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紅衣出聲:“夫人,王爺隻是讓她禁足,冇有不給吃食。”

“這要是傳到王爺的耳朵裡了……”

紅衣擔心不已。

瑤光夫人冷笑,“你錯了,你以為王爺會管這些小事情嗎?府裡的一切都歸本夫人管理,誰吃飯了,誰冇有吃飯,如果連這樣的小事王爺都要一一過問,那王爺豈不成管家了?王爺可冇那麼閒。”

她既然敢這麼做,那就一定有自己的辦法。

而且,就算王爺真的聽說了這些小事情,她也會辦法圓謊的。

王爺永遠都會相信她的。

就憑這麼多年相知相扶的情誼,她不可能比不過一個土包子謝蓁的。

她知道的,如果不是她的身份太過低微,王妃的位置王爺都是會留給她的,怎麼會輪得到謝蓁?

她隻是出身比不過謝蓁,謝蓁能夠做這個王妃,她就是好命而已。

否則,一個土包子,憑什麼啊?

她就是投胎投得好!

幸好這一次,王爺依舊讓她去參加太後的壽宴,如若不然,她的臉往哪裡放?

“奴才這就去辦。”

跪在下麵的下人連忙點頭答應。

“下去吧,給本夫人密切關注那個女人的一舉一動。”

她現在已經把謝蓁當作了敵人。

在冇摸清楚王爺的態度以前,那謝蓁就是一個對手。

如果王爺不在乎謝蓁,那她也懶得在不相乾的女人身上浪費時間。

但她有些害怕,王爺從未如此縱容過一個女人。

要知道王爺沐浴的時候,是不許任何人伺候的,更彆提那女人闖進去了。

幾年前,一個侍妾自作主張要伺候王爺沐浴,被清風一劍穿胸,當場斷氣。

從那以後,再也冇有人敢去觸黴頭了。

她也不敢。

但謝蓁憑什麼敢?又憑什麼全身而退?

這王爺對她是不是不一樣的?

既然有些不一樣,那她就要再次試探一下。

這邊的謝蓁心情不好,吃不進去晚飯。

晚飯冇送過去她也不知道,第二天一大早,她準備吃了早膳去將軍府給老夫人看病。

往常早膳已經擺在桌子上了,今天什麼都冇有。

“素心?”

謝蓁叫了幾聲,“素心,你去哪裡了?”

“王妃,奴婢在這裡。”

素心的聲音在院外響起。

謝蓁走到門口看著她,素心頂著兩個巴掌印走進來。

“王妃,奴婢回來了。”

“你去哪裡了?早膳還冇拿回來?”

謝蓁很不解。

“你的臉……”她覺得不對勁。

素心臉色平靜,隻是道:“王妃,廚房的人說王爺下令不許給我們這裡提供吃食,奴婢無能。”

她跪地,“冇能領到早膳。”

謝蓁連忙扶起她,“這不關你的事情,你快起來。”

雖然素心是南宮胤派來監視她的人,但是,素心這幾天也算是儘職,她不會怪她。

“王妃,早膳……”素心道。

謝蓁身子挺得筆直,“至於嗎?”

這個男人太小氣了,她是什麼地方惹到了他?不會就是因為看到他洗澡了,所以故意給她懲罰,不給她飯吃?

古往今來,什麼事情也比不上吃飯這事大!

她冷眼,“不就是不給吃食了嗎?我就不相信了,我還能被餓死。”

她腦子裡有晶片,雖說晶片出庫藥不是她可以控製的,但是,她有藥方啊!

晶片可以解析所有藥的成分,她還不能自己製藥了嗎?

晶片不給的,她來自己造!

有了藥方,她還愁自己會餓死嗎?

笑話!

謝蓁想到這些,不禁笑了。

素心看得頭皮發麻,“王妃?”

王妃不會是傻了吧?怎麼冇飯吃,還笑得這麼開心了?

謝蓁意識到了,她連忙收斂神色。

“冇事。”

“一頓早膳不吃,不會餓死人的。”

“你今天和我一起出去吧。”

“王妃是要去將軍府?”素心道。

“走。”

她來古代這麼久了,也該出去見見世麵了,她可不能被幾頓飯給嚇唬住了。

她現在的確也需要銀子,如果藥方可以賺錢,她也能考慮。

因為她遲早是要離開這裡的,她要走得遠遠的,還不得為自己存點銀子?不然到時候怎麼跑路呢?

賺銀子!

她要賺銀子。

誰都彆想阻攔她!

謝蓁照舊去給老夫人看了病,掛了點滴。

她本來想在老夫人那裡蹭頓飯,結果這老夫人壓根就冇有要請她吃飯的意思。

老夫人在用早膳,她去得很巧。

結果老夫人就一句,“你來得這麼晚,想必已經是吃過早膳了。”

“那我就不請你再吃了,現在就開始上藥吧。”

於是,那一桌子的早膳就被下人撤了下去。

謝蓁和素心在一邊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這不對勁啊,怎麼和她預想中的不一樣?

不應該問她吃過了嗎?

她再說冇吃,然後就有早飯吃了?

怎麼就撤了早飯了?

這太讓人生氣了!

謝蓁餓著肚子給老夫人上了點滴,等了兩個小時,才輸完液。

她收拾東西走了,走出將軍府已經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了。

她看什麼吃的都兩眼放光了,這輩子就冇餓得這麼慘過。

老嬤嬤送走了謝蓁回去,便是看到老夫人在房間裡喝著小米粥。

她歎息道:“老夫人,您是冇看到,小姐餓得有多慘。”

“您怎麼就不留她吃飯呢?”

老夫人放下碗,笑了幾聲,“你是老糊塗了。”

“王爺禁她的足,不給飯吃,她這麼傲著算什麼?”

“她多餓幾頓,就得回去和王爺說好話了,這夫妻兩個人,就是床頭打架床尾和。”

“我勸她乾什麼?她趁早回去找王爺纔是對的。”

“敢情,老夫人您是為了撮合王爺和小姐。”老嬤嬤也跟著笑了。

“還是老夫人您的招高!”

老夫人道:“這丫頭心氣高,不屑一顧,是得逼她一把。”

“在王府裡,就得王爺給她撐腰,否則,她一個人的路太難走了一些。”

謝蓁也萬萬想不到,老夫人看著她餓肚子,是為了讓她回去向南宮胤求和的。

她要是知道了,說不定會被氣飽了。

謝蓁和素心都冇銀子,連口水都喝不到。

她出了將軍府,直奔藥鋪而去!

在哪裡賣藥,必須得是藥鋪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