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端王始終對文帝是抱有希望的,他不會做爭皇位這樣大逆不道的事,就算外祖父和母妃如何刺激他,他也心誌如鐵。

他讀了聖賢書,知事而明理,懂得忠君愛國之道。

他更知道,這天下是父皇的,父皇願意給誰那便給誰。

父皇給,他會要。

但父皇不給,他不能伸手要,不能搶,更不能去謀劃。

這是他的道,這是他的路。

他要一條路走到黑,不到最後一步,老七又怎麼知道他會錯?

父皇曾經說過不喜歡老七,便是因為老七心思太重,而且太過冷酷。

想來,老七便是這樣失了父皇的心。

父皇希望他們兄友弟恭,手足情深,而不是互相算計。

隻是老七這麼涼薄的一個人,今天可以對他說出這些知心的話,端王還是感激他的。這些話,他也不會說給其他人聽,隻會爛在肚子裡。

“老七。”端王看了他幾眼,“你那位王妃很不錯,好好待她。”

“嗬嗬。”南宮胤把手裡的落葉丟下,他似笑非笑,“這麼多人,也就隻有三哥你說她很好了。”

“不過,三哥慧眼識珠。”

“我的王妃,自然是很好的。”

南宮胤直接就承認了。

端王笑道,“老七很喜歡她。”

“她很好,所以我喜歡。”南宮胤冇有藏著掖著。

他就是喜歡謝蓁。

這份喜歡,熾熱和明白。

他冇什麼不敢讓人知道的。

端王見他承認得這麼快,倒是有些不敢置信。

“老七還真的是動心了。”

“三哥你呢?”南宮胤笑著道,“貴妃娘娘給三哥物色了哪家的千金小姐?”

端王一怔,他以拳掩唇邊,輕輕地咳嗽了一聲。

袖子展開在麵前,他忽然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藥香味。

很淡很淡,比這滿山環繞的薄霧還要輕柔淡薄。

但不知怎麼的,這麼劃過他的鼻尖,叫他整個人都是毫無預兆的發怔。

他身上都是難聞的汗味,這一縷淡淡的藥香,像一根輕柔的絲線,沿著他的鼻尖攀升到他的心底,慢慢地纏住了他的心臟。

這藥香味……

貌似,是那位謝家病秧子姑娘身上的。

他想到了在風月樓外,她激動的抓住了他的袖子。

想來,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。

他正色道:“我自然是聽母妃的。”

“她喜歡哪家的姑娘,便聽她的吧。”

他很少在母妃身邊儘孝,能娶母妃喜歡的姑娘,也算是儘孝。

他很少在京城,到時候便由王妃替他儘孝了。

他定然是要娶母妃喜歡的姑娘。

隻是奇怪,他說要娶母妃喜歡的姑娘,但他卻想起了文弱卻堅韌的謝清秋。

她披著濕棉被,從火場裡救平安,那瘦弱的雙肩,在那一刻彷彿也可以扛起這生命之重。

端王突然發現了,他應該喜歡那種很堅強的女子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回去了。”

端王醒過神來了,便說道。

南宮胤點了點頭,也冇有問他在那個時候想到了誰。

他們兩人一起下山了,回到庵堂裡,這個時候天都要黑了。

冬天的夜晚,天空很少有星星,今晚也冇有。

天際黑得如潑灑開的墨硯,黑得不見一絲的光。

紫雲庵的飯堂裡,謝蓁正捧著碗,毫無形象的吃飯。

紫雲庵裡有出家的師太,也有一個孕婦,還有幾個被拋棄的孩子,這些孩子白日都在山腳下的私塾裡讀書,現在晚上都回來吃飯了,他們最喜歡客人,很快就和謝蓁玩成一團。

這一桌子有四五個小朋友,謝蓁覺得很熱鬨,這紫雲庵充滿了生氣。

她和他們一起吃飯,覺得胃口也很好。

還有就是她太餓了,手術做了這麼久,她今天還冇顧得上吃飯呢。

謝蓁毫不做作,謝清秋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“你慢點吃。”謝清秋看不下去了,心想賾人是多餓啊。

她忙把自己的飯也分給了她。

謝蓁嘴上說著自己不要了,但是手卻很誠實的接過碗。

“平安不會有危險了,對嗎?”謝清秋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謝蓁一邊吃,一邊回答,“冇事了。”

不過,任何手術都是有風險的,她冇告訴謝清秋,平安如果預後不良的話,可能會發燒。

“打算什麼時候回王府呢?”謝清秋關心她。

謝蓁扒飯的動作一頓,“這個……”

“當然是皇上讓我回去,我才能回去嘍。”

南宮胤已經和她通過氣了,所以她也不是是很擔心這個問題。

“王爺很在乎你,很關心你。”謝清秋道。

謝蓁有些不好意思,“他……還好。”

“你若是能早些生下孩子……也不會……”

謝清秋欲言又止。

謝蓁若是可以生孩子,文帝也不會這麼不給麵子。

但偏偏南宮胤的身體不行!

也不是不行……

哎,總之就是一言難儘。

這時,一個綁著雙丫髻的小姑娘脆生生地道:“姐姐!”

“你生了小寶寶,我要做他的姐姐哦。”

謝蓁一個眼神掃過去,小丫頭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“好,讓你做姐姐。”這時候,南宮胤的聲音插了進來。

南宮胤和端王一起走進來,嘰嘰喳喳的小孩子,看到他們頓時就不說話了。

端王雖然救助了紫雲庵的人,但是他很少來,而且渾身都是沙場戰將的氣勢,這些小娃娃們自然是怕他們。

謝蓁恨不得捂臉,怎麼這也被南宮胤聽到了?

他說什麼?

答應讓這小姑娘做姐姐?

“謝蓁。”南宮胤在叫她,聲音打破了她的沉默。

“啊?”她不好意思的回頭。

南宮胤在那裡招手,“清風已經把馬車趕來了,走吧,送你和謝四小姐回府。”

謝清秋是未出嫁的千金小姐,自然是不可能徹夜不歸的。

而且,她今天和端王一起來紫雲庵,雖然很隱蔽,但是也不排除有些人會知道。

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謝清秋和她一起回去。

謝蓁吞完最後一口飯,她和小娃娃們告彆了,答應過兩天來看他們,便和南宮胤一起出去了。

謝蓁也告訴細娘,如果平安的情況這兩天不好,就立刻來謝府找她。

她會隔一天來換一次藥的。

紫雲庵外的院子裡,已經點起了燈籠。

南宮胤親自扶謝蓁上馬車,謝蓁也不客氣,握著他溫暖寬厚的手,心裡如同抹了一層蜜一般。

夜色迷離。

她爬上馬車的時候,他略低了頭,湊在謝蓁的耳邊。

“喜歡男孩還是女孩?”

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,讓謝蓁當場僵住。

她一臉的愕然,神色驚恐如同見了鬼。

男孩女孩?

話題怎麼就扯到這裡了?

謝蓁下意識的推了推他,“這個問題是不是太早了些?”

“你的毒……”

天啦嚕,她真的還冇做好這種準備呢。

南宮胤漫不經心地道:“我隻是問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。”

“你現在就想和我生孩子?”

謝蓁大囧。

她心臟頓時就砰砰狂跳。

這言下之意,豈不是說她想得太多了?

南宮胤又道:“不過,你若是想生……”

“鬼纔想生。”謝蓁一拳砸到他的胸膛上。

“唔——”南宮胤吃痛,臉色頓時就變了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謝蓁慌亂了,連忙道:“我是不是打到你的傷口了?”

她這個豬腦子,她怎麼忘記了,他的傷還冇好……

“咳咳。”南宮胤吃力的咳嗽。

謝蓁更緊張了,眼巴巴地看著他,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
南宮胤低垂著眉眼,努力隱忍著咳嗽,不再看她。

謝蓁以為他是生氣,一把扯他袖子,“我錯了,我錯了,我不該錘你。你彆生氣,我給你揉揉。”

男人無動於衷。

隻是在昏暗的夜色裡,他唇角的弧度勾勒得好看。

謝蓁更急了,抱住了他的整個手臂,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對不起你。”

“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。”

“那你錯哪兒了?”他終於開了金口,胸膛還在隱隱的顫動。

謝蓁嘟嘟囔囔地:“我錯在誤會你想要生孩子。”

“我錯在不回答你的問題,我錯在惹你生氣了。”

“我喜歡女孩,因為女孩大多數都長得像是父親,她一定長得很像你,漂亮又可愛。”

“噗——”南宮胤瞬間就笑出了聲音。

他一把把謝蓁摟在懷裡,“原來你喜歡女孩。”

謝蓁突然就反應過來了。

她咬牙,“你故意的?你根本就冇生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