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算是有天道,他也要逆天而為。

他就不相信,天道是冇辦法改變的,他也不信命由天定。

南宮胤受到天道庇護,他偏偏要逆天呢。

南宮訣不可置信地道:“可是先生,你不是說他……”

“王爺怕了麼?”九野頓了頓。

“就算是天道又如何?王爺要想改變自己的命運,要是不想自己的命運被天道主宰,就不能認輸。”

前世他可以做到的事情,這一世依舊可以做到。

這一次,他還是會篡改南宮胤的命格,讓南宮訣成為南宮胤的命格,登上九五至尊的位置。

南宮胤還是會一敗塗地,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就算有了一個謝蓁讓他們的命運都生出了變數,但是他也不相信這一切是冇辦法改變的。

“那許韶光說她有解藥,是在說謊?”南宮訣整理了一下思緒,抬眸看著一身黑袍的九野。

“蠱毒根本無藥可解,除非有人可以把他的身體剖開,把那一條蟲子挖出來,否則,南宮胤必死無疑——”

九野篤定地道。

南宮訣神色更駭然了,“真的是這樣嗎?”

如若真的是這樣,那南宮胤還真的是冇有一條活路了。

世上哪裡有人的身體可以被劃開而不死的呢?

南宮訣和九野都不是現代的人,更不是醫生,也不知道現代的醫學水平達到了很高的地步,他們古代的大夫不可以做到。

但是謝蓁這個外科第一刀倒是可以的,對她來說,做手術就和吃家常便飯一樣簡單的。

隻是古代的醫療水平落後,就算晶片給她所需要的麻藥,手術刀,消炎藥之類的東西,但是無菌的手術室,是造不出來的。

這也就等同於在古代做手術是有很大的風險,所以謝蓁一般不敢考慮。

“千真萬確。”他回答道。

南宮訣忍不住又問,“那許韶光……”

許韶光那麼精於算計的一個人,居然為了南宮胤,心甘情願的做側妃。

想來,許韶光和他的父皇達成了某種協議。

不過這和他無關。

他隻是有感於謝蓁的堅定和決絕,謝蓁這麼強烈的反對,也怪不得會讓他的父皇龍顏震怒了。

若是他母妃當初有謝蓁三分骨氣和堅韌,也就不會被迫讓出原本屬於她的正妻之位。

那麼現在這一切可能就不會發生。

說到底……

是他母妃太懦弱。

從小到大,在他有記憶以來,母妃都是一個很溫柔的人,溫柔到讓他也要不爭不搶,不要和彆的皇子爭吵,從而兄弟失和,讓他的父皇難做。

從開始到現在,她想的都是如何為父皇分憂,如何不要給他添麻煩。

她就冇為她自己想過,她就冇想過,那有些東西本來就是屬於她的。

所以當初為什麼不和謝蓁一樣果斷的拒絕呢?哪怕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反抗啊。

為什麼要逆來順受呢?

南宮訣隻覺得謝蓁在隔壁說的話,每一個字都似驚雷狠狠地炸開在他的腦海,耳畔。

他甚至不覺得謝蓁愚蠢,反而看到了謝蓁敢違揹他父皇的勇氣和堅韌。

女子,便當如是。

為什麼女子就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讓呢?

憑什麼要讓?

就不該讓。

他自己都冇有發現,他心底居然對謝蓁多了一絲欣賞的意味。

畢竟這世上像謝蓁一樣那麼有勇氣和骨氣的女人很少見,那些人又有誰不為皇權低頭呢?

偏偏謝蓁不懼,也不動搖。

隻是可惜,謝蓁是南宮胤的女人,他想道這個,竟然又開始妒忌。

南宮胤何德何能呢?為什麼可以這麼輕易的得到一份真心呢?

南宮訣陷入了沉思裡,低著頭,一直冇說話。

窗戶微微打開著,薄而冷的霧氣繚繞而來,淡淡的揮灑在南宮訣的紫衣上,彷彿染了一層極為淡的霜雪。

他麵上也瞬間冇了光亮,彷彿沉溺在暗影之中,深不可測。

“少主,許韶光您暫時不能動她,如冇必要就不要和她為敵。”九野出聲打破了安靜。

南宮訣依舊垂著眼簾,纖細的睫毛顫動,嗓音沙啞而魅惑。

“許韶光又是什麼道理?”

“她有用。”九野的聲音有些興奮,激動地道,“不管是少主的千秋霸業,還是少主的複仇之路,許韶光都是最要的一顆棋子。”

“她不但不能死,少主您還要保護她的安全,非常之時要護她。”

九野看得破人氣,擅長於算命,更會觀氣。

謝蓁雖然也貴不可言,但是還冇有許韶光的鳳凰命格尊貴。

他看了這麼多人,謝蓁是唯一一個,他看不懂未來氣運的人。

南宮訣猛然抬起臉,眼神犀利,“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