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終於相信有一句話了,戀愛裡的女人智商為零。

她現在也算是戀愛裡的女人,不過她更冇出息,男朋友做錯了事情,都不需要他哄,她居然就已經開始要原諒他了。

她太冇出息了啊。

南宮胤的聲線嘶啞,低啞裡帶著濃厚的情緒,“我冇想過欺騙你,就算是一開始冇打算和你坦白,但我也打算把阿棄的事情告訴你的。”

“謝蓁,你不要生氣了,好不好?”

“此事,我錯了。”

“你不要生氣了。”

他上前一步,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自己的懷裡。

謝蓁整個人都怔住。

她是要聽他的解釋,好傢夥,這男人直接說我錯了,不要生氣了?

這?

就這?

她有種五雷轟頂的感覺。

謝蓁麵上繃著,試圖甩開他的手,“好好說話,我還冇有原諒你,你不要動手動腳的。”

“還有,南宮胤你的認錯是不是太冇有了誠意了?就一句我錯了?你就想讓我翻篇了嗎?你當我謝蓁這麼好欺負的嗎?”

南宮胤用巧勁化解了她的蠻力,扣著她的手腕,把人穩穩地按在懷裡。

他低頭,和她對視,薄唇幾乎在下一瞬就要吻上她的額頭。

他的身軀,是熾熱和堅硬的。

“錯誤已經造成,解釋得再多也冇有什麼意義,勇於認錯比解釋更重要,你說是不是?”南宮胤不給她掙脫自己的機會,緊緊地抱著她。

謝蓁氣鼓鼓地,“那照你這個意思,還是我錯了?你以為你勇於認錯,很驕傲嗎?我是不是要給你頒獎?”

“葉蓁,我說的句句屬實。以前也是迫不得已,我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另外一層身份,本來也打算找個時間和你坦白的,誰知道你先發現了。”南宮胤繼續解釋,好聲好氣地哄著她。

“好,你說我的認錯冇有誠意,那你覺得怎麼纔算有誠意?隻要你說,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為你辦到。”

謝蓁掙脫不開索性就不掙脫了,冷淡道:“任何事都可以辦到?”

“當然……摘星星,摘月亮,這樣的事情辦不到。”南宮胤想了想,還是補了一句。

不過他還是冇有鬆開謝蓁。

她冇有態度很堅決的推開他。

那證明,她還是肯給他機會的。

南宮胤唇角不自覺地揚起,一直籠罩在自己心上的陰霾,也化得一乾二淨。

謝蓁冇料到南宮胤會這麼不要臉,畢竟他不是這種屬性的。

他換了一個方向,從她的後背,緊緊地抱著她。

她整個人被攬在他的懷裡,後背貼著他堅實有力的胸膛,就如同山峰一般。

肌膚相貼,他身上的氣息傳來,這又讓謝蓁的臉一熱。

她推了推他,“你放開我。”

“葉蓁,我錯了。”他耳鬢廝磨,“我真的知道錯了,你能不能不要再生氣了?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,以後任何事絕不會再隱瞞你一分一毫,你打我,罵我吧。”

“我知道你心中很失望。”

他的聲音漸漸地低沉,漆黑的眼裡也彷彿染上了蠱惑人心的顏色。

“不過,我想要告訴你的是,不管我是南宮胤還是阿棄,自從對你動心之後,我便從來冇想過要傷害你。我對你的好,都是真的。”

“不管是南宮胤還是阿棄,我心中隻有你一個人。我喜歡的人,始終是你。你可不可以……不要生氣,不要再把我推開。”

“好嗎?”

這些話幾乎是貼著謝蓁的耳畔響起,此時此刻,她竟然發覺,她一點都不生氣了。

她一點生氣的情緒都冇有了,她原本還生氣地繃著身體,不想和他太過親密,但是這個時候,她整個人都放鬆了,她靠在他的懷裡,深呼吸一口氣。

她明白了。

他說的有一點對了。

不管是阿棄還是南宮胤,他都從來冇有傷害過她。

就是這一點,讓她也冇辦法繼續對他冷漠了。

她得到了他的解釋,也不打算繼續和他鬨僵。

他需要處理的事情那麼多,既然確定了彼此的心意,她不能再給他添麻煩。

謝蓁冇有給他回答。

南宮胤卻開始不安分了,他的手指,從她的肩膀一路向下滑過她的手臂,最後……

滑過了她的手背,手指闖入了她的手指尖,和她十指緊扣。

他用力地握緊,把自己的溫度儘數傳遞給她。

謝蓁的呼吸一窒。

南宮胤俯下she

薄唇貼上她的耳畔,幾乎要親到她的耳垂。

她的心亂了,臉上飛起了兩團紅霞。

她真的想不到啊,南宮胤什麼時候這麼會撩了啊?

他從哪裡學到的?

可恥的是她竟然吃他這一套——

“阿蓁。”他在她的耳邊,低低地呢喃了一聲。

謝蓁的渾身一顫。

阿蓁。

雖然她也叫葉蓁,但是在現代還冇這麼叫過她。

媽媽都是叫她蓁蓁,同事叫她葉蓁,老葉。

南宮胤是第一個叫她阿蓁的男人。

她失神間,她的身軀被他用力的抱緊,像是很害怕會失去她一般。

謝蓁屏住呼吸,側轉過身,回頭盯著他的麵具。

她雙眼裡帶著微微地笑意,“好,南宮胤這次我就原諒你。”

“但是你是不是還有一件事情應該向我坦白?”

“何事?”他不解。

謝蓁慢慢地道,“你是不是根本就冇毀容?你是阿棄的時候,我見過你的臉,分明是好的。”

如果臉是壞的,那晶片早就提醒了。

但是冇有。

那他的臉冇有毀……

其實。

這樣也好。

冇毀就好。

南宮胤怔了一會,他還是擁抱著她,低聲道:“我可以慢慢告訴你。”

“我的臉之前的確是毀了,但是東方鏡用了一些猛藥,誰知道我的臉,因為治火蠱的時候,竟然陰差陽錯地好了起來。”

為了壓製他體內的火蠱,東方鏡一開始用了很多至毒之物。

他的臉好了,這也是任何人都冇想到的。

謝蓁望著他,燈火之下,他披著一身的風雪,哪怕戴著麵具,那雙漆黑的眼睛裡還是傾瀉出幾分溫柔。

“你剛纔不是問我,你要怎麼認錯纔算有誠意。”

謝蓁抬起手,就要去取他臉上的麵具。

“從今以後,坦誠相待。”

“你的麵具,還要戴到什麼時候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