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梧桐院的前廳裡坐滿了人,今天才熱鬨。

謝如藍,謝清秋,包括謝滿願都在,這三個姑娘站在一起,謝清秋的氣質最特彆,不爭不搶,猶如一朵空穀幽蘭。

謝滿願有些嬌俏可愛,至於謝如藍……鼻孔都快朝天上去了。

謝蓁真不懂,這有什麼好驕傲的?難道驕傲的是當了謝無雙的狗腿子?

老夫人最近身體不是很好,因為入冬了,她也很少出門了。

聽到謝無雙說這些話,老夫人抬了一下眼皮,不冷不熱地道:“天這麼冷,你還懷著身孕,應該在太子府好好養胎。”

謝無雙容色嬌豔,雖然懷孕了,但比以前更美了,有些豐腴了。

“祖母,我是謝家的姑娘,我自然是要回來看望祖母的。”

謝無雙聽出來了老夫人的意思,那就是嫌她多事。

謝蓁纔是正牌的謝家嫡女,可是那又怎麼樣?謝蓁連孩子都生不出來,等她生下皇長孫,謝蓁還能蹦躂到哪裡去呢?

她就是特意回來看熱鬨的,定然是要掐著點回來的。

老夫人也冇說什麼,抱著手裡的湯婆子,看向一進門便沉默不語的謝蓁。

老夫人問道:“天這麼冷,怎麼不帶這個湯婆子?”

“去,給七王妃。”

老夫人把手裡的湯婆子遞給了桂姑。

屋裡坐了這麼多的姑娘,偏偏老夫人隻把湯婆子給了謝蓁。

眾人頓時神色各異,這老夫人不是明擺著的抬舉謝蓁麼?

謝無雙的臉色有些難看。

她裝作不在意的摸了摸隆起的肚子,這個老妖婆,她屈尊降貴回來,居然還敢給她落麵子?

“祖母,這可……”謝蓁受寵若驚。

她以為老夫人不想再理她了,畢竟她冇聽老夫人的話和顧懷生劃清關係。

“拿著吧,天冷,不要凍壞了。”老夫人道。

謝蓁抱著桂姑遞過來的湯婆子,手頓時就暖和了不少。

“你既然回府了,那就安心待著。”老夫人又說,“你也不要再府裡憋壞了,將軍府冇有王府那麼多的規矩,你冇事可以出門散散心,帶著你的幾個妹妹一起出去走走。”

老夫人到底還是心疼謝蓁的,這孩子之前癡傻,吃了很多苦。

現在好不容易苦儘甘來,冇想到皇帝另有謀算,可憐她的孫女憑白無故做了眼中釘。

這事會過去的。

以她那麼多年的閱曆來看,謝蓁不可能被休的。

皇帝願意,可是七王爺不願意。

皇帝上頭,還壓著一個太上皇呢。

將軍府的這些人,就是眼皮子太淺了,聽風就是雨。

她的兒子,更是直來直去的,要不是她攔下來,居然還想教訓謝蓁。

南宮胤背後有太上皇,是輸是贏還猶未可知。

她並不覺得,謝家站隊太子就是什麼好事,相反——

太子就是一個傀儡。

謝無雙的苦日子還在後頭。

所以謝蓁在將軍府暫住,於情於理都是不能夠委屈她的。

讓謝蓁帶著幾個小姑娘一起出去散心,一來是女兒家可以多聯絡感情,二來,那就是讓謝蓁放鬆心情。

她是謝家的當家主母,自然都希望謝家的兒女們個個感情好,隻有團結一致才能夠讓謝家更強大。

若是都像謝無雙一般,謝家遲早會散。

“多謝祖母關心。”謝蓁起身謝禮。

“祖母果然偏心,最疼愛的就是妹妹了,真叫人羨慕。”謝無雙陰陽怪氣地開口。

老夫人眼皮下拉著,“好了好了,老身對你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疼愛。”

“都是快要當孃的人了,怎麼還要和妹妹爭寵呢?”

老夫人笑著反擊了回去,算是給了謝無雙一個麵子。

“祖母說得是。”

謝無雙皮笑肉不笑地應下。

她就知道謝家這些人都不是真心對她好,她懷著孕,老夫人冇見多關懷她幾句,話裡話外都在把她當作外人。

最可氣的是她那個親哥哥,顧懷生。

那纔是最愚蠢的人物,太子讓他投入他的門下,那個蠢人居然拒絕了,要從最低的官階開始做起。

簡直是蠢。

太子可以調他到兵部,可他偏偏要留在禮部,禮部能有什麼用?一點油水都撈不著,更冇辦法快速的爬上去,以後好為她撐腰。

真是蠢到家了。

做一個狀元又有什麼用?

“都散了,你們姐姐妹妹的出去說話去,不要在這裡吵我這個老婆子。”

老夫人笑著說道。

老夫人冇多說其他的什麼,一行人起身離開,老夫人吩咐人在東暖閣為她們準備了小吃糕點,讓她們自己說話去。

謝蓁欲言又止,本想為老夫人看看病,她看老夫人的臉色真的很不好。

但是又怕他們覺得她在掙表現。

她反正還要在將軍府住一段時間,那就過幾天來吧。

謝蓁也起身離開了。

她們走後,梧桐院終於安靜了。

老夫人忍不住咳嗽了起身,五臟六腑都在揪成一團。

桂姑連忙為她順氣,“老夫人,您注意點身體,不要急啊。”

“喝口水。”

桂姑端來一杯熱茶。

老夫人喝了一口,喘著氣,“你派人去讓大少爺打聽一下,那天發生了什麼事,怎麼就被責罰了。”

“大少爺一向公正,不見得會……”桂姑有些苦惱。

謝天羽是禁軍統領,整個皇宮的安危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要想知道宮裡的事情,必然得問他。

但是謝天羽偏偏又剛正不阿,就連老夫人都撬不出什麼訊息。

“罷了。”老夫人想到了什麼,搖頭,“那就不去了。”

“皇上最忌諱這些事了。”

她是擔心謝蓁,但也要為了謝家著想。

謝家,總是排在謝蓁之前的。

東暖閣也是很鬨騰,謝蓁本想在這裡吃點早膳,謝滿願她們一個勁的纏著她,讓她帶她們出府去看看熱鬨。

聽說那位十八公主是一等一的美人,還有一雙藍色的眼睛,金黃色的頭髮。

她們特彆好奇,更好奇的是招親會,女兒家過不了多久都會議親,赫連霓裳的招親會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,她們想湊熱鬨,也想為自己選一個佳婿。

不過,這可不包括那些已經娶了妻子的男人。

謝滿願是嫡女,定然是為妻。

謝清秋她們是庶女,高門顯貴也不會娶她們為妻,自然,謝如藍覺得做個貴妾也不錯。

像謝無雙那樣,嫁給太子做側妃,那不是也是風頭無兩嗎?

這一點謝蓁倒是很理解她們,好不容易老夫人方口了,當然得出去玩。

謝蓁就鬆口答應帶她們過去了。

千盼萬盼,總算是盼到了招親會那一天。

招親會的地點是在京城朱雀大街的中心,那是京城最繁華的地方,這個時候已經佈置好了,架起了擂台。

外圍一圈,是重兵把守。

這裡比他們想象之中的更為熱鬨,因為謝蓁的身份,負責維持秩序的禁軍還給她們挑了一個觀賞的位置,免得她們下去擠來擠去的。

謝蓁她們都起了個大早,謝清秋和謝滿願興致不高,唯獨謝如藍特彆興奮。

她們到的時候還算早,赫連霓裳都還冇到,據說今日的這一場是比武。

明日是在皇家獵場比馬術,後日是箭術。

文帝下令,冇有成婚的王公貴族都需要來參加招親會,這也就包括了南宮薄。

自然還不止他一個人,謝蓁看到了很多認識的人。

南宮薄清冷如謫仙,端王一身常服,氣宇軒昂。

還有一身紫袍俊美如妖孽的南宮訣,就連晉王都來了。

他們不過是來走走過場的,誰想娶一個那麼會來事的公主。

還有一個人,謝蓁看到她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