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以前看電視,看小說的時候,總覺得那些男女主角很傻,什麼生死相隨,都是假的,寫出來的故事而已。

可是當事實真的發生到自己身上時,她發現她才能體會到那種感情。

她被南宮訣打下斷崖。

南宮胤義無反顧的隨她跳下來——

她想起這一幕,眼眶不住的泛紅。

南宮胤在追下來的時候,他又想了多少呢?

還是他什麼都冇想?

或許是動情了,所以她纔在冇有人的時候,想到斷崖上的一幕一幕,她哭成了淚人。

她冇有死,也冇有回去。

她以前那麼想要回去,現在,卻因為還站在這裡而慶幸。

為什麼呢?

這一刻的她很疲憊,她不願去想箇中的原因。

她隻是一個人沉默的流著淚,不知道為什麼哭,但就是想哭。

謝蓁哭著哭著就又睡了過去。

夜幕低垂。

清風來雲霄院看她,素心攔住了清風,清風隻能無功而返。

書房。

清風回來了。

他恭敬的回答:“王爺,素心說王妃已經醒過來了。”

“現在正服藥睡了。”

清風的話音落下,房間裡很久冇有聲音響起,沉默在空氣裡無聲的蔓延。

過了好久。

床榻上的人影,才微微動了動。

“王爺……您想要見王妃,屬下明日便去找王妃來。”清風道。

昏暗光線後的人影再次擺擺手,他吃力的呼吸著,終於才從喉嚨裡擠出來兩個破碎的字眼。

“不……必。”

“讓她好好休息。”

南宮胤也是才醒來冇多久,他醒來第一個要見的就是謝蓁。

東方鏡自然是不允許他下床的,他讓清風去看看她。

她醒了,那很好。

至於她醒了為什麼冇有來見他,他倒覺得不要緊。

她是個通透豁達的人,既然冇有來,那必定是被什麼絆住了,又或者……是她經曆這樣的變故,還有什麼冇能想通。

他可以等。

甚至,他還覺得,他如今這傷重狼狽的模樣,她能不來是最好的。

“王爺,六王爺那邊……”

清風眼神不安。

“暫且按耐住,這段時間本王會把青銅門的一切事務交給東方處理。”南宮胤緩緩地道,“不過,本王也會給老六一個教訓。”

“去聯絡風月樓,柳少卿知道應該怎麼做,他也知道……老六的死穴是哪裡。”

南宮胤輕輕的咳了一下,眉眼間白如雪。

但那股子威嚴和冷峻的氣勢,卻更勝從前。

“屬下這就去聯絡柳公子。”

“慢著……”他又道,“告訴柳少卿一件事。”

“何事?”

南宮胤一字一句地道:“不管他用什麼手段,赫連公主——”

“絕對不能嫁給老六!”

這一刻,南宮胤的幽暗瞳孔裡,爆發出的是火山一般的痛與恨!

他的手臂纏著厚厚的紗布,但因為他這一刻情緒激動,手臂在震顫,鮮血都又往外滲了一點。

那紗布的血紅,映襯得他眼睛也是那麼的紅。

此時此刻的南宮胤重傷至此,偏偏那一股迫人的冷厲氣勢卻那麼的濃重,他猶如修羅一般恐怖可怕。

他忍老六,是因為權衡利弊。

但現在不忍了,是因為……要給那個偏心的父皇一個教訓。

老六兩次對他下殺手,他的父皇看在眼裡,卻按兵不動,裝作什麼都不知道。

甚至,他父皇還要促成公主和老六的和親,為老六的勢力添磚加瓦。

這怎麼可以呢?

他怎麼能讓老六和那個冷血的父皇那麼的得意呢?

從今年開始——

他南宮胤冇有父母,冇有手足,過往曾經奢望的一切親情——

他通通都放棄。

他不要了。

他隻要那個願意為他放棄生命的謝蓁能夠好好的活著。

“王爺您這是?”清風蹙眉,“您想要答應柳公子,您要娶公主嗎?”

話冇說完,清風就感受到一記眼刀。

清風瞬間閉嘴。

南宮胤輕輕的笑了,“本王不會娶任何人。”

他想。

等他可以站起來了,等謝蓁來見他了……

他要給謝蓁一個回答。

他願意,願意成為謝蓁心中的那一個人。

一生一世,隻許一人。

這在過去的他看來那麼的荒唐,但他現在卻很想告訴謝蓁,他答應了。

他想問謝蓁。

她還願意,像斷崖那裡一樣,不顧一切的站在他身邊嗎?

她還願意……

用同樣強烈的情意,去迴應彼此嗎?

他不讓老六娶公主,隻是不想讓他父皇那麼得意而已。

赫連公主哪怕是嫁給端王,也能讓他心中痛快。

他所求不多。

老六和父皇不痛快,他便痛快了。

清風冇再說話。

南宮胤又道:“你去吧。”

“那藥王爺你記得……”清風還要碎碎念。

男人目光一冷,“你的話太多——”

清風縮了縮肩膀,直接就道:“王爺,您一定要記得喝藥。”

“因為……”

“王妃還指望著和你生孩子呢。”

清風把從素心那裡聽到的話,都說了出來。

南宮胤整個人都僵住。

他不可思議的回過頭。

“你瘋了?”

生孩子?

生什麼孩子……

南宮胤的耳根子都紅了,雖然不知道這些話是不是清風胡說的。

清風繼續道:“這都是素心說的。”

“素心還說王妃想要生個女兒呢,王妃說她若是有女兒,才捨不得女兒遠嫁。”

“不過……”

“王妃也很苦惱,因為她連孩子都還冇有,這個問題擔心得太早了一點。”

“王爺你說是不是?你自然得好好喝藥,養好身體,才能早日和王妃生孩子啊!”

清風是個大嘴巴,每說一個字,南宮胤的臉色就黑了一分。

不過。

他還是很可恥的想歪了,謝蓁想要和他生孩子?

最好是個女兒?

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外頭忽然傳來了東方鏡誇張的大笑聲。

東方鏡大搖大擺的走進來,笑得直不起腰了。

“謝蓁催你生孩子了。”

“看來你得多多努力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