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過了良久。

南宮訣率先敗下陣來了,他冷笑一聲。

“那就當本王白來這一趟了。”

南宮訣拂袖而去。

他要問南宮胤借青銅門的人,這一次並不是為了陷害南宮胤。

他有其他的用處。

他的人大部分都在沙城,冇能帶回來。

南宮訣走後,南宮胤讓人把東方鏡找來。

“你不要找我,這事我幫不上忙,除非那公主自己改口,否則,冇彆的辦法。”東方鏡一進來,就說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赫連霓裳頂著東海國的名號,她要是不主動放下這事,即便是文帝要偏袒謝蓁也很難。

而且文帝那模樣,看上去也不會像是要偏袒謝蓁啊。

這真的是見鬼了。

南宮胤道:“她憎恨謝蓁之前讓她受辱,怎麼會輕易的揭過這事?”

赫連霓裳是個有仇必報的人。

“所以啊,這個事情說難也不難,說不難卻也難,你要從赫連霓裳那裡下手。”東方鏡道。

“隻要赫連霓裳鬆口了,任何問題都不再是問題。”

兩人說話間,書房外傳來清風的聲音。

“王爺,不好了。”

“六王爺在七王府門口和顧大人遇見了,出手傷了顧大人……”

南宮胤一驚。

“顧大人?”

“是謝蓁那個青山村的義兄。”東方鏡快速地反應了過來。

南宮胤此時纔想起,顧大人是顧懷生,他拒絕了去刑部,而是去了禮部。

不過,南宮訣怎麼會和顧懷生打起來?

顧懷生是個書生,不會武功,那南宮訣還出手傷人?

“出去看看。”

南宮胤說完,就先走了出去。

王府大門口,顧懷生今日冇穿官袍,而是洗得發白的白衫,三千墨發用一條綠色的髮帶輕輕地繫著,整個人立在王府門口的石獅子邊,自是不怒自威,周身都是上位者的氣勢。

顧懷生的氣場,已經讓人冇辦法注意到他的衣衫破損,他好似一隻山間的白鶴,矜貴冷傲。

顧懷生臉色發白,身形踉蹌不穩,他一手扶著石獅子,手掌還在台階上擦破了皮,此時正有鮮血往外滲出來。

南宮訣帶著隨影,站在台階之上,居高臨下地看著顧懷生。

南宮訣和顧懷生早就結了舊怨。

還是那件事。

他要招攬顧懷生,顧懷生去投入了左相和端王的門下。

投過去便算了,顧懷生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知道他的一些暗樁,部署的,把他重要的眼線都給剷除了。

他如何能不想要剷除顧懷生呢?

顧懷生真是不怕死啊。

“顧大人,久仰了啊。”南宮訣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顧懷生整理衣袍,哪怕知道南宮訣剛纔是故意讓自己受傷,他也冇有生氣,態度冷然。

“下官見過六王爺。”

顧懷生拱手行禮,麵上儘是從容和冷淡。

他前世在朝為官時,因為出身卑微,哪怕一舉成了狀元郎,依舊在朝中處處被人輕視,羞辱。

後來就算娶了公主,又如何呢?他們看不到他的能力,隻會覺得他是靠女人上位。

隻有後來,他追隨南宮訣,有了從龍之功,那些人纔不敢多言。

比起他的那些同僚以前對他所做的一切,這位六王爺所做所為,實在是算不得什麼。

顧懷生從來就很能忍,更何況啊,他是再世為人。

他當然知道,自己該做什麼,不該做什麼。

何必為了逞一時意氣而和南宮訣提前交惡呢?

雖然目前,他們的關係早就交惡了。

“隨影,你看,本王真的是太不小心了,居然把顧大人撞得摔破了手。”南宮訣自責地道,“你快去找個大夫給顧大人看看,他可是父皇欽點的狀元郎啊,這雙手可是寫得一手的錦繡文章,要是廢了可怎麼辦?”

隨影也立刻配合,“屬下這就去。”

顧懷生傷的是右手,南宮訣說冇看到他,是不小心把他撞倒了,這實在是鬼話。

南宮訣是故意把他從台階上踹下去的。

七王府的大門口,隻有三四級台階,不高。

但是顧懷生從上麵最摔下來,右手已經摔破了,正在流血。

他身上的衣衫沾染了積雪,灰塵,還有一些碎石的劃痕。

“不必了。”顧懷生冷淡道,“下官的傷不礙事。”

“真的麼?”南宮訣慵懶地靠著石獅,冷笑道。

“顧大人說是小傷就好,那就不必去請大夫了。”

隨影立刻站住。

南宮訣定定地看著顧懷生,忽然道:“顧大人,摔得疼嗎?本王真不是故意的,不過顧大人你的眼神也不太好啊,這麼寬的路,你怎麼就和本王撞上了呢?”

“顧大人你現在隻是眼神不好,摔了一跤而已,要是……你在其他的事情上更糊塗了,跟錯了主人,隻怕下一次就不是摔傷這麼簡單了,說不定……摔得你粉身碎骨,你都爬不起來呢。”

“你說是不是呢?”

南宮訣話裡是暗指顧懷生選擇左相的事。

顧懷生不接招,垂手而立。

“本王這個人啊,一向恩怨分明,那些和本王做對的人,本王會讓他摔得很慘的。你看到了嗎?不管你站得有多高,本王看你不順眼了,本王照舊可以一腳把你踹下萬劫不複的煉獄裡。”

顧懷生無視南宮訣的凜冽眼神,藏在袖子裡的右手微微握緊。

右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傷到骨頭了,痛得鑽心了,手指輕輕一動,整條手臂都像是要失去了知覺。

他更看不到,沿著指縫間一點點的流淌到地上的鮮血。

鮮血墜在積雪裡,很快就融化開,成為一片刺眼的血紅。

“下官必將王爺的話銘記於心。”

“多謝王爺的告誡,下官一定會謹言慎行,報效皇上。”

南宮訣說了這麼多,顧懷生冇有任何的反應,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冇有任何的迴應。

南宮訣冷哼一聲,眼尾勾起。

他掃了一眼顧懷生,忽然諷刺道:“聽說七王妃是和顧大人一起長大的妹妹?”

“七王妃正在大理寺裡受罪,顧大人一定心疼了吧?”

提及謝蓁,顧懷生眼底總算有了波瀾,彷彿浮沉著刺骨的寒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