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伴隨著眾人的高喊聲,氛圍頓時高漲。

就連文帝也忍不住起身,走向了看台的邊緣,看看馬場上的風光。

許太師和許韶光也緊隨其後。

謝蓁為難了,她是不是應該早點溜走了?

然而,隻是一眼,她的目光就被馬場上那一道英姿颯爽的身影吸走。

謝蓁也吃驚不已,看來真的是她小瞧了赫連霓裳啊,赫連霓裳今日穿著火紅色的異域服裝,金色的波浪長髮隨風飄舞,整個人在馬場上肆意傲然的奔跑,好像一輪冉冉升起的紅日,那麼的朝氣蓬勃。

她的馬術很是精湛,居然把端王都甩出了半截。

全場的視線都被赫連霓裳引走了,她現在就是當之無愧的太陽!

那一抹絢麗的紅色,在馬場上似風一般掠過,換來了眾人的驚呼聲。

謝蓁是佩服赫連霓裳的,她不應該小瞧她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。

就拿騎馬這件事情來說,連端王都追不上赫連霓裳,可以想象赫連霓裳昨天嘲笑她是多麼正常的事了。

赫連霓裳有那個資本嘲笑她啊。

最前方的紅色身影就是赫連霓裳,在她的身後,有人一前一後的追逐著。

一人是端王,一人便是南宮訣。

謝蓁不知道南宮訣的馬術怎麼樣,但是很顯然,連端王都不是赫連霓裳的對手,南宮訣不可能比久經沙場的端王還要厲害吧?

南宮訣比端王還要落後一些,而且,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他的身形在馬背上竟然有些顛簸不穩。

謝蓁皺眉,這廝該不是裝的吧?還是因為,他昨天救她,所以受傷了?現在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嗎?

謝蓁看他們你追我逐,她的心都好似飛到了馬場上去,一上一下的,竟然比當事人都還要激動緊張。

許太師看南宮訣落後,看熱鬨不嫌事大。

他話裡有話地道:“這十八公主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!”

“就是不知道,這端王和六王誰能贏得過她。”

文帝的眉心忍不住微蹙。

誰贏得過赫連霓裳?

按照現在的情形來看,不管是端王還是老六,都玄乎得很,似乎他們都贏不了赫連霓裳。

但是兩國聯姻豈是赫連霓裳可以兒戲的?就算都贏不了她,該賜婚還是要賜婚的。

隻不過,若是不能風風光光的贏她,會讓人笑話大周無好兒郎。

皇室的天威自然也是很重要的。

所以文帝也希望老六可以爭口氣,贏得漂漂亮亮的,這樣他就有藉口下旨賜婚了。

今天他已經乾涉不了,一切都要靠老六自己去爭取。

隻是文帝為南宮絕籌劃得完美,但是南宮訣自己卻不是這麼想的。

他不管能不能贏赫連霓裳,他都不想要這份榮寵和婚約。

他不想要。

他一點都不想要。

所以,他已經打定主意要違逆文帝的意思。

赫連霓裳愛嫁誰就嫁誰去,他有一百種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但他不想連自己枕邊人的位置,都拿去利用。

他希望,他的枕邊人和……

真是見鬼了,為什麼又想到謝蓁了?

他都不知道是在想什麼,不管什麼時候,總能不經意的想起謝蓁。

謝蓁就像是一道影子,在他的腦海裡若隱若現。

這一切都超出了南宮訣的預料。

他不管用什麼辦法,似乎都冇辦法把謝蓁從腦海裡驅逐出去。

反而,越是提醒自己不要想不該想的東西,她反而出現得更加的頻繁。

南宮訣勒著韁繩的手指,不斷的收緊,他竟有些心煩意外。

他回過頭去找謝蓁所在的位置。

他赫然看到,看台上謝蓁和許太師他們站在一起——

這一看,南宮訣的心裡猛地一沉。

他清楚記得昨晚父皇囑咐他的話,今日會有異動。

南宮胤也不在這裡。

謝蓁為什麼會摻合到許太師和他父皇之間去了?

南宮訣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該不會是……他們要拿謝蓁當誘餌吧?

就是這走神之間,原本受他控製的馬也開始躁動。

南宮訣早就把赫連霓裳會禦馬的事情調查得清楚了,他覺察到了馬兒的異動,刀子一般鋒利的眼神就看向了前方那道火紅色的身影,恨不得將其大卸八塊!

南宮訣轉念一想,機會來了!

幾乎冇人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,一塊小石頭,便像是長了眼睛一樣,穿透著凜冽的寒風,擊中了馬背上的赫連霓裳。

“嘭。”

碎石注入了內力,就那麼砸到了赫連霓裳的小腿上。

她原本坐得穩穩的,小腿此時劇烈的抽痛,她整個人都歪了一下。

若是平時,赫連霓裳可以迅速的穩住身體,但是現在她為了甩開了端王,她是故意加速狂奔的,所以在這樣的速度之下,她竟然穩不住自己的身體,就那麼一歪。

她勒著韁繩的手背又是一痛,她的手頓時就脫力了,想抓韁繩都抓不住,最後身體往後一仰,身體徹底失去了平衡。

“啊!”

赫連霓裳尖叫著從馬背上跌了下去,她狠狠地砸在了地上。

“卡擦”一聲。

似乎還有骨頭斷裂的聲音……

因為馬速過快,她被甩下去之後,還滾了幾個圈。

天旋地轉之間,她已經痛得失去了所有的知覺,眼前一片灰暗,天地都在扭曲變形。

她連呼吸都提不起來。

“啊,不好了,公主墜馬了。”

“快快,快去請太醫。”

“請什麼太醫,請七王妃!”

這是南宮訣的聲音。

他和端王幾乎是同時策馬奔過去,赫連霓裳倒在地上,臉色蒼白,眼神因為疼痛已經開始渙散,她瘦弱的背脊此時也彎曲成一團,正在不斷的顫抖。

馬場上幾乎冇有伺候的人,為了他們可以儘情的比賽,伺候的人都清空了。

現在這突發意外了,要喊人來也還要等一會。

南宮訣一馬當先抱起痛苦的赫連霓裳,快步往營地那邊跑去。

端王的動作慢了一拍。

他略帶懷疑的目光,掃過了南宮訣的背影。

是他看錯了嗎?

似乎有人襲擊了赫連霓裳,否則,赫連霓裳那麼嫻熟的馬技,是不可能摔下馬的。

端王第一個就發現了不對勁。

這事,難道是老六做的?

老六為什麼要襲擊公主?

還是,是他看錯了?

老六……還真的是像老七所說的那般,像個謎。

比賽被迫中止,端王也冇辦法,隻能折返回去看赫連霓裳。

他隻是希望。

希望這是他看錯了。

老六冇道理襲擊公主,比賽中止,對老六冇有任何的好處。

相反,父皇很中意這門婚事,雖然未曾言明,但是他是明白的。

老六這麼做,會讓父皇盛怒。

老六……

他是瘋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