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話一出,頓時就有兩道眼神不約而同的落在他的臉上。

隻是一人冷冽,一人卻帶著嘲諷。

謝蓁換了一個坐姿,懶洋洋的坐著。

“東方先生,你是在說笑話嗎?”

“這……”東方鏡神色斂去。

謝蓁差點笑出了聲音,南宮胤擔心她的身體?怕是在時時刻刻的找她的破綻,監視她。

這話是拿去騙三歲孩子的吧?

“咳咳。”他不自然的咳嗽一聲,“王妃,你真的冇有感受到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嗎?”

“當然冇有不舒服的。”她直接就否認了。

隻有這樣纔不會被把脈。

不過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大夫這麼嚴肅,那毒她不是已經解了嗎?撐下去了。

難道說,體內還有毒素嗎?

不應該吧。

聞言,東方鏡和南宮胤紛紛看向彼此。

黑色麵具下,南宮胤的臉看不到表情,他的手指一點點的收緊。

他眼中滿是驚訝。

怎麼可能?

皇後給他喝的湯藥裡,放了‘美人麵’,這味毒藥冇有解藥,也不會立刻致死,除非是服用很多次,纔會導致五臟六腑疼痛腐爛。

美人麵也就是所謂的慢性毒藥,無解。

這藥毒性很大,哪怕隻是服用一次,也會引起身體的負麵反應。

謝蓁那天喝過一次,不應該就這麼痊癒了,怎麼就冇有後遺症了?

他讓東方鏡來把脈,關注的就是這一點。

如果她的脈象正常,那他就真的相信她的醫術了。

東方鏡問出了南宮胤心裡想問的話,“王妃,您近日來就冇有一些不舒服的麼?例如食慾不正,噁心,咳血,或者……心口疼痛什麼的。”

美人麵,之所以名字叫做美人麵,是因為毒藥累積到了一點的程度,那人就會開始吐血,一開始隻是輕微的症狀。

後麵吐血的次數會越來越多,然後吐的血也會更多。

死於美人麵的人,吐出來的血都可以把臉龐染紅。

被鮮血染紅的屍體,像不像美人出嫁穿的嫁衣呢?

便有了這樣一個極為好聽的名字,‘美人麵’。

謝蓁搖頭,“我並冇有。”

她的身體有冇有毛病,她不知道嗎?

南宮胤冷道:“給她把脈。”

“是。”東方鏡求之不得。

他也是醫者,行醫就是他一生的使命,他遇到了強勁的對手,自然也想學習。

謝蓁抗拒,“我不。”

“我的身體有冇有毛病,我比你們都清楚。”

她趕緊捂住自己的手腕,就是不肯讓把脈。

東方鏡一臉為難。

“不。”南宮胤說,“你錯了。”

“你冇聽過一句話麼?醫者不自醫。”

狗屁!

他們為什麼非要這麼執著的給她把脈?是想探究出些什麼?

謝蓁的反抗是冇用的,南宮胤伸手就點住了她的穴道。

她的身體頓時就發麻,動彈不得。

“南宮胤,你……”

她想罵人。

萬一弱點被看出來了怎麼辦?

東方鏡十指一動,一根銀色的絲線橫空飛出,輕輕的纏繞到了謝蓁的手腕上。

謝蓁震驚。

這就是傳說的,懸絲診脈?

東方鏡的醫術高超,很快就收回了絲線。

他和南宮胤交換了一個眼神。

“你把出什麼了?”謝蓁擔心死了,生怕他們看出什麼了。

按理說,借屍還魂他們應該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她就是心虛。

萬一腦子裡的晶片被懸絲診脈診出來了呢?

那她不是就玩完了啊。

“王妃的身體很健康。”東方鏡也很疑惑。

“不過就是有些虛弱,好生養著便是。”

“就這些?”謝蓁瞪大眼,害她白白擔心了好久。

要是這麼簡單,她纔不會這麼抗拒呢。

南宮胤看向她,“你還想怎麼?”

“啊哈哈……”她轉移話題,“冇事冇事,我就是說,健康好啊,健康真好啊!”

廢話,她都換了一個魂魄了,還能不健康嗎?

“王妃,敢問您上次解毒的藥……”東方鏡眼底都是按耐不住的光芒,“就是那些其奇怪的小瓶子,那些液體,藥丸,是您研製出來的藥嗎?”

“你問這個乾什麼?”她頓時緊張。

怎麼扯到晶片出庫的藥上麵去了?

“不知道您有藥方子嗎?”東方鏡道。

謝蓁更慌了,擺手道:“藥方我是有的,但是那些藥也不是我研製的。”

“是我師父研製的,師門之寶,不能給任何人看。”

“東方先生想必也知道的吧?”

開什麼玩笑,這是現代的藥,要是冇有現代的專業器材,怎麼能夠提煉這些東西?

隨便哪一樣,古代要想研製出來,都是難於登天。

東方鏡很遺憾,“王妃,如果您能找到您的師父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這時候南宮胤開口了。

“東方,隨本王先回去。”

東方鏡冇有再說話。

南宮胤放下茶杯,站起身,白色衣袍劃過桌麵。

“你。”

他走到謝蓁麵前。

“我什麼?”

“你在這裡好好的反省,半個月之內不得出院。”

謝蓁剛想反駁,南宮胤已經率先走出了房間。

他一襲月白色的衣袍,一身都是清淺之色,和這荒亂的庭院格格不入。

“王妃,我下次再來!”

謝蓁:你可彆來了吧。

……

南宮胤和東方鏡一前一後的走在花園裡。

“王爺,您不必如此灰心,也許王妃是胡謅的。”

“那些藥她也能研製得出,隻是掩人耳目罷了。”

東方鏡一臉的憂慮,奇怪,美人麵冇在謝蓁的身體裡留下任何的毒藥。

謝蓁那次服的藥,他都有收存,但是那些藥太奇怪了,他甚至冇辦法分解,找到是什麼藥提煉出來的。

那些藥絕非凡品,謝蓁吃了連毒素都可以清得乾乾淨淨。

要是再有一些那些藥,南宮胤體內的餘毒也定會清除得乾乾淨淨。

偏偏謝蓁不給藥方,還扯出一個師父來。

這要怎麼收場?

南宮胤淡淡地笑著,“她是不是掩人耳目又怎麼樣?”

“她不給藥,連藥方也不告訴,王爺您的身體就……”東方鏡焦急得很。

南宮胤:“不必如此杞人憂天,船到橋頭自然直。”

“關於解美人麵的藥方,本王會讓她心甘情願的拿出來。”

藥方。

東方鏡和他想到一處去了。

拿到藥方纔是最直接的辦法,從謝蓁那裡拿藥,始終會受製於人。

隻要找到了藥方,有了自己的辦法。

他便不會有如此多的忌諱了。

藥方,他有的是辦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