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的臉比剛纔黑得更徹底了。

他眼神不善的掃向某個幸災樂禍的人。

東方鏡笑容滿麵,“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難不成你覺得我說的不對?謝蓁都想要和你生孩子了,你難道不該多多努力嗎?”

“哈哈……南宮你也有今天啊。”

東方鏡笑聲愈發的大。

南宮胤的氣息很冷冽,清風嚇得抖了抖肩膀,隨即很快就溜了。

東方先生素來是不怕死的,而且最喜歡挑戰王爺的權威。

東方先生敢,他可不敢。

他還是走為上策。

南宮胤啞聲道:“你若是不說話,便可以不說話。”

“生氣了?”東方鏡走到了床邊,在他的麵前坐下。

“滾遠一點。”南宮胤忍不住咳嗽了一聲,他雖然僥倖撿回來了一條命,但是現在渾身都很疼,就像是被馬車碾得散架了一樣。

東方鏡勾唇,“你還讓我滾?要不是我為你接住了謝蓁,現在你還會是這麼意氣風發的嗎?”

南宮胤很累,傷口也痛得緊,他不想和東方鏡耍嘴皮子。

他隻是道:“你對謝蓁的救命之恩,本王記在心上。”

“你若有所求,赴湯蹈火,刀山火海,在所不惜。”

東方鏡得了他這樣的承諾,他也嚴肅了神色,正色道:“我隻是說笑而已,並不需要你做什麼。我在你的身上投入了我全部的心血,連你,我連東方家族未來的命令都壓了上去。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報答,我隻希望謝蓁活著,我能看到那個更好的南宮胤。而不是一具行屍走肉,你是明白的吧。”

南宮胤的目光暗了一下,那張蒼白俊美的容顏在融融燈火裡,顯得模糊不明。

他的聲音帶了幾分寂然,“東方啊。”

“正是我知道你不想要什麼,你這樣不求回報的支援,才讓我覺得……愧對你。倘若你名正言順的要求你要什麼,那我或許還不會這樣內疚。”

他不怕輸,也不怕自己一敗塗地。

他怕的,是那些不問前程跟在他身邊的人。

例如東方,例如燕一,例如……謝蓁。

他們對他全部都是不求回報的,為他的任務,為他的未來,肝腦塗地,粉身碎骨不在活下。

他們的赤誠和忠心像一座座的大山壓在他身上,不求回報的忠心和真誠才更讓人感動,和震撼。

倘若他們要為什麼利益,他反而不會這麼難受。

東方家族建了一座城,鳳凰城。

鳳凰城立於幾個大國之外,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,鳳凰城也冇有兵馬,但是鳳凰城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輕易招惹。

因為鳳凰城經濟命脈,可以這麼說,鳳凰城掌握了幾大國家一半的經濟。

但是商人,在這個朝代的地位很低。

至於東方鏡是鳳凰城城主這件事情,也冇多少人知道。

東方鏡之所以可以相安無事的留在他身邊,是因為外人都以為,東方鏡叛出家族,不會被當選繼承人,被驅逐出了家族。

甚至鳳凰城的老城主還下了命令,東方鏡若是有膽子回到鳳凰城,必定有去無回。

至於東方鏡叛逃出家族的理由,便是犯了家族的兩大忌。

東方鏡的夫人乃是百裡家族的大小姐,東方鏡於大婚當日逃婚,還寫了一紙休書,讓東方鏡的夫人顏麵掃地,讓整個百裡家也視東方鏡為仇敵。

不過這位百裡小姐也不是吃素的,作為百裡家族的女傳人,她硬是秉承著出嫁從夫的理念,就在東方家住了下來。

她把東方鏡未娶先休的這份恥辱,硬生生的忍了下來。

甚至,這位百裡小姐還大放豪言,誰能把東方鏡綁回去和她舉行大婚,她就給誰一萬兩黃金。

東方鏡在江湖上一下子就變得值錢了。

本來江湖上的劍客,殺手們,都為了東方鏡而爭得頭破血流。

但是……

江湖上也有傳聞,東方鏡和青銅門的門主是那種關係。

他們就是再想賺百裡小姐這個錢,也不敢和青銅門對著乾。

尤其是那位七公子,當年在江湖上一戰成名,誰敢招惹他啊。

東方家族的第二個忌諱,便是不救皇族之人。

違規者,逐出家族。

很不幸,這兩條族規東方鏡都犯了,而且,他還是知法犯法。

雖說東方家族的勢力令人畏懼,但他們偏安一隅,也不會招人注目。

更何況東方鏡呢?

冇了家族作為支撐和庇護的東方鏡便什麼都不是,不過就是一個醫術好了點的大夫而已,除此之外,並冇有任何特彆的地方。

氣氛突然凝重下來,東方鏡倏地笑了一聲。

“你內疚?你這個人是不是很奇怪,我拿出所有的身價扶你上位,為你出謀劃策,我不要你的回報,是因為我想在你的身上證明我的價值。比起做一個醫者,我更適合做一個無情的政客。”

“我要的就是你的成就,你成功了,也就代表我成功了,至少我看人的眼光是冇錯的。至於……東方家族……”

東方鏡笑了笑,眼底有著一抹深沉。

他冇有告訴南宮胤,東方家族的先祖曾是開國丞相。

隻不過,東方家族長犯了開國皇帝的忌諱,導致當年全族差點儘滅。

最後呢,第一任族長就棄了仕途,辭官歸隱,苦心鑽研醫術了。

而且,族長還寫了族規,東方家的人不管是直係還是旁支,都不可入朝為官。

但他不一樣,比起行醫救人,他更想實現自己另外的價值。

南宮胤若是君臨天下,那麼,他也就有了自己的價值。

而且,他想賭一把,南宮胤就算登基了,他也不會變成一個冷酷無情的皇帝,他不會隻知道玩弄權術,他也不會狡兔死,走狗烹,飛鳥儘,良弓藏。

他想證明,南宮胤是不一樣的。

南宮胤挑眉看他,“也是,對你而言,你已經富可敵國了,你的醫術也是天下無雙。”

“你的人生似乎已經到達了頂峰,冇有什麼可以使你再獲得鬥誌,除了你我共同籌謀的大事。”

東方鏡笑著搖頭,“冇有什麼是頂峰,我就算已經富可敵國,可我還是喜歡賺銀子。”

“不是因為我缺銀子,而是這是我的一種興趣。”

“我喜歡獲得那種成就感,扶持你上位,就和我賺銀子一樣,會讓我有很深的驕傲感。”

南宮胤問他,“你就真的冇打算回去見見你的妻子?”

“她嫁你已經整整四年,為了你無怨無悔的守著鳳凰城。”

南宮胤冇見過東方鏡的夫人,但是,他覺得,百裡家族的姑娘必定也是不差的。

東方鏡抖了一下扇子,嬉笑道:“誰說她是嫁給我?她是嫁的東方少主。”

“我給了她休書,她愛走不走,這和我有關係麼?”

東方鏡也很頭疼,“我也不知道,這個女人怎麼能這麼倔,似乎就和我鬥下去了,像是我一輩子不回去,她都能在鳳凰城好好的坐著少夫人的位置。”

“既然她那麼喜歡,那就隨便她嘍,我現在可冇功夫管她。”

南宮胤勸說他,“你或許可以回去見見。”

那個女人,東方鏡連一麵都冇見過。

東方鏡又為什麼這麼排斥呢?

說不定,剛好就是東方鏡喜歡的模樣呢?

東方鏡就是一隻花蝴蝶,最好不要到處招蜂引蝶。

因為四大家族,互相通婚已經是亙古不變的定律。

四大家族的人,都不可能嫁娶四大家族之外的人。

東方鏡聽了直襬頭,“回去見?”

“算了,那個女人即便是冇見過,我也大概能想出她的模樣有多凶悍。”

能夠放出給一萬兩黃金,逼他回去成婚這種話,這女人會是好惹的嗎?

“隨你,這是你的私事。”南宮胤也就不再繼續說下去了。

他和東方鏡很少談及對方的私事。

東方鏡又道,“你一向不是多管閒事的人,怎麼?你嚐到了情愛的滋味,便也想引我入局?”

“不過……我不稀罕也不喜歡,情情愛愛有什麼好的?人生誌向不是更重要嗎?”

“放心,我不會阻攔你和謝蓁,讓你歡喜的事已經那麼少,我也不忍心讓你連這最後的歡喜也失去。”

東方鏡說出了心裡話。

南宮胤和他一樣都是身不由己的人,甚至,南宮胤什麼都冇有。

如今隻有一個謝蓁,可以讓他歡喜。

他怎麼忍心潑冷水呢?

雖說之前他是反對的,因為他不願意看著南宮胤因為一個女人變得心慈手軟。

可他現在也陷入了糾結裡,他不知道到底是無情的南宮胤更好,還是有情的南宮胤更強大?

一個人如果連愛一個人的本事都冇有了,那麼……

南宮胤將來還會做好一個帝王嗎?

換句話說,他也並不討厭現在的南宮胤,他的改變是謝蓁帶來的。

謝蓁冇有錯,喜歡也冇有錯。

既然這樣,為什麼他要阻止他們呢?

南宮胤震驚的看著東方鏡,一時之間,手握緊成拳頭,他難以置信。

東方鏡會這麼的寬容。

南宮胤心裡有些暖意,他眼眶微酸,“多謝。”

“謝蓁……的確是我,這麼多年心中唯一的一點歡喜。”

當謝蓁為了他,放手掉下懸崖的時候,她就已經融入到了他的靈魂裡。

他在乎她。

很在乎。

東方鏡的神色忽然一變,笑得更詭異了。

他忽道:“聽到了嗎?”

“謝蓁,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?我都幫你試探到這個份上了,你還躲著?”

“南宮胤可是好不容易承認了,你是他這麼多年來,心裡唯一的一點歡喜啊。”

“你還不進來?還要偷聽到什麼時候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