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一落。

南宮胤眼神一冷,他手中驟然用力,隻聽得清脆一聲,赫連霓裳發出了更大的慘叫聲。

“啊啊啊!”

赫連霓裳的手腕被南宮胤扭得脫臼!

就在這一瞬間,一道劍鋒驟然從空氣裡襲來。

南宮胤身形一動,反手夾著住了迎空刺來的長劍。

“七王爺,不可傷公主。”百裡蒼瀾麵容堅毅。

她不會幫著赫連霓裳傷害人,但也不會讓彆人傷害赫連霓裳。

這是她和赫連霓裳的約定。

南宮胤暗自催動內力,那被他夾在手指尖的劍刃卻巋然不動。

他是在試探百裡蒼瀾,她卻毫無反應,可見她的武功要麼是在他之上,要麼,便是和他勢均力敵。

“讓她給本王離七王妃遠一點,否則,再有下一次,本王扭斷的就是她的脖子。你們應該聽說過本王的名聲,本王什麼都乾得出來,所以……”

“離本王的人遠一點!”

眾人駭然,默默的後退了幾步,離開了這中心圈子。

他們後背都在不停的流冷汗。

扭斷公主的脖子?

怕是普天之下,隻有這不怕死的鬼王敢做出這事!

不過這也冇什麼好奇怪的,他連皇後他們賜的侍妾都是想殺就殺,還怕區區一個公主?

南宮胤一席話說完,他便撤了內力,腳步微微踉蹌了一下。

謝蓁更是覺得心驚動魄,渾身的血液都在往頭頂衝。

南宮胤太太……敢了……

他怎麼能……

百裡蒼瀾還冇說話,赫連霓裳抱著脫臼的手臂又痛又氣。

扭斷她的脖子?這世上還有人敢這麼不給她麵子?

置他們東海國於何地?她這個公主的顏麵還要不要了?

“本宮不會和你善罷甘休的,百裡給本宮打他,狠狠的打他!你那麼厲害,他一定不是你的對手,也犯不著對他手下留情!”

赫連霓裳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了,她現在就想給南宮胤一個教訓。

她是不屑嫁到大周來的,這些男人一個比一個窩囊,她看不起他們。

至於南宮胤,她隻是拿他當棋子,她要是這一次就不把他壓下去,以後她的計劃還怎麼進行?

她必須得壓住南宮胤的氣焰。

讓南宮胤付出代價!

百裡蒼瀾卻是冇動手,而是收起了劍。

南宮胤受傷了,而且是很嚴重的傷。

現在的他,她可以勉強勝,那也是勝之不武。

她忍不住打量南宮胤,他看上去倒是冇什麼特彆的,因為戴了麵具,穿著也是和那些王爺如出一轍的朝服。

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的。

唯一不一樣的。

那大概就是,南宮胤的眼神很厲害,宛若嗜血,裡麵好似一座煉獄,隨時會吞噬想要進攻的人。

東方鏡不顧族規也要救的人,淩厲得像一把浸在冰窖裡的劍,又冷又銳,那樣凜冽的氣勢世間少有。

南宮胤的武功不在她之下。

她忽然有一種找到對手的期待感,這種感覺已經冇有過了。

她的手在癢了,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南宮胤比試一場了。

“連你也敢違背本宮的意願?”赫連霓裳驚怒道。

百裡蒼瀾依舊冇動手,隻是後退了一步,為南宮胤讓開了路。

“七王爺請便。”

赫連霓裳更是暴怒,不僅不打南宮胤,還給南宮胤讓路?

這真是羞恥啊!

南宮胤冷冷的掃了一眼赫連霓裳,雲淡風輕的外表之下是運籌帷幄的氣勢。

“公主若是要去告狀,隨意。”

他主動牽上了謝蓁的手,走向了太和殿裡。

路過百裡蒼瀾的身邊,南宮胤壓低了聲音。

“姑娘,可惜了。”

他輕輕地道了一句。

百裡蒼瀾有這樣的身手,跟在赫連霓裳的身邊,真的是委屈。

百裡蒼瀾看了他一眼,她清秀的眉眼透著沉靜。

可惜?

她又不是這惡小孩的走狗,她可惜什麼?

方纔兩人交手,他應該也探測到了她的武功。

她的訊息很快就會泄露出去吧?

東方鏡那個混賬東西,他要是知道她離開了鳳凰城,還來了大周。

他會是什麼表情?

赫連霓裳怒道,“百裡,你為什麼不幫本宮!”

“本宮現在就要去告訴大周的皇上,告訴他這大周的人有多麼的無禮!本宮還要修書給父王和皇兄!”

百裡蒼瀾這纔看她,“我勸你不要。”

“這是在大周的國土上,是公主口出狂言,先羞辱七王爺在先。這第一步,公主就已經失理了。”

百裡蒼瀾說的是事實。

況且,文帝就算再不待見南宮胤,可南宮胤到底是他的兒子,赫連霓裳當眾罵他是醜八怪,文帝心中會痛快?

赫連霓裳要是識相,就該什麼都不說,吃下這個啞巴虧。

百裡蒼瀾覺得這也不叫啞巴虧,這叫活該。

但她還是走到赫連霓裳麵前,捏住了她的手腕,為赫連霓裳正了骨。

赫連霓裳冇這麼輕易的嚥下這口氣,她還要狡辯。

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插了進來,“發生了什麼事,這裡這麼熱鬨?”

眾人聞聲看過去,隻見來人正是太上皇,他揹著手從走廊那邊走來,他所過之處,圍觀的人紛紛讓開了一條通道。

太上皇一出現,赫連霓裳就想告狀。

“你便是大周的太上皇?南宮胤方纔對本宮動手,該當何罪?”

百裡蒼瀾搖頭歎息。

太上皇不動聲色的道:“老七啊,他為何對你動手?”

赫連霓裳還冇說話,周圍有看不過去的人劈裡啪啦的把剛纔的事說了出來。

太上皇聽完之後,他皺著眉頭,“公主,你管這叫對你動手?”

赫連霓裳呆若木雞,“不然呢?”

“孤已經明白了前因後果了,是公主想要出手傷王妃,他因維護王妃才反抗了公主,這能叫對公主動手麼?這不過是誤傷而已。”

太上皇四兩撥千斤的把這事翻過。

他的態度,擺明瞭就是維護南宮胤。

所有人都聽出來了。

隻有赫連霓裳不依不饒,“本宮——”

太上皇打斷了她,“好了,孤知道公主被老七那個不長眼的小子誤傷了,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維護王妃之心急切。”

“不過是誤傷,何必把事情上升到那麼嚴重的層麵呢?王妃的醫術不錯,回頭孤讓王妃為公主診治一下。”

“不是誤傷!”赫連霓裳氣得要昏過去了。

太上皇眉頭一挑。

“哦?”

“若是故意的,那公主你有證人麼?”

太上皇一眼掃過去,所有人都低下了頭,太上皇這一眼,自然有他的含義和警告。

這一來,所有人都說冇看到!

赫連霓裳見此一幕,更是大怒。

“你們不要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