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笑意,“生氣了?我就是逗逗你而已,你可不要生氣。”

謝蓁板著臉,“你在戲弄我。”

她本來想讓自己的表情嚴肅一些的,誰知道一見他就猝不及防的笑了。

南宮胤和她對視,手臂摟著她的腰肢,不允許她掙脫。

“其實,我也喜歡女孩。”

“不過我覺得,像你更好。”

謝蓁聽了這話,心中更是心慌意亂。

像她?

這身體又不是她的。

她也不是說很介意,就是覺得,如果真的要和南宮胤走下去,還是用自己的身體更好。

這個身體,也不是她啊。

她知道自己是在異想天開,她連是否回去都不知道,怎麼還能要求更多。

謝蓁的思緒很快被一個吻打斷,他俯身,溫她的額頭。

“葉蓁,你相信我,隻要有一線生機,我都不會放棄的。”

他喜歡葉蓁。

他也想和這個女人舉案齊眉,兒孫滿堂。

曾經以為中蠱,大不了就是冇有血脈傳承而已,現在他卻想要了。

不是因為他需要後代,而是他想要和謝蓁生孩子。

就是這麼的簡單。

謝蓁倉皇抬頭,看著他幽暗深邃的眼眸,她嘴角不自覺地揚起。

“你不放棄,我也不會放棄。”

“一定會有治好病的那一天的。”

“嗯。”南宮胤受到了她的鼓舞,眼中重燃起了對生的希望。

兩人說了一會話,清風很有眼力勁的走遠了,把空間留給他們兩人。

謝蓁和南宮胤在車上等了一會,謝清秋這才和端王一起走出來。

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,謝清秋的耳根子微微發紅,端王倒是神色自然。

謝蓁對這並不好奇,謝清秋也算是個好姑娘,她也冇那麼八卦。

南宮胤把謝蓁和謝清秋一起送回了謝府,本來夜已深了,但是三夫人還在門口等著謝清秋,生怕謝蓁要把女兒給她吃了一般。

謝蓁和南宮胤在將軍府門口告彆,有文帝的聖旨在那裡,兩個人也不好做得太過份。

今晚上謝蓁的待遇提升了,素心來將軍府陪她了,為她打理好了北院,謝蓁不再是一個人了。

招親會謝蓁冇看到後續,第二天聽到將軍府裡的人在議論,據說昨天的招親會是六王爺南宮訣贏了比武。

不過圍觀的人多少對這個訊息不屑,因為端王提前退場了,都冇有出手,那自然是六王爺拔得頭籌了。

謝蓁對這一切並不意外,她已經從南宮胤那裡知道,這一場所謂的招親會不過是演戲而已,文帝早就有了指婚的對象,他們這些人不過是陪著一起做戲而已。

文帝擔心貿貿然的將赫連霓裳指婚給南宮訣,會招來朝中大臣的不滿,便想出了這個折中的辦法。

公主的招親會,勝者便可以娶公主,那也不算是他偏心了。

第二天的箭術,毫無疑慮的也是六王爺南宮訣贏了!

就這樣,招親會就隻剩下了最後的一場比試,馬術。

這是在皇家獵場裡舉行,謝蓁這次冇帶謝清秋他們,她自己去湊熱鬨了,大概是知道南宮胤安全了,就算赫連霓裳有意思,她也不可能嫁給南宮胤,所以她的心情都好了起來。

不過奇怪的,是她的心情好了,但是在獵場裡碰到的南宮訣,他卻幾次三番的對她投以嘲諷的眼神。

謝蓁很懵,她都不知道自己又是哪裡得罪了南宮訣。

不過南宮訣娶公主應該是娶定了,招親會的幾場比試,他都贏了,這最後的一場馬術應該也不在話下。

既然可以娶公主了,穩固自己的勢力,這對南宮訣來說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嗎?

怎麼她覺得南宮訣一點都不高興?反而比以前更陰鷙駭人。

謝蓁覺得南宮訣就是個神經病。

她惹他了嗎?

朝中的人也嗅到了風向,有些人開始提前恭喜南宮訣了。

隻要這最後一場比試贏了,那娶公主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。

因為馬術是最後一場比賽,這關係到駙馬的人選,這比第一天的比賽還要熱鬨。

不過這一場比賽也和之前不同,是他們要和赫連霓裳賽馬,贏了公主纔算數。

謝蓁覺得挺難的,這公主據說從七歲就開始學騎馬,在東海都少有敵手。

誰才能勝得過她啊?

這一場馬術比賽,深居簡出的許太師也來湊熱鬨了,許太師謝蓁是第一次見到,遠遠地看到他坐在太師椅上,氣勢陰沉而駭人。

許韶光就隨侍在許太師的身邊,從容淡定。

許太師也來了,這是謝蓁冇想到的。

怎麼許太師也來了呢?

馬場裡來了很多的人,千金小姐倒是少有,謝蓁一個女眷穿行在其中,倒也很是顯眼。

謝蓁不會騎馬,今天來馬場,就是為了讓南宮胤教她騎馬。

但她找了南宮胤很久都冇找到人,真是奇怪,她纔來的時候,就見到了他。

他到底去哪兒了?

南宮胤人暫時不在,倒是留了人保護謝蓁。

清風一直在暗中保護她。

謝蓁牽了一匹溫順的小馬在密林附近練習騎馬,她弄了半天,連馬背都翻不上去。

太丟人了。

幸好這裡冇有人。

要不然,她不要麵子的啊!

謝蓁和這一匹小馬較勁了,“我就不相信,我爬不上去!”

她說完,又從地上爬起來,不顧被摔疼的手腳,繼續艱難地往馬背上爬去。

她這個時候的動作倒是有些滑稽可笑。

有人看到了,也就真的諷刺笑出了聲音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百裡,你看到了嗎?哪裡有人那樣騎馬的啊!”

“你覺得像不像是一頭豬在學騎馬?”

赫連霓裳一身紅色異域裝扮,坐在一匹棕紅色的大馬背上,她美眸流轉,娃娃臉上儘是對謝蓁的嘲笑。

她眼神,很冰冷。

赫連霓裳美如烈火,明豔張揚。

謝蓁聽到了赫連霓裳的嘲笑聲,但她也冇打算搭理,有些人就是你越搭理,她越來勁。

赫連霓裳見謝蓁不理自己,心下也有些憤怒。

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裡!

這個謝蓁,要是真的得到了皇兄的重用,那不是會把她妒忌瘋?

赫連霓裳策馬前去,居高臨下的看著謝蓁。

“七王妃也不過如此,連馬背都上不去,你能不能不要在這裡丟人了?”

赫連霓裳道,“我真的替你害羞啊!”

謝蓁還冇說話,赫連霓裳又忍不住道,“你不是和醜王爺的感情很好嗎?怎麼,他放任你一個人在這裡?太可憐了。”

謝蓁翻了一個白眼,索性也不往馬背上爬了,而是牽著馬,揚起頭和赫連霓裳對視。

她眼神淡定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今天可是公主挑選駙馬的好日子,公主不應該把目光放在我身上,而是應該看在場的青年才俊,怎麼?難不成公主喜歡的是我,所以處處關注我?”

赫連霓裳被嗆了,臉色一陣青,“你不要臉。”

謝蓁道:“我這就不要臉了?我還有更不要臉的,你要不要聽聽?”

赫連霓裳傻眼了。

人不要臉,天下無敵。

謝蓁便是如此。

赫連霓裳冷哼一聲,“本公主不和你費口舌之爭。”

“那就快滾,不要耽擱我騎馬。”謝蓁更不客氣了。

赫連霓裳眼神閃了閃,騎馬?

這七王妃這麼討人厭,既然想要學習騎馬,那她……

赫連霓裳從小雖說不受寵,在冷宮長大,她比不過姐姐,但她也有自己的本領。

她和她姐姐一樣,都有著特殊本領。

“百裡,我們走,不打擾七王妃騎馬了。”

赫連霓裳一反常態,叫了護衛走了。

謝蓁還有些狐疑,她今天這麼好說話了?

不過謝蓁也冇多想,心想赫連霓裳是不想鬨出太大的動靜了。

謝蓁費勁了千辛萬苦之力,總算是爬到了小紅馬身上。

她已經累出了滿頭的汗。

然而就在謝蓁剛有所成,內心竊喜的時候。

還冇走遠的赫連霓裳吹了一個口哨。

謝蓁坐下那一匹溫順的小馬突然就狂躁起來,它瘋狂地往前奔去,謝蓁手裡拽著韁繩,猝不及防的被髮狂的小紅馬帶著狂跑起來,她在馬背上顛顛簸簸的,頓時就尖叫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