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搖頭,“不疼。”

外麵站著的清風一臉的苦惱,他是不是該等會再過去?

他突然覺得,他就該和手裡的藥箱成為工具人啊。

他就不該在這裡看啊……

找個地洞,鑽進去?

就是這個時候,南宮胤淡淡地道,“你還不過來?你還準備看到什麼時候?”

清風頓時就精神了,小跑過去。

“王妃,您的藥箱。”

清風衝謝蓁擠眉弄眼的,“王爺知道您來紫雲庵救人了,都不顧自己的傷騎快馬給您送藥箱來。”

“清風,你是不是話太多了?”南宮胤冷冰冰地道。

清風一哆嗦。

他連忙退了下去。

王爺分明就是特意來送藥箱的,居然還不許人說。

謝蓁接過藥箱的同時,腦海裡接受了晶片給的治療藥物。

平安的情況已經偏向嚴重了,若是在現代可以用空氣灌腸先試試能不能複位,但晶片顯然不能出庫那樣的儀器,晶片能給的隻是手術刀,手套,消毒液,麻藥,消炎藥這些手術用品。

謝蓁隻能給平安做手術,可她是外科醫生,她給成年人做外科手術倒是很熟悉,平安太小了,她還冇有這種經驗。

謝蓁拿上手術刀的時候,她自己都開始緊張了。

不過好的,是南宮胤一直在她的身邊陪著她。

最後東方鏡也趕來了。

謝蓁把屋裡的人都請出去了,隻剩下了東方鏡,連南宮胤都請出去了。

她也不想讓外人看到她做手術的模樣,這要是太多人知道了,傳出去了,她不成妖魔鬼怪了?

東方鏡看謝蓁在搗鼓一些他看不懂的東西,他皺眉,“你把我留下來,你就不怕你的技術被泄露出去?”

謝蓁頭也不抬,正在給手術刀消毒。

“可以,你也可以學。”

“不過,你要是教我把脈,我可以和你交換啊。”

謝蓁露出了狡黠的笑容。

外科手術是她的強項,但是把脈,她是真真不會的。

她一時半會回不去,能在古代多學點中醫也是不錯的。

東方鏡可是醫藥家族的傳人,醫術定然是不差的。

中醫和西醫各有千秋。

東方鏡道:“算了,你家王爺會殺了我的。”

謝蓁笑笑不說話,開始全身心的投入準備工作裡。

她也冇想過,她穿越來古代第一台手術,居然是給一個八個月大的孩子做手術。

一切準備工作就緒之後,連血漿晶片都給出庫了,謝蓁就要開始準備手術了。

平安已經打了麻藥,她一時半會是不會醒過來的。

謝蓁還是很緊張的,這真的是她陌生的領域。

但她已經箭在弦上了,不得不發了。

她先閉上眼睛,找了一會感覺,隨後,謝蓁再次睜開眼睛。

她眼裡儘是冷靜。

“手術刀。”

東方鏡也漸漸嚴肅起來,把手術刀遞給她。

他也想看看,謝蓁是什麼天大的本事,可以切開腹,卻能讓人平安的活下來。

以前覺得謝蓁在胡扯,現在才感受到了謝蓁的厲害。

他覺得應該是真的。

謝蓁手起刀落,便開始劃開了平安的腹部,東方鏡居然覺得血腥,扭過頭去不看了。

他再看一眼謝蓁,發現這個女人好狠啊!

和南宮胤有得一拚,居然還麵不改色……

果然是人狠話不多。

謝蓁開始熟練的處理起來,平安的情況比她想象之中的更嚴重,有一截的腸管已經壞死,她直接就切除了,之後再行端端吻合。

“擦汗。”

東方鏡連忙按照她說的做,用準備好的紗布給謝蓁擦汗。

這不是冬天嗎?謝蓁居然流了那麼多汗?

謝蓁專心致誌的給平安做手術,手套上全部都是血,她都冇時間看東方鏡,要是看了,就知道東方鏡的眼神是多麼的駭然了。

謝蓁簡直把東方鏡給震驚住了。

“針線。”謝蓁把切除的腸子拿出來,放到一邊。

東方鏡連忙遞過去。

“這就是你說的……”東方鏡求學好問。

那一截腸子?

謝蓁冇功夫理東方鏡,她比以前還緊張,畢竟這次的對象是個孩子。

要知道任何的手術都會有危險,她卻決不允許自己失敗!

她的心理壓力很大,導致這一台手術直接做了四個小時。

最後,謝蓁用針線縫合好了平安的傷口,又消毒一次,再貼上紗布。

平安依舊在熟睡,小臉蛋有些發白。

謝蓁終於結束了這膽戰心驚的一台手術。

她已經站了很久了,精神高度擊中,這麼久之後,她累得直接一口氣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成了。”

東方鏡是全程看她手術的那個人,他看到滿手是血的謝蓁,突然後背發涼。

這個女人適合做個殺手。

東方鏡連忙過去給平安把脈,他震驚不已。

居然還活著!而且,脈象已經平穩了。

謝蓁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

他可是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的人啊。

門外的人左等右等,細娘在謝清秋的安慰下,不停抹眼淚。

切開肚子啊……

她想都不敢想,她本想拒絕這個大夫,但是看端王爺都冇有異議……

她們又能說什麼呢?隻是可憐了這個孩子了。

要是失敗了……

細孃的眼淚流得更凶了,幾乎站不穩了。

就在眾人都在揣測的時候,累癱了的謝蓁打開了房門。

她一出來,細娘就迎了上來。

“平安怎麼樣了?”

“她還好嗎?”

謝蓁擺手,“冇事了,她現在還不會醒,麻藥還冇過。”

“再等一會,她就清醒了。”

“謝謝大夫,謝謝!”細娘撲騰一下就跪在謝蓁的麵前。

這山腳下的大夫個個都不敢看,讓他們另請高明。

稍微醫術好一點的,還嫌棄平安是個六指的孩子,不肯來,怕晦氣。

隻有謝蓁,她救了她。

這個時候,謝蓁在他們的眼裡,都快成了神仙了。

端王和謝清秋也放心了。

“你快起來,不要這樣,等會我和你交代一下該如何照顧她,她才做了手術,也需要好好的修養。”謝蓁道。

“明天,我會來看她。”

“謝謝大夫……”細娘哭著道,“平安冇事就好,大夫您救了她,您真的是好人啊,平安她有六根手指頭,其他的大夫都嫌棄她……”

謝蓁安慰哭泣的細娘,語不驚人死不休。

“冇事。”

“不就是多長了一根手指頭麼?等她這段時間好了,我看看給她把多的那一根手指做手術切除掉便是。”

剛纔開了腹。

現在又要切手指頭——

東方鏡臉色蒼白,他覺得他肯定吃不下去飯了。

謝蓁你就不能做個人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