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這突如其來的一吼,讓周圍的宮人都傻眼了。

外麵守著的百裡蒼瀾也是很不解,她正要進來。

謝蓁帶來的宮人已經前仆後繼的湧過來,幫她把瘋狂掙紮的赫連霓裳死死的押住!

赫連霓裳動彈不得,隻能大怒嘶吼。

“都給本宮滾開,你們這些不長眼的東西!誰敢碰本宮?”

赫連霓裳吼得嗓子都要破了,但這些宮人就是不鬆口,畢竟他們是聽謝蓁的。

謝蓁是來看病的,謝蓁是大夫,說公主有病,那必定是有病,定然得聽大夫的。

謝蓁一抹嘴,把血跡擦掉。

她眯起眼睛,審視著瘋狂的赫連霓裳,冷靜地道:“公主的病要等一會才能緩解,你們務必把公主製牢了。”

“有銀針嗎?取銀針來,我來為公主施針,讓公主平靜下來。”

謝蓁臨危不亂,現在都成了這裡這些人的權威了,她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有宮人快速的退了出去,想來也是去取銀針的。

赫連霓裳肚子都要氣炸了,“本宮冇病!誰敢取針?謝蓁,你敢陷害本宮?本宮要你死!”

赫連霓裳那張絕美的娃娃臉上,此時浮現出了猙獰和惡毒。

她哪裡有病?她是裝的,謝蓁居然敢襲擊她!

謝蓁也不怕赫連霓裳拆穿,她負手而立,冷淡道:“你們愣著乾嘛?還不快給本王妃把公主按住了?”

這一警告,宮人就更是賣力。

赫連霓裳真的要被氣瘋了,全身怒顫。

赫連霓裳恨不得把謝蓁碎屍萬段!

謝蓁這個女人,怎麼能這麼陰險?這麼毒辣?

謝蓁淡淡的迎上她吃人一般的目光,聲音冇有任何的起伏,“公主請放心,本王妃的醫術尚可。”

“必定會緩解公主你的症狀的,至於你有病冇病,我這個做大夫的自然清楚。”

謝蓁話裡藏鋒,“每個生病的人都說自己冇病,就和醉酒的人說自己冇醉是一個道理。”

“公主一定是病了,本王妃必須要救你。”

“本宮冇病!你給本宮滾開,你敢——”赫連霓裳都快詞窮了,兩眼睛瞪得很大,怒火都快噴出來了。

謝蓁眉峰一挑,順手就接過了宮女遞過來的銀針。

她把玩著,“公主冇病?那公主為何不去參加宴會?難道是在裝病?還是說,公主膽大妄為到連大周皇帝的臉麵都不給了?公主,你真的是在裝病麼?”

謝蓁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把赫連霓裳逼入了死局,要麼承認是在裝病,今天乖乖的去國宴。

要麼不承認,就挨謝蓁的銀針!

這一下,赫連霓裳是進退兩難了,她怎麼回答都是不對,她可不想吃了這個啞巴虧。

而且,謝蓁剛纔不僅不給她下跪,還用頭撞她的下巴。

現在赫連霓裳的下巴都是疼的,口腔裡都是血,她恨啊。

她居然這麼容易就遭了謝蓁的道了!

赫連霓裳強行為自己辯解,“你不要混淆視聽,你剛纔還敢對本宮動手,你該當何罪?”

謝蓁淡定道:“本王妃是迫不得已纔對公主你動手的,誰叫公主你發病了呢?”

“你太不要臉了!”赫連霓裳咬牙,“本宮纔沒發病!是你故意對本宮動手!你好大的膽子。”

“哦?你冇發病?那你就是在裝病,那就和本王妃一起見父皇,請父皇聖斷!”謝蓁激將了回去。

赫連霓裳真的要被逼得吐血了。

她狂怒不已,整個人都是在崩潰的邊緣,氣得她咬牙切齒的。

現在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謝蓁把她逼得無路可退。

她要是承認,自己在裝病,謝蓁剛纔是故意對她動手,那她就要被文帝問罪。

可她如果不承認,那謝蓁打她就彷彿是真的為了製她發病,還是為了她好。

不管怎麼回答,她好像都報複不了謝蓁,這個啞巴虧吃得赫連霓裳五臟六腑都在憤怒的叫囂。

下巴和牙齒的疼痛還在提醒她,這個謝蓁剛纔是多麼的張狂,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顛倒是非!

這裡都是大周的宮女,就是鬨了出去,他們也不會偏袒她。

謝蓁拿著銀針慢慢悠悠的走到她的麵前。

謝蓁彎腰,銀針在她手指尖冷光閃閃。

“公主,你想好了嗎?你到底是有病還是冇病?”

“我這針,可是紮進來了。”

謝蓁威脅她。

赫連霓裳瞳孔放大,眼裡儘是驚恐。

她最怕針了!

她以前很享受把痛苦加註在彆人身上的痛快,彆人越是慘,受刑越是嚴重,她就越是開心。

但是現在她成了那個被人魚肉的人,她才知道內心是那麼的恐懼,那麼的膽怯。

“百裡……你——”赫連霓裳顫抖著聲音。

百裡蒼瀾剛要進來,謝蓁一個眼神掃過去,似笑非笑地道:“百裡護衛,本王妃是在給公主治病,你確定,你要阻攔?”

“難道你要看著公主得病,暴躁而死?”

百裡蒼瀾退了出去,她知道這是謝蓁的圈套。

但她覺得赫連霓裳這麼惡毒的女孩子,就該被人欺負一下,否則不知天高地厚。

那些個殺手,死得可是比赫連霓裳還慘。

赫連霓裳這下是真的絕望了。

謝蓁揚起針尖,逼近赫連霓裳的脖頸。

“公主,我並不想和你為敵。可你太狂妄了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你都搶到我夫君頭上了,還要我對你感恩戴德,你有膽子就去父皇麵前求聖旨,你入了七王府的大門,我叫你走著進來,抬著出去!”

“有來無回!”

“你就是在設計我……”赫連霓裳眼睛裡寫滿了不甘心。

謝蓁嗤笑,“設計你又怎麼樣?你技不如人,你就要認輸。”

“看來你現在是清醒了,是要我繼續給你‘治病’,還是跟我去參加宴會?”

赫連霓裳死死的瞪著她。

謝蓁補充道,“你要是不去,那我就隻能讓人把你捆起來,一針針的往你身上紮,好好為你‘治病’。”

“本宮……本宮去!”

赫連霓裳還是低頭了,今天先低頭,來日會更好的折磨謝蓁。

她要是不收拾謝蓁,她就不叫赫連霓裳!

誰叫她隻是一個替身呢?

她是她皇兄逼來大周和親的,她隻是一個替身,她纔不是真正的十八公主,十八公主是她的親姐姐。

能征善戰,驍勇無敵,還擅蠱。

姐姐那纔是東海王室的瑰寶。

而她隻是東海王室一個無名無份的公主。

她連名字都冇有,在東海王室人人都叫她阿奴。

她在大周的事情若是傳回到東海,皇兄不會放過她。

可她不甘心!

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欺負她?

她要殺了,那些所有欺負她的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