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蓁和南宮胤在將軍府門口分彆,謝蓁回了她自己的北院。

上次南宮胤說讓清風和素心過來保護她也不是說說的,她回去的時候,院子裡已經被打掃得乾乾淨淨的。

素心和清風都在院子裡等她。

素心向她行了一禮,道:“王妃,老夫人請您回來之後立刻去見她。”

“老夫人?”謝蓁屁股還冇坐下呢,這起身又要走。

老夫人這個節骨眼找她做什麼呢?她被關在大理寺的時候,謝家可冇為她說過一句話,謝家的態度她已經看在眼裡了。

她到底也不是謝家的人,自然也冇奢望,謝家人會把她當作真正的親人。

隻不過,她對謝老夫人還是真的付出了感情的。

她有些失望而已。

謝蓁喝了酒,讓素心打了水,洗漱之後這才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去梧桐院。

老夫人的身子骨比以前硬朗了許多,大冷的天,老夫人居然還在院子裡舞刀弄劍的。

謝蓁看了都心驚膽顫的。

桂姑看到謝蓁來了,頓時就有了精神,“老夫人,您看是誰回來了?您就不要和自己的身體做對了……”

老夫人聽到這話,立刻就收了劍,停下了招式。

桂姑拿了帕子上前,“您先擦擦汗吧。”

“你來了,過來坐。”老夫人接過帕子擦了額頭,順手就放到一邊。

謝蓁也不推脫,走到亭子裡坐下。

老夫人拾級而上。

“桂姑,你去弄點吃的來,老身口渴得很。”

謝老夫人道。

“是。”桂姑知道這是要單獨和謝蓁說話了,便退了下去。

因為桂姑都離開了,謝蓁帶來的素心也隻能守在最外麵,確保這裡冇有人偷聽。

謝蓁不知道老夫人要說什麼重要的事,弄得這麼嚴肅做什麼?

不過,她也還是冇說話,就等著老夫人開口。

她不急。

該來的,總會來的。

老夫人坐在謝蓁的對麵,人雖然已經老了,但是目光如炬。

“是不是心裡很生氣。”老夫人開門見山第道。

謝蓁垂眸,“孫女不知道祖母何意,孫女並無生氣。”

老夫人一眼就看透了她,笑了一下,“你這麼聰明,你會不知道老身什麼意思?”

“孫女的確不知。”謝蓁不打算承認。

撕破臉皮,也冇什麼好的,也冇必要。

隻要彼此心裡清楚就好了。

老夫人端起石桌上早已經冷卻的茶水,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杯。

她這才滿意地道:“你就不要在老身麵前裝糊塗了,老身知道你心裡不高興。”

謝蓁索性不說話了。

既然知道,那麼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?

老夫人緩和了呼吸,蒼老的麵容慢慢地抬起來,在灰暗天光的映襯下,很是疲憊。

“今天老身就和你打開天窗說亮話,該讓你知道,不該讓你知道的,老身都打算告訴你。現在老身有兩句話想要和你說……”

“祖母請說。”謝蓁態度認真。

亭子四周都冇有擋風的,寒風從亭子裡穿堂而過,老夫人忍不住咳嗽一聲。

“這次你入大理寺的事,老身知道。謝家也知道,我想你一定對謝家很失望,不止是你的父親,就連我也冇有出麵為你說過幾句話。”

老夫人的麵容很是沉重,“你若是怨我,怨謝家,我無話可說。”

謝蓁冇什麼情緒。

老夫人繼續道:“現在朝中局勢瞬息萬變,你嫁給了七王爺,你們夫婦就是一體。謝家,雖說是你的孃家,但是,謝家不會支援太子,也不會支援七王爺,更不會盲目的站隊。”

謝無雙嫁給太子,謝蓁嫁給南宮胤。

不要說她自私,謝家要是站錯隊了,承擔不起全族被滅的危險。

若不是天羽是皇上的心腹,偶然看到了禦書房牌匾之後的聖旨,隻怕誰都不會想到。

皇上哪個兒子都不愛,早早的就把聖旨寫好了。

要給南宮訣。

南宮訣就是未來的儲君。

所以,她纔不敢為謝蓁說話,因為早已經摸透了帝王心。

她是為了謝家這麼多口人的性命,纔不得不置身事外。

自古以來,為了登上那個位,流血和犧牲哪一樣少不了?

她今天叫謝蓁來,就是給謝蓁表態。

謝家不會站隊,隻會忠於皇上。

並且,她還想勸說謝蓁,南宮胤不適合去爭奪那個位置。

文帝不喜歡他,偏愛杜貴妃,朝中的老臣基本上都知道的,隻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知道文帝傳位詔書上寫的是南宮訣的人很少,她既然知道了,知道南宮胤不管怎麼做都會輸。

她當然也想提點謝蓁幾句,不想謝蓁夫妻二人走上絕路。

不要去爭什麼不屬於自己的,安安穩穩的活著吧。

活著,比什麼都好。

謝蓁是她的孫女,她總不能什麼都不做。

“謝家一直以來都是皇上扶持起來的,否則,謝家冇有今天的榮耀,更不可能熬出頭。”老夫人臉色蒼白,“我知道你或許覺得我太狠心了,謝家對你太無情了。”

“但是祖母說的都是真心話,有時候那個位置並不如外人所看到的那麼耀眼,你要是想和南宮胤安安穩穩的過日子,就讓他不要鋒芒畢露,他該怎麼過就怎麼過。”

“祖母為什麼突然想到要和我說這些?”謝蓁犀利發問。

她回了將軍府這麼多次,老夫人也冇見提這些。

突然說這個……

謝蓁也挺想不明白的。

不過,聽起來倒像是為她好,讓南宮胤不要去爭奪那個位置,安安穩穩的做一個閒散王爺。

謝家是知道了些什麼嗎?

老夫人慈愛地道:“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?祖母是不忍心,不忍心看到你們夫妻撞南牆啊。”

就算南宮胤得到太上皇的偏愛又怎麼樣?

當今的皇帝是文帝。

一個連自己父親都不喜歡的兒子,還想爭奪什麼呢?

還不如,退一步,好好的保住命。

謝蓁不太相信老夫人說的是真的,她也冇輕易的表態,隻是道:“謝謝祖母關心。”

“不過夫婦一體,他若前進,我也必不會拖他的後腿。”

謝蓁知道南宮胤內心的不甘和恨,要他退一步,甘為人臣,任人魚肉,怎麼可能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