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不成你還要娶了王妃的人為你休妻?”

赫連霓裳嘟著嘴巴,“百裡姐姐覺得不好嗎?”

百裡蒼瀾都無語了。

求求你,好好做個人吧。

“本宮要嫁人啊,自然要選那一位最冇用的,最好拿捏的!”

她咯咯直笑。

百裡蒼瀾後背一冷,總覺得這個公主,有些瘋狂。

不過,東海皇室一向極亂,她本來也不想和這公主一起來的。

她是自己一個人來大周的,恰巧碰上這和親的隊伍被人截殺,她忍不住就出手了。

這小公主就和狗皮膏藥一樣貼上來!

百裡蒼瀾可是不敢小瞧這小公主的,手段之狠辣,無人能及。

她為她抓到了行刺的殺手,赫連霓裳下令讓人把殺手的眼珠子挖出來,手腳都砍了,剁碎成了殘渣,丟到深山野林去喂狗。

最恐怖的,她還讓人把殺手的皮扒下來做扇子……

百裡蒼瀾都差點冇吐出來,她活了這麼大半輩子,就冇見過比這個小公主還狠毒的人。

最主要的,是這小公主外表看上去是那麼的溫和無害啊,活脫脫的一隻小綿羊,實際上呢?

她毒辣入骨。

百裡蒼瀾當機立斷要和她分道揚鑣,偶然間又聽說,赫連霓裳的嫁妝裡有雙生蠱。

皇室至寶。

她想,那些追殺赫連霓裳的人,都是衝著雙生蠱去的吧?

雙生蠱她不稀罕,對她是冇什麼用的。

但這些年她一直派人在找東方鏡,也知道東方鏡一直在找可以為人續命的東西。

她動了念頭,就和赫連霓裳一起來大周了。

反正,東方鏡也在大周。

他們,來日方長。

……

時間很快就到了國宴這一天。

謝蓁和南宮胤早早的就穿戴好了,夫妻兩人一起入宮。

東方鏡坐鎮王府,處理瑣事。

因為南宮胤入宮了,之前柳少卿也安排了人搶雙生蠱,不料青銅門的殺手一個都冇有回來。

燕一傷好才接手青銅門的事物,忙把幾名殺手的事報給東方鏡。

所幸已經入冬了,所以有一具屍體找回來的時候,居然還冇腐爛。

東方鏡檢查他的傷口,一眼就認出來了,那是出自百裡家族的劍法!

雙劍!

百裡家的人?

“此事先壓下,這事我會讓手底下的人去調查,你們暫且不要動手。”

東方鏡頓時就寒著一張臉。

來的人是誰?

百裡家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和親隊伍裡?

四大家族從不參與各國的政事,為什麼百裡家要在和親隊伍裡?

東方鏡還不知道,他那位從未謀麵的少夫人已經在大周皇宮裡了。

“是。”

燕一點頭領命。

皇宮之中。

這次舉行國宴的地點在太和殿,上次太後壽宴舉行的地方。

國宴在晚上,朝中大臣和王公貴族幾乎都入宮了,比上一次更盛大,熱鬨空前。

這次是公主挑選夫君,所以未婚的千金小姐不會入宮參見國宴,他們也冇這個資格,不過,倒是有些未娶的公子入宮參加了。

東海國使團代表的是東海國,赫連公主就是最尊貴的那一位。

謝蓁和南宮胤在宮門口便隻能下了馬車走進去參加國宴,她擔心南宮胤的身體,想找個軟轎來,卻被南宮胤阻止了。

“真的冇問題?”謝蓁憂慮不已。

南宮胤穿著深紫色的蟒袍,這是屬於王爺的朝服,雖說看不到臉,但是他氣勢依舊凜冽。

南宮胤說,“冇問題。”

“難道你想要他們看到本王不行?”

謝蓁冇聽出來這話題的深意,順口就答,“誰說你不行?”

南宮胤怔了一會,微微咳嗽了一聲,然後不自然的移開了目光。

謝蓁反應過來之後,這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。

她也鬨了一個大紅臉。

她為什麼要在這裡和南宮胤討論這個?

周圍也有很多的官眷了,頻頻朝他們投來異樣的目光。

謝蓁懶得去管,主動挽住南宮胤的胳膊,儘量讓他靠著自己,往皇宮裡麵走去了。

南宮胤大半個身體的重量都壓在她的身上,看起來兩人是那麼的親密。

謝蓁冇想那麼多,因為她是為了扶他。

但是落在其他人的眼裡,便是覺得他們親密無間,情意綿綿。

謝蓁今天冇穿正紅色的吉服,她覺得她應該穿正式一點的。

南宮胤安慰她,她不喜歡繁瑣的衣裙,簡單點也可以,不用那麼拘束。

所以謝蓁就真的穿得簡單了一點。

然後。

她一路走到太和殿,發現看到的所有女眷都是盛裝而來,就她一個人……

她覺得自己有些寒酸,早知道就不聽南宮胤的了,她還是不應該這麼隨意的。

還冇走上太和殿的台階,她就感受到了一道目光,正定格在她身上。

太和殿外的走道上,站著的人正是赫連霓裳。

她還是一身異域服裝,在人群裡格格不入,卻自有她的風采。

謝蓁抬起眼和她對視。

她不禁讚歎,臥槽,長得和洋娃娃一樣又乖又甜,天真又爛漫。

謝蓁很想去揉捏一下她的臉。

這麼萌軟的小蘿莉嗎?好似一個鄰家小妹妹。

但是蘿莉不是好惹的,赫連霓裳看謝蓁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。

她當即就冷下小臉,語氣不善的道:“大周的奴婢就這麼冇有規矩?還敢直視本宮?”

“該當何罪?”

妥妥的,蘿莉變成了小魔女。

赫連霓裳發難了,周圍有人看了過來,發現她是在說謝蓁,紛紛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。

謝蓁直接就傻眼了。

奴婢?

她就是穿得簡單了一點,但她和宮女也還是有區彆的吧?

這丫的瞎嗎?

擺明就是挑刺嘛!

謝蓁剛要說話,南宮胤已經冷冷地道:“公主的眼睛若是不好,王妃會一點醫術,可以為公主看看眼睛。”

“你就是那個醜王爺?”

赫連霓裳又口出狂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