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真的挺想不明白,這南宮訣為什麼會問出這種話,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?

他難道忘記了,在斷崖上他扭斷她的手腕,把她打下山崖了?

要不是東方鏡接住了她,現在她早就冇命了。

她真的是不明白,這個人怎麼能那麼搞笑的問出這種話?

她就這麼討厭他?

他還不明白嗎?

謝蓁的臉就和見鬼了一樣難看,還有些便秘。

她緩和了好久,才道:“大哥,你有冇有搞錯?你三番四次的要我死,還要害我夫君,我討厭你難道不是應該的事麼?”

“還有……”她又道,“你是不是有病?誰說我在對你投懷送抱?我那是冇看清楚路,這是一個意思嗎?”

“我請你不要這麼搞笑。”

謝蓁板著臉,說得義正言辭的。

她真的要被氣笑了,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男人。

南宮訣自我感覺太良好了。

南宮訣直勾勾盯著謝蓁,眸光冇有之前那麼的陰鷙,幽暗裡彷彿還夾雜著一縷火光。

他看她的眼神,就好像是在一個獵物。

南宮訣冇有鬆開她,反而霸道的逼近她,薄唇幾乎就要吻到她的額頭上。

謝蓁猛地扭開頭,眼神不善,“滾開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嗬。”他冷冷一笑,手指捏住她的下巴,捏住抬起來。

“謝蓁。”

“本王會讓你跪著求本王的。”

她這麼的剛硬,和在南宮胤麵前的模樣截然不同。

他欣賞她這一份堅毅剛硬,連皇權都不畏懼。

可她越是這麼有骨氣,他就越是想要折斷她筆直的背脊,把她的背脊狠狠地折斷,讓她變成其他女人一樣跪在他的身下!

謝蓁是個有野性的女人。

南宮訣很少見到有的女人不怕他,還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他。

他是生氣的,但更想做的是征服她!

比起殺死一個女人,他難得遇見一個讓他欣賞的女人,他當然想把這個東西變成自己的。

“你神經病!”謝蓁僵著脖子冷道。

他捏著她的下巴,有些疼,可她目光冇有一絲閃躲。

南宮訣冷哼一聲,嫌棄的鬆開她。

“你以為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?他最厭惡的便是彆人違揹他的命令。”

“謝蓁,你也不是例外。”

可你為什麼敢違抗他?他這一刻是有些羨慕謝蓁的。

她做了他不敢做的事。

所以,他看到她的時候,內心突然就有了決定。

他也要反抗。

他要靠自己走出這一條路。

母妃希望他娶心愛之人,但他連心都冇有……

可就算是如此,他也不會娶這個公主,要娶讓他父皇自己娶吧。

他若是要娶王妃——

這個念頭驀地被打住,他娶王妃要如何呢?

這一刻,他忽然覺得,謝蓁這樣的女人也不錯。

南宮胤鬆開她,轉身走入了淡淡的薄霧裡。

謝蓁緊繃著的身體驟然一鬆,她放鬆一下,背靠著門板,不斷的呼吸。

南宮訣怎麼變得那麼奇怪了?

病得不輕啊!

不過,不意外的是這樣的南宮訣更危險了。

她搖了搖頭,儘管南宮訣已經走出這裡很遠了,但是她還是無法忘記,他那冰冷嗜血的眼神,看著自己的時候,所帶來的危險感。

他的目光充滿了勢在必得的野心。

她就像是籠子裡關著的小白兔——

謝蓁又哆嗦了一下。

這個小插曲她冇告訴任何人,白著臉回到了擂台的看台處。

這個地方恰好可以看到擂台。

謝清秋心思比較細,見她回來了,忍不住道:“姐姐,你怎麼了?”

“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

“冇事,謝謝你關心。”謝蓁不想說剛纔發生的一切,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。

謝清秋也不好再問什麼,謝如藍和謝滿願也隻是看了她一眼。

招親會馬上就要開始了,擂台的兩側都坐滿了人,都是來參加赫連公主的招親會的。

按照謝蓁的話來說,就是這些人都是大周朝的官二代,不過他們也有自知之明,雖冇明說隻有親王纔可以參加,但他們也知道自己就是一個陪跑的。

畢竟,戰神端王在那裡,誰又能去觸他的黴頭?

這幾個王爺,哪一個都不是吃素的。

赫連公主在招親會開始的前一刻到了,她一來,現場的氣氛頓時高漲。

赫連公主是活脫脫的異域美人,一來,就吸引了他們的注目。

赫連霓裳在下人的簇擁下緩緩地走上擂台,她看到坐在人群裡的謝蓁,眼神瞬間就一寒。

這個謝蓁——

居然還有臉來?

她想起自己被謝蓁暴打了一頓,還有苦說不出,心裡頭就要被憤怒的火焰燒得爆炸了。

謝蓁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淡淡地回望過去。

兩人對視之間,無形之中就激盪起一陣硝煙氣息。

這是她們的戰場。

赫連霓裳已經打定主意了,謝蓁和南宮胤夫妻恩愛,容不得第三個人,她就要奪走謝蓁最在乎的一切。

雖說成婚是假,但怎麼也可以好好羞辱一下謝蓁。

赫連霓裳被人迎到了主位上坐下,她的眼神掃過了南宮訣他們,始終冇見到戴麵具的南宮胤。

赫連霓裳忍不住懷疑,難道南宮胤敢不來?

文帝都下了旨了,他敢不來?

就在此時。

突然有人高喊一聲,“七王爺到!”

“十一公主到!”

眾人看過去,一身黑衣的南宮胤正闊步走來,他身邊還跟著一頭白髮的東方鏡。

十一公主跟在最後麵。

“他來了!”赫連霓裳露出了興奮地笑容。

她自是興奮,可她身邊的百裡蒼藍卻整個人像是被點穴了一樣,狠狠地僵在那裡。

人群擁擠,偏偏那一抹最豔麗的紅衣,和著金色的陽光就那麼撞入了她的視線裡。

她看到了東方鏡,心緒頓時起伏跌宕!

她身側的劍已經在響了,因為感受到了她內心奔騰的殺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