無雙是冇有味道的小白蓮。

“妾身見過王妃。”瑤光夫人的背脊挺直,落落大方的走進來。

她先對著謝蓁行了一禮。

謝蓁冇有起身,就那麼坐在瘸腿的椅子上,雖然身處陋室,卻從容不迫,有種淡雅而自信的美。

“免禮,不用多禮。”

謝蓁還是第一次被人拜見。

瑤光夫人起身,神色楚楚的望著謝蓁,“王妃,妾身近來因為府中之事而耽擱了,今天纔來拜見王妃,還請王妃不要怪罪妾身。”

她的話裡帶著愧疚和惶恐,但是眉宇之間卻不見一絲的懼色。

說話也是講究藝術的!

謝蓁心裡門清,這哪裡是怕她怪罪?分明是在說給她聽,她可是掌控著王府裡的一應事務的,也就是說,她在向謝蓁證明自己的地位。

她一個王妃無所事事,她一個侍妾卻整日為府中事操勞。

側麵證明瞭,王府到底是誰當家。

謝蓁也不是吃素的,笑嗬嗬的說:“本王妃怎麼會怪你?不過,你若是覺得王府事多忙不過來,本王妃可以告訴王爺,另請高明。”

“王妃,這倒是不必了。”瑤光夫人歎息一聲,“王府事再多,妾身也是願意為王爺分憂的。”

言下之意,你一個王妃連主事的資格都冇有!

彆看這瑤光夫人美得肆意熱烈,以前不愧是跟在終極boss身邊的大宮女,這說話就是很厲害!

她想不服氣都不行。

“那不好。”謝蓁搖頭,“要是你因為王府操勞而累壞了身體,那王爺會心疼的。”

“妾身多謝王妃娘娘關懷,妾身的身體還算康健,所以還能多為王府操勞幾年。”瑤光夫人又道。

“這也是妾身的福氣。”

她心中也在打量謝蓁,這王妃外麵傳得那麼的難堪,現在親眼一看,她才知道這王妃本事不小。

她一直以為,王府冇有王妃,那麼女主人就是自己了。

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王妃,她的地位受到了威脅。

雖然這個王妃活不過三個月。

但她,就是連容她三個月都容不下去了!

如果真的是個傻子,那麼也挺好的。

為什麼就是個裝傻的呢?

“嗯,那你就多操勞幾年吧。”謝蓁懟了回去,“畢竟也不是人人都能享福的,有些人天生就是勞碌命。”

她不想把話說得這麼難聽的,她也不是要和瑤光夫人爭什麼。

瑤光夫人要是好好說話,她還至於這樣嗎?

這人以為她聽不出來嗎?她一來,便是夾槍帶棒的。

瑤光夫人的臉色很快一變。

勞碌命?

她深呼吸一口氣,剛纔還好好的,突然就身子一軟,跌跪在地上。

她抹著眼淚,“王妃,妾身是好心來拜見您的,想問問您有什麼需要之物,讓下人為您辦得妥帖一點。”

“您何苦如此羞辱妾身呢?”

“是,妾身是宮女出身,妾身不配留在府裡伺候王爺!”

她落淚哭訴。

謝蓁懵逼。

這就演上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