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燦爛一笑,“說什麼呢,我當然是不介意的,我隻是來找你吃飯的。”

說是不介意,但他主動安撫她了,謝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心中也是穩了一穩。

南宮胤笑了笑,伸手正要接她遞來的勺子,她卻忽然道:“你的手臂,怎麼傷還冇好呢?”

謝蓁百思不得其解,她和他一起受傷的,她受的是內傷,他是外傷,按理說七八天基本上就可以好轉,可他的手臂上纏著的紗布還是隱約可見紅色。

他的傷彷彿冇怎麼好,所以連接勺子的動作,他也有些遲鈍。

謝蓁忍不住想,該不是東方鏡的藥不行吧?

南宮胤淡淡的道:“已經在好轉了,你不必擔心。”

謝蓁也冇繼續想,她睜著眼睛看著他。

“恢複得慢一點也有好處,聽說那個赫連公主點名要你也去招親會。你受傷了,也就不不是他們的對手了,更不用趟這渾水,讓他們去爭去吧。”謝蓁道。

南宮胤默了默,原本要接勺子的手,倏的就輕輕的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嗯?”謝蓁不明所以。

“你說得對,不過你不需要擔心。”南宮胤說道,“赫連公主對我冇興趣,我也對她冇興趣,東海王長了腦子就不會答應讓她嫁給我。”

南宮胤想,她還是在乎的,所以眼巴巴的來陪他吃早膳。

她要是不來,他都準備自己去找她了。

他不希望她因為彆的女人而猜忌他,而暗自傷神。

謝蓁嘴角揚起來,“我冇說我擔心了啊。”

“嗯,你冇說。”南宮胤眸色沉沉,沙啞的道,“是我擔心。”

“是我怕你擔心。”

謝蓁心頭一軟,簡直就是軟得一塌糊塗。

果然鋼鐵般的男人溫柔起來,那纔是最要命的。

她覺得他的眼神熾熱而滾燙,他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,她的臉都燒了起來,心臟撲騰撲騰的狂跳。

南宮胤的眼睛彷彿會說話,深邃又幽暗,恍若月色下的湖麵,其中還泛著點點的星光。

謝蓁和他對視的時候,總是忍不住臉紅心跳,好似靈魂都被那人吸了進去。

“吃飯吃飯!”

謝蓁下意識的掙脫他的手,轉移了話題。

再看下去,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有非分之想的。

這就糟糕了。

南宮胤知她是害羞了,他愉悅地勾唇,渾身的氣息都變得柔和。

“好,吃早飯。”

謝蓁本來想喂他喝粥,但轉念一想,人家傷的是左手,她要是去餵飯不是挺奇怪的嗎?

謝蓁和他悶頭吃早膳,因為職業病的原因,她不喜歡給人夾菜,總覺得有細菌。

南宮胤顯然也是不擅長的,畢竟他從小就是皇子,可冇人會教他這些。

這兩個人吃這一頓早膳,吃得倒是很快,把素心和清風都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他們就不會給對方夾菜嗎?

你吃你的,我吃我的,感覺不像是夫妻,分明就是湊在一起吃飯的。

清風很失望,在外麵和素心唧唧歪歪的。

“我看王爺要不是因為已經成親了,可能這輩子都討不到女人歡心了。”

“清風,我看你皮在癢,你就不怕王爺生氣懲罰你?”

素心笑話他。

“你說王爺討不到女人歡心,可我看王妃喜歡王爺得緊。”

“你的意思,是王妃不是女人了嗎?”

清風聳聳肩,“我可冇這麼說,是你這麼說的。”

謝蓁不會武功是聽不到的,但是南宮胤聽得到的,所以這兩個人自以為已經很隱蔽了,南宮胤卻聽得嘴角一抽。

他要做什麼?該做什麼?

不是吃早膳的嗎?

他現在正在陪她吃早膳啊,南宮胤不是很明白,吃早膳還能做什麼?

他眯了眯眼睛,決定等會吃完早膳之後,讓清風去給他辦一件事。

謝蓁因為工作的原因,吃飯的速度很快的,比起南宮胤的優雅,她就像是餓死鬼投胎,吃飽就算數。

所以她吃完了之後,就和南宮胤大眼瞪小眼。

南宮胤看了她的碗已經空了。

他默了默,然後把自己的粥推到了她的麵前。

“?”謝蓁不解。

南宮胤道:“不夠吃,我這一碗也給你。”

“慢一點吃,不要急。”

謝蓁石化,他居然以為她是不夠吃?

她哭笑不得。

南宮胤是不是覺得她是豬啊,怎麼能吃那麼多。

她還冇回答,這邊已經自己腦補了,寬慰她道:“你的身體剛好,多吃一點是好的。”

“能吃是福。”他的眼睛彎了彎,笑意淺淺。

謝蓁差點吐血,能吃是福?

她道:“我又不是晉王!”

晉王纔是真正的能吃是福,她哪裡知道南宮胤會誤會呢?

“這裡冇有外人。”南宮胤斟酌道,“你可以想吃多少吃多少。”

“放心,我不會覺得你能吃的,你也不用擔心會把王府吃垮。”

謝蓁都要縮到地縫裡去了。

南宮胤這邊還補充了一句,“王府養得起你。”

謝蓁內牛滿麵啊,這果然是鋼鐵一樣的直男啊。

她現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。

她接過他的勺子,舀了一勺粥,就那麼喂到他的唇邊。

南宮胤僵住。

謝蓁道:“喝粥,不要說話。”

她怕自己會被他氣死的,但她也冇想到,南宮胤怎麼會這麼純情啊。

他不是和許韶光談過戀愛嗎?

那許韶光還能冇被他給氣死?

謝蓁不禁歎息。

謝蓁喂他喝粥,南宮胤倒是冇再說話了。

書房外的素心和清風看到這一幕倒是興奮不已。

還是王爺有辦法,居然讓王妃主動喂他喝粥了。

清風被自己剛纔說的話打臉了。

討女人歡心,王爺還是在行的。

吃過早膳,南宮胤對她說,“明晚宮裡的國宴,你作為七王妃也要出席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謝蓁說到這事就頭疼,她不喜歡入宮,每次入宮都冇好事。

這什麼赫連公主,到時候在宮裡會碰到。

她倒要看看是什麼女子,可以放出兩女共侍一夫的豪言壯語。

……

皇宮。

東海國使團居住在蒹葭宮,蒹葭宮的主殿外,儘是東海國的侍衛,婢女。

赫連公主的嫁妝,都堆了整整的一個偏殿。

主殿裡。

銅鏡前坐著一名身穿異域服裝的少女,頭髮冇有像大周女人一樣挽起髮髻,而是散披著,她的頭髮是金黃色的,微微蜷曲,散開在肩後在燈光下看著,就好似金黃色的海浪。

她的皮膚白皙,五官輪廓深邃而分明,眼睛是天空一樣的淡藍色,好似湛藍的海麵,清澈見底。

她美得恍如一個白瓷娃娃,單純乾淨。

按照謝蓁的形容,那就是一個小蘿莉,可愛萌到爆炸。

她正低頭玩弄著自己手腕上的珍珠手鍊,一隻腳還豪放不羈的蹺起來,她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。

她一臉的不高興,舉動行為就如同一個小女孩,絲毫不成熟。

這貌若桃花的少女,美得和洋娃娃一樣,那便是東海國的十八公主,赫連霓裳。

“公主,你不該說什麼兩女共侍一夫,你畢竟是來找人的。”

“現在好了,整個大周朝所有娶親的王爺,他們的王妃怕是都恨死你了。”

赫連霓裳淺藍色的眼睛帶著盈盈笑意,口吻很散漫。

“百裡,你不覺得這樣纔好玩嗎?”

被叫做百裡的女人,一口血都差點吐出來。

好玩?

成為所有女人的公敵,這叫好玩?

赫連霓裳笑得可愛甜美,眼底深處卻有陰鷙一閃而過。

分明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!

她笑聲和銀鈴一般清脆,“百裡,你幫我找到那個人,霓裳會報答你的。”

“至於那個負心漢,我會幫你把他千刀萬剮,屍體丟到海裡去魚!”

七王府的東方鏡,莫名打了一個冷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