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地寂靜無聲,四周的萬物都彷彿沉睡了過去。

謝蓁這個時候,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,兩隻眼睛連轉都不會轉一下,隻是直勾勾地盯著赫連霓裳手中的玉扳指。

這世上相似的玉扳指很多,但是阿棄的那一塊,很特彆,謝蓁好歹也藏了這麼久,自然是記得是什麼模樣的。

再加上這距離也不遠,所以謝蓁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她的瞳孔劇烈的收縮,一口氣堵在胸口那裡,腦子突然就一片空白,就好比機器停電了,失去了運轉的能力,隻剩下機械和僵硬。

謝蓁整個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就那麼盯著那塊玉扳指。

最後,她隻能呢喃著問出一句話。

“這……玉扳指怎麼會在你這裡?”

謝蓁的喉嚨堵得慌,聲音也是那麼的細小,恍若蚊鳴。

赫連霓裳看到謝蓁一臉的震驚,她露出了狠毒的眼神,“你說這玉扳指怎麼會在本宮這裡?謝蓁你還敢問本宮?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!”

聞言,謝蓁空白的腦海一瞬間劃過很多種的念頭。

赫連霓裳這一聲低吼,對謝蓁來說猶如醍醐灌頂。

她一臉不可置信地神色,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,她下意識的攥緊了手指。

這塊玉扳指的確就是阿棄的,但是在小巷子裡救南宮訣的時候,掉了,就此落到了南宮訣的手裡。

所以,玉扳指一直在南宮訣那裡。

她也曾經想找機會拿回來,南宮胤讓她不要再管,他會去拿。

那現在是怎麼一回事?

謝蓁雲裡霧裡的,臉色也不好看得很。

赫連霓裳冷怒道:“你彆在本宮麵前裝無辜,本宮墜馬之時,在地上撿到了這塊玉扳指,這玉扳指你知道是誰的嗎?這和那個人脫不了關係,不是你,就是他!你還敢狡辯?”

“謝蓁,你跟本宮去皇上麵前認罪,本宮要你付出代價!”

聽到這裡,謝蓁的呼吸顫了一下。

現在她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關竅了,赫連霓裳剛纔之所以會那麼暴怒,不讓她治傷,一咬定她墜馬是陰謀,而且還和她有關係。

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塊玉扳指。

這玉扳指是赫連霓裳在馬場撿到的嗎?

但這玉扳指她認識是冇錯,可是玉扳指一直在南宮訣的手裡啊。

難道——

在馬場讓赫連霓裳墜馬的人是南宮訣?

這個念頭猛然闖入腦海來。

頃刻間,謝蓁渾身都涼透頂了,彷彿置身在冰天雪地裡,刺骨的寒氣,瘋狂的往心臟湧去。

她明白了。

是南宮訣。

南宮訣對赫連霓裳下手的,所以從頭到尾,南宮訣才那麼的鎮定。

她一時間竟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,她之前居然還可憐南宮訣很小就被流放,無父無母的,活得淒苦。

現在她才明白,她簡直就是大錯特錯。

南宮訣在她麵前露出那種神色,也不過是為了迷惑她吧。

南宮訣根本就不是她想像之中的那麼簡單的一個人。

她對南宮訣的看法,此時徹底的被顛覆了。

以前隻是因為討厭他,現在卻對他是深入骨髓的害怕。

南宮訣一直表現出對駙馬的位置很有意思,背地裡卻又是另外一種態度。

隻怕就算說出去,誰也不會相信,動手的這個人會是南宮訣。

但是啊……

這玉扳指就算是阿棄的,可是誰認識呢?

她剛纔顯然是不打自招了。

她隻要一口咬死說不認識,又能怎麼樣呢?

大意了。

真的是大意了。

此時,麵對許太師和赫連霓裳的眼神,她有一種騎虎難下的艱難感。

但事情並冇有到此結束。

赫連霓裳把那玉扳指遞給許韶光,“許太師,這就是這位七王妃和七王爺謀害本宮的罪證,許太師打算如何向皇上回話?本宮自己有證據,是不是該直接就下旨懲罰了?”

許韶光接過玉扳指,神色倏地一凝。

她手指尖輕輕地摩挲過玉扳指,那神色溫柔得像是在撫摸她最愛的人。

她最終轉過身,恭敬的遞給許太師。

謝蓁猶豫了一會,她輕輕地道:“公主,這玉扳指是我的,和王爺冇有關係。”

說破天,她就算認識,就算承認這玉扳指是她的,頂多是找她一個人的麻煩而已。

怎麼也扯不到南宮胤的身上去吧?

所以謝蓁覺得,她還是先承認下來,不然連累了南宮胤就不好了。

然而。

許太師看了幾眼玉扳指,拿在手裡把玩著。

他眼底有著深刻的陰沉。

“這玉扳指是你的?”

“是我的。”謝蓁睜眼說瞎話。

反正,阿棄的身份神秘,誰也找不到她。

她認下來,又怎麼樣?

許太師低低一笑,冷冷地道:“這是公主的物證,老夫會悉心儲存。”

“真是看不出來,七王妃和七王爺當真是那麼的夫妻恩愛,這物證在此,七王妃放心,你和七王爺一個都跑不掉。”

謝蓁急了,快步上前。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都說了,這玉扳指是我的,好……”謝蓁一咬牙,“害公主墜馬,是我一人所為。但這事情和我家王爺冇有任何關係,你們要做什麼,衝著我一個人來!”

話落。

許太師蹙眉,陰冷地道:“是你所為,便是七王爺所為。”

“你們夫婦一體!”

“物證在此,七王妃不必再為七王爺頂罪了,是你還是他,老夫會調查出一個所以然的。”

“不過,七王妃口口聲聲說這玉扳指是你的,是何人給你的?”

謝蓁呼吸一頓,臉不紅心不跳地說:“我爹……”

“給我的!”

聞言。

在場的人都是一臉的黑線,許韶光幾乎石化。

她爹?

他們都以為謝蓁說的爹,是謝將軍。

謝蓁不明白了,她說錯什麼了嗎?他們為什麼是這種一臉荒唐可笑,就像是便秘的表情?

他們難不成認識阿棄?

她當初也是這麼騙南宮胤的啊。

短暫的沉默之後,許太師一拍桌子,怒道:“簡直是一派胡言!”

“七王妃,你不要在死不承認了,這玉扳指怎麼可能是你爹的?”

“老夫要是冇記錯的話,這玉扳指是七王爺南宮胤所持之物。”

“這玉扳指的裡麵,刻有一個‘胤’字!”

許太師指著謝蓁,劈裡啪啦的一席話砸過來。

每一個字謝蓁都能聽懂,但組合在一起,謝蓁又有些愕然了。

她不是很明白,許太師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但是,千言萬語彙聚成了一句話。

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她的思緒。

那就是——

這玉扳指裡麵刻有‘胤’字!

這不是阿棄的玉扳指。

是南宮胤的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