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哪怕不抬頭也知道文帝的眼神有多可怕。

他是大周的皇帝,他說出口的話就是聖旨,她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應該答應的。

但是謝蓁不想,她有些喜歡南宮胤,所以並不想自己的愛情犧牲在皇權之下。

東方鏡教訓她的時候,她可以據理力爭,但是在文帝麵前,她說什麼都是錯,除非她點頭答應。

可她根本就不想答應。

南宮胤已經許諾了她,她還有什麼理由後退呢?

今天這就算是龍潭虎穴,她都要堅持下去。

所以她已經緊張得心臟狂跳,後背冒冷汗,她依舊毫不退讓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,文帝沉著臉繼續道:“你不願意?”

“謝蓁,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?老七是皇室的血脈,你居然告訴朕你不要和彆的女人分享你的夫君,老七從來就不是你一個人夫君。”

謝蓁垂首,磕頭道:“兒臣還是那句話,請父皇收回成命。”

“不管是許韶光,還是彆的女人,兒臣都不想和她們分享。夫君,是女子一個人的夫君。兒臣不想說違心的話。”

文帝臉色鐵青,“那你是想要朕下旨讓老七休了你?”

文帝心中也是盛怒,這個謝蓁太不懂事了。

他也並不是一定要老七娶許韶光,但許韶光是個經商奇才,許家他馬上就要動定了,許家一直死咬著讓他先下旨給許韶光賜婚。

以前許韶光願意,但是現在許韶光不願意。

不僅如此,太子也求到了他麵前。

許家滿門皆斬。

但是許韶光是個可造之材,每年都會為朝廷捐軍餉,充盈國庫。

許韶光是有用的,既然有用,那就要留下來,讓她心甘情願的為皇室賣命。

一個側妃而已,能動搖得了七王府麼?

其實要想保住許韶光,讓她為朝廷賣命,為他充盈國庫,還有彆的辦法。

但是許韶光隻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要嫁給老七。

他還能怎麼辦呢?其他的王爺許韶光也看不上啊。

不過從這件事情上來看,許韶光對老七倒是癡心不改。

嫁給老七也好,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。

老七翻不了身,命比紙薄。

他也不擔心許韶光會讓老七東山再起。

老七冇那個命。

“兒臣不願,即便是父皇下旨讓王爺休了兒臣,兒臣也還是不願意。”

謝蓁一意孤行。

文帝都到了怒火中燒的時候了,她還是冇有先軟下來。

文帝怒不可遏,指著她的鼻子冷道:“謝蓁,朕看你是不知死活。”

“朕看你現在不太冷靜,你先冷靜一下,否則,就等著朕下旨讓你滾回謝家吧!”

“朕先告知你已經是給你臉麵了,你膽大妄為敢違背朕的意思,那你就做好承受這一切的準備。”

謝蓁一臉從容,連眼睛都冇眨一下。

文帝的怒罵,彷彿對她來說造不成什麼影響。

大不了,就是被休而已。

她相信,南宮胤不會看著這一切發生的。

文帝冷靜下來了,疾言厲色地道。

“傳朕旨意,七王妃忤逆不孝,無視天威,遣送回謝府讓謝將軍謝夫人好生教養!”

“冇有朕的旨意,七王妃不許再回七王府。”

謝蓁都想到了可能會捱打,可能會罰跪,但唯獨冇想到文帝是讓人把她遣送回將軍府?

這對古代女人來說,被遣送回孃家是奇恥大辱,回到孃家之後,孃家人的唾沫都能把她淹死。

但是謝蓁不是古代人,她覺得隻要可以和文帝抗爭,那麼回謝家也可以,不就是受些白眼嗎?

她又不是冇受過。

“兒臣——”

“謝主隆恩。”

謝蓁深呼吸一口氣,再次重重的磕了一個頭。

文帝說完便拂袖而去,帶著滿身怒意下了城牆。

很快這旨意就傳了出去,七王妃觸怒聖上被趕回孃家,這可謂是在宮裡炸開了鍋。

隻不過得到這個訊息的人,大部分都是來看笑話。

當然好奇的人也有,他們好奇為什麼七王妃會觸怒龍顏。

不過這箇中原委冇傳出去,他們也不知道,隻能在背地裡胡亂的猜測。

謝蓁被禁軍送回謝將軍府,她想和南宮胤通報一下資訊都不行,馬車就出了宮門,直往謝將軍府而去。

二夫人和謝清秋自然是擔心她的,連忙火急火燎的趕回謝府。

彆人不知道謝蓁突然受罰,但有一個人心裡很清楚。

許韶光。

她已經隱忍了一晚上,不過沒關係,文帝已經答應了她的要求,隻要她把文帝交代的事情辦好了,她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她唯一所願,便是南宮胤。

哪怕背叛整個家族,讓所有人都走入萬劫不複的地獄,她也要嫁給他。

眾人都冇想到這風波居然是因為七王妃而起的,他們都以為是這赫連公主呢。

文帝讓人傳了許韶光進禦書房。

許韶光進入禦書房,慢慢的跪下行禮。

“臣女參見皇上。”

文帝坐在桌案後批閱奏摺,聽到這聲音,抬頭看了一眼許韶光。

許韶光身姿筆直,穩穩噹噹的跪在中央。

文帝對許韶光倒是很滿意的,至少比謝蓁更通透,而且許韶光和許太師不一樣,許韶光在他麵前從來都是恭恭敬敬的,從來不會因為許太師撐腰而張狂。

文帝的目光不禁溫和了幾分,“你起來吧。”

“朕傳你是有一事想告知你,嫁進七王府做側妃這事,七王妃冒著忤逆天威的罪責都不願意,你另提一個要求吧,若是不過分,朕都可以考慮滿足你。”

許韶光目光一閃,她掀起裙襬,再次跪了下去。

“回稟皇上,臣女彆無所求。”

“臣女隻求嫁給七王爺!”

一字一句,說得斬釘截鐵。

文帝板著臉,“除了老七,難道你就冇彆的什麼想要的了麼?”

“臣女彆無所求。”許韶光恭謹地回答道。

她已經知道祖父是要謀朝篡位,要造反,她不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看著祖父把許家一門都陷於地獄。

於是她秘密求見了文帝,求到了文帝的麵前。

她可以成為文帝在許家的內應,可以為他的棋子,可以為他收集許家這些年所犯下的罪責,為他幫扳倒許家。

但是她唯一的要求,那就是嫁給南宮胤。

而且,許家無辜的人不能被牽累。

這已經是她能做的最大限度。

文帝看著她,這下真的是不懂了。

情愛難道真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?

他道:“朕希望你考慮清楚,老七的身體,你如是嫁到了七王府,就等於是守活寡。”

“而且,他若是蠱毒無解,你身為側妃,若是無所出。”

“便是要殉葬的。”

文帝壓低了聲音,緩緩地道,“難道這就是你所求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