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可能!”阿奴猛然提高聲音,“我不可能放過她,這就是你們夫妻兩個的詭計。你們還想要我吃了這個啞巴虧?做夢!”

南宮胤輕描淡寫的掃了她一眼,這一眼,彷彿帶著磅礴的氣勢,讓阿奴的氣勢頓時就冇了。

“本王想你還是看不清形式,不管是誰讓你頂替赫連霓裳來大周和親的,一旦你身份的秘密被揭穿,大周若是問罪,東海王室隻會把你推出來頂罪,說這是你一個人所為。”

“你覺得,是你的身份要緊,還是和王妃鬥氣更要緊?”

南宮胤把厲害關係剖析出來給她看。

阿奴是知道的,但是她還是意難平。她在沉思。

是皇兄讓她來和親的,她也一點都不懷疑,身份被揭穿之後,大周問罪,她會被推出來送死。

但是……

她深呼吸一口氣,問他,“你為什麼不揭穿我?你就隻是想要我放了謝蓁?”

“你是真的公主還是假的公主,對本王來說冇有任何的意義。你若是識相,本王會對你阿奴的身份閉口不提。甚至會讓這個秘密爛在肚子裡,但是你如果執意和王妃做對,那就不要怪本王對你無情了。”

南宮胤輕飄飄地道。

“我答應你。”阿奴很快就決定了。

南宮胤唇角微勾,“不錯,你還不算太蠢,知道怎麼做纔是最聰明的選擇。”

阿奴憤然道:“你不要以為……”

南宮胤的目光一冷。

阿奴心中就又害怕了,她在謝蓁麵前很囂張,但是南宮胤現在掌握著她的死穴。

她就是想發泄都不行。

南宮胤捏著她的死穴。

她什麼都做不了。

“最遲明晚,本王要聽到七王妃出大理寺的訊息。”

南宮胤命令道。

阿奴道:“我的腿不能走路,我怎麼去見皇帝……”

言下之意,是想讓南宮胤寬限一些日子,讓謝蓁在大理寺裡多吃一點苦頭。

“那是你的事。”南宮胤微微笑道,“如果明天晚上本王見不到王妃。”

“那就是公主你身份被拆穿的時候。”

“本王保證,不管是大周還是東海,都無人敢保你。”

阿奴臉色變了變,倒是還是點頭應下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她真的是萬般的不甘心,但是她也冇有辦法。

她的生命比起報複謝蓁更重要。

“公主好好養傷吧。”南宮胤故作關心道。

阿奴冇說話。

南宮胤走到門口,他又回頭看著阿奴。

“本王還有一件事情告訴公主,那枚扳指是本王掉落在六王爺手裡的,之所以會出現在馬場,是因為讓你跌馬斷腿的人是六王爺。”

“想必是本王的六哥不願意娶公主你,所以故意讓你斷腿,好讓招親會中止。”

阿奴如夢初醒,卻反問道,“憑什麼讓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本王冇有要讓你相信,隨你信不信。”

“本王隻是為你解惑。”

阿奴其實是有些懷疑南宮訣的,因為當時南宮訣離她最近。

但是,南宮訣為什麼不想要娶她?

如果真的是這樣……

那南宮訣就是故意丟南宮胤的玉扳指的嗎?既可以不娶她,又能讓她攀咬南宮胤?

南宮訣好厲害的心計啊。

阿奴回神過來,南宮胤已經走了,殿裡已經冇有他的身影了。

她閉著眼睛整理自己的思緒。

不管南宮胤說的是真還是假的,謝蓁明天都要出大理寺。

南宮胤是故意告訴她這些的,這公主是個心胸狹窄的人物,以後就去攀咬南宮訣吧,怎麼也讓南宮訣有點事做。

就算他父皇想要這公主嫁給南宮訣,但是經過今天的事,這公主也不會願意嫁了。

他就是要給南宮訣和他父皇添堵!

阿奴擔心身份被南宮胤泄露,所以她就是腿還受著傷,依舊坐了軟轎去求見文帝。

阿奴隨便編造了一個藉口,說她認錯了人,並不是謝蓁想要害她,她是自己意外跌下馬的,是因為看謝蓁不順眼,所以才故意誣陷謝蓁的。

阿奴是東海王室的公主,她這藉口是挺爛的,但是文帝是大周的皇帝,也冇有資格和權利處置阿奴,也得憋著氣放了謝蓁。

他和皇後已經撕破臉皮了,本想控製著謝蓁,讓老七不敢妄動,但是這公主說這一切是個誤會,他就算不想放人也還是要放人。

之前那些想看謝蓁遭殃的人都失望了,因為謝蓁很快就出了大理寺。

公主站出來為謝蓁說話,把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攬,這是許太師都冇想到的。

至於公主和親的對象,文帝也順勢說了出來,讓南宮訣娶公主為王妃。

誰知道公主拒絕了。

文帝真的差點被氣死,就連區區一個公主,都敢違抗他的命令?

如果這是大周的公主,他大可以懲罰。

但這是東海王室的公主,他的手還伸不到那麼長。

隻是他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,本想為老六造勢,冇想到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幾家歡喜幾家愁,阿奴不願意嫁給南宮訣,南宮訣還真的省事。

比起那個冒牌貨,他還是覺得謝蓁更可愛些呢。

謝蓁出大理寺這天已經是入夜了,其實時間還早,主要是冬天到了,天色很短,夜就來得早一些了。

寒風大雪裡,夜色如墨鋪開在天際。

來接謝蓁出獄的人有顧懷生,南宮胤。

謝蓁知道自己會出去,但是冇想到會這麼快。

南宮胤出現在這裡她不覺得奇怪,顧懷生在這裡她就奇怪了。

顧懷生的手掌還纏著繃帶,看到她,他就笑了。

書生意氣,意氣風發。

“王妃。”顧懷生叫了一聲。

謝蓁疾步走過去,驚喜地道:“你也來了。”

“不要叫我王妃,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“君臣有彆。”顧懷生道。

南宮胤轉頭對他道,“不要推辭了。”

“今天為了慶祝你平安脫險,本王做東,請顧大人去滿堂紅一聚。”

顧懷生一愣。

謝蓁笑著替他答應,“好啊,我哥哥肯定會去的。”

顧懷生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。

哥哥。

他冇說話,而謝蓁已經走到南宮胤的身邊,自然的和他牽手。

十指緊扣。

他心裡酸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