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懷生知道謝清秋如果和端王真的是前世那樣有情,那麼他也願意成全他們在一起。

謝清秋和謝無雙不同,謝清秋是溫柔良善的,一心向佛,對待人也真誠。

至少謝清秋嫁給他做為側室的那些年,從來不曾惹事生非,安靜到讓人幾乎注意不到她。

對他並冇有什麼損害,而且這一世,他是扶持端王的。

他當然希望端王好好的。

端王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磊落正直,如果他心裡有一絲的陰謀,也就不會在大漠邊地萬箭穿心而死了。

造成那樣的結局,好像就是端王的命。

顧懷生都覺得這樣一個為國為民的人那麼淒慘的死去,很可憐,很可悲,甚至還是死在自己親生父親的手裡,這還有有些可笑。

端王若不死,前世也不會是那樣的局麵了。

就算端王和謝清秋的身份懸殊,但也不算是一對佳偶呢。

隻不過,要想這門婚事成了,左貴妃那裡很難。

倒是文帝會樂意把謝清秋一個庶女賜給戰功彪炳的端王,端王的王妃孃家無勢,這是文帝喜歡看到的局麵。

畢竟誰希望養出下一個許家呢?

說到許家,不知道南宮胤有冇有聽說許皇後遷入冷宮的訊息。

其實宮裡的訊息應該也傳出來了,南宮胤應該是知道了,那南宮胤冇有表態呢?

前世南宮胤和謝蓁死後,文帝退位做太上皇,許皇後還冇等到南宮訣收拾她,她就已經瘋瘋癲癲了,從此在冷宮度過。

許皇後是為什麼瘋的?

這一世,許皇後也會瘋嗎?

想到這些,顧懷生不禁看向南宮胤,這一世看上去很多事情和前世一樣,但是實際上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他分明什麼都還冇做,怎麼卻覺得,這一切有些不受他的控製呢?

他就算知道前世所有人的結局,現在這些經曆也好像不一樣了。

他都不明白,這些人是不是還會像前世一樣呢?

顧懷生心不在焉的喝酒,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思緒。

“顧大人,本王敬你一杯。”南宮胤覺察到了顧懷生的目光,端起酒杯敬他。

顧懷生毫不驚訝地舉起酒杯,“下官不敢。”

“今日冇有君臣之分,你是王妃的兄長,不必如此。”南宮胤道。

兩人對視一眼,眼底湧動著對彼此的熟悉和默契。

他們一飲而儘。

喝完了酒,還把酒杯倒扣。

謝蓁其實早就好奇了,南宮胤以前很不喜歡她見顧懷生,今天居然主動給顧懷生敬酒,這太奇怪了。

她倒是很想知道為什麼他這麼做。

而且,她也想知道,她是怎麼出大理寺的,她在裡麵關了那麼久,對外麵發生的一切都不知道。

不過這裡不是說這些話的時機,她暫時先不去想那些。

很快,飯桌上和諧的氛圍被南宮薄的一句話打破。

“七哥,皇後孃娘遷入冷宮的訊息,你知道了嗎?”南宮薄眸色微深。

此話一出,在場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深色都略顯得不自然。

南宮胤早就知道這事的,他還冇來得及去處理。

這實在是讓人很駭然,皇後從來就是六宮乃至於整個天下的典範,入宮這麼多年,穩坐皇後的後位,從來不曾有人說過她一個不好,更是獨得皇帝這麼多年的看重,怎麼突然就被遷入冷宮了呢?

不過這也是第一位,冇有廢後,卻被趕入冷宮的皇後。

但是,既然進了冷宮,那離廢後那一天,估計也不遠了。

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事,隻有謝蓁一臉的震驚。

她手裡的筷子都掉了,“什麼?還有這事?”

雖然皇後讓宮女去給她賜毒酒,但她還是要吃瓜啊,不過也不是擔心皇後,而是擔心南宮胤。

他雖然和皇後冇有母子情份,但是,既然是母子,怎麼可能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母後呢?

南宮薄看了她一眼,隨後又對南宮胤道:“七哥,冷宮破敗,吃穿用度都不如椒房殿,七哥……”

南宮薄也知道這些話不該自己來說,但他和南宮胤之前的感情還算不錯,他心想,南宮胤必定是在乎的。

隻是冇有合適的理由和藉口去冷宮看一看。

按道理說,皇後前天就入冷宮了,皇後最寵愛的兒子,太子應該早就得到訊息,要過去看看皇後了。

結果,太子居然裝作冇這回事,在府裡陪著有孕的謝無雙。

南宮薄一個外人,也覺得皇後太可憐了一些。

南宮胤麵色如常,“寒弟,你莫不是喝醉了?”

南宮胤不想提起這件事情。

至少,他現在不知道要怎麼去麵對。

看皇後自然是可以看的,可是看瞭然後呢?

當務之急,是要找到她為什麼被文帝遷入冷宮的原因。

解鈴還須繫鈴人。

他找不到原因,乾著急又有什麼用呢?

而且,他覺得,他雖然和她的關係才稍稍好轉。

但是他知道啊,他的母後其實是一個很驕傲的世家貴女,她不希望在她落魄的時候,有人去看她。

這是她最後的尊嚴。

他雖然也想看看她,可還是按耐住了。

冇有什麼比尊重更好了。

“世子,你的身體最近怎麼樣?你看看你,你應該少喝酒的。”謝蓁看出不妙,連忙截斷話題。

南宮薄是傻了不成嗎?南宮胤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,要怎麼回答這麼私密的話題啊。

看和不看,都是錯。

皇後都不待見他,他還湊上去……乾什麼呢?

謝蓁還不知道皇後為了南宮胤迫害了許太師的計劃這事,她現在對皇後的印象也還是很差,和惡毒的巫婆冇什麼區彆了。

“說起來,你的藥不錯。”南宮薄意識到自己不該為皇後說話。

他也順勢迴應謝蓁,“我母妃吃了你給的藥,發病的次數在減少,病情已經得到了控製。”

謝蓁一臉的高興,“真的嗎?那就好。”

隻不過,可惜的是這個藥和現代的藥區彆還是有些大的。

隻能起到一個緩解的作用,並不能全部治癒。

謝蓁神采奕奕的,“既然藥已經證明瞭有用,世子你記得要按時服用,雖然冇有辦法根治你的病,但是可能你不會像王妃那樣。”

這種病,到了現代或許還可以看看能不能根治。

在古代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就類似於……高血壓一類的,隻能控製緩解。

南宮薄對她點頭,“能夠緩解,我就已經很高興了。”

隻要不成為一個廢人,比什麼都好。

端王聽他們說了這麼久,也開口了,“七王妃的醫術高明,不知道師從何人?”

上次做手術,已經讓端王大開眼界了。

“我師父無名無姓,說了王爺你也不認識,他就是閒雲野鶴。”謝蓁順口就胡扯。

“不知道七王妃對謝三小姐的病有冇有辦法呢?”端王想到了謝清秋,下意識的就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