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那個人,神秘莫測,誰知道他在想什麼呢?”南宮胤鬆了幾分手裡的力道,眸子安靜地注視著她。

“我們再看,而且,他現在已經知道了。就算他要拆穿我,也要拿出證據。”謝蓁解釋道。

“嗯,聽你的。”南宮胤道。

謝蓁眼睛彎彎,親昵的湊到他的身邊,手也挽住他的胳膊。

她整個人都靠他很近,身上的清香,就那麼傳了過去。

“你怎麼想到來這裡找我了?你是不是趕過來的啊?”

謝蓁也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,一看到他這麼緊張擔心自己。

她的心就很滿足。

南宮胤的抬起手,輕輕地攬住了她單薄的肩膀。

他戴著猙獰的麵具,眼睛裡瀰漫著溫柔笑意卻比繁華三千都還要好看,倏地就點亮了這凜冽寒冬裡的顏色。

“嗯。”

就是擔心她。

所以纔在素心回府找他的時候,他馬不蹄停地趕過來了。

他自己已經變得不幸了,他不希望這種不幸在謝蓁的身上蔓延。

他一直在找國師。

他之前想的是一定不能留著國師,國師遲早有一天會對謝蓁不利。

他不能拿謝蓁去做賭。

謝蓁聽到他的回答,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來。

可轉瞬間,又籠上了一抹沉重的壓抑感。

他這麼好。

她真的捨不得離開了。

可是媽媽怎麼辦?

如果有回去的機會,她是應該選擇回去嗎?

還是她應該慶幸,現在她還冇有這個選擇。

謝蓁不想把和國師說的現代那些事告訴他,她一個人知道就夠了,不需要讓他也為自己擔心。

如果真的要走……

她想到這裡,就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了。

“怎麼了?”南宮胤發現了她的心緒不寧。

謝蓁搖頭,聲音悶悶地,“冇事了。”

“我就是……有些時間冇見你了,有些想你了。”

南宮胤知道她口是心非,但還是因為這好聽的話而勾起了唇角。

明明他們昨晚才見過。

昨晚,他們纔在將軍府門口分彆的。

“嗯……”南宮胤還是一個字。

謝蓁抬起頭,看著他,“嗯什麼嗯啊?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呢?”南宮胤不擅長說這些情話。

他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。

謝蓁笑眯眯地說,“我說?我是在問你啊,你嗯什麼嗯?”

話音才落下。

她麵前站得挺拔的男人,卻陡然低下頭,麵具下的柔嫩冰涼的唇瓣,就那麼輕輕地印上了她的額頭。

如羽毛一般輕柔的觸感,讓謝蓁的心頭一顫。

在這失神的瞬間,她聽到南宮胤低啞地聲音。

“我是說……”

“嗯,我也想你了。”

“如此,你可聽明白了?”

南宮胤一手扣住她的肩膀,一手挑起她的下巴。

他的薄唇冇有離開,還是吻在她的額頭。

所以他說話的時候,她可以感受到這呼吸間的熱氣,以及他胸膛的震顫。

她笑靨如花。

那一句,我也想你了……

對於此時此刻的謝蓁來說,這就好比是一顆甜到牙痛的糖。

她很高興,高興到……心跳都有些不受自己的控製了。

“難得啊,難得聽到你說想我了。”謝蓁有些不好意思,但還是故意去戲謔道。

南宮胤愉悅地笑出了聲,薄唇一點點的下滑,而後鼻尖抵著她的額頭。

他一字一句地說:“你要是想聽,以後都可以說。”

“我頓時覺得很有力量!”謝蓁一雙大大的眼睛都笑眯成了月牙。

“我一定會努力的攻克肺癆的,我不會給你拖後腿的。”

“我要努力!”

她主動伸手抱著他精壯的腰身,在他的身後是呼嘯的寒風,天地間冇有一絲暖意。

但是她卻從麵前這個男人身上,索取到了最熾熱的溫暖。

他的臂膀之下,是她可以棲息的天地。

隻要有他在,好像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,就這樣抱著他,靠在他的懷裡,她的心就鬼使神差的安靜下來。

南宮胤的眼眶卻有些微澀,他疼惜道:“不需要。”

“肺癆的事情,如果你做不到,你就不要勉強你自己。就算父皇到時候怪罪下來,我也有辦法。你不要為了這些事,而累壞了身體。”

南宮胤是個不善言辭的人,更不喜歡把內心的感覺說出來。

但是他這個時候必須要說些什麼,做些什麼。

都是為了他。

否則,謝蓁也就不會這麼累了。

皇祖父要為他鋪路,但謝蓁不應該被當作棋子一樣利用。

喜歡是喜歡,利用是利用。

喜歡不能成為利用。

他喜歡的人,就該被他仔仔細細的,安放在他心中最乾淨最柔軟的地方。

這些陰謀算計,都不需要她。

這一番話,直擊到了謝蓁的心靈。

他的聲音冇什麼太多的情緒,但是她感受到了一股緩慢而低沉的溫柔,那是他的所有。

她寬慰他,“你放心,我也不是傻子,找不到解決的辦法,我就不信皇上還能把我給賜死了。”

她這麼拚命地要努力去製造出藥。

她隻是想啊……

南宮胤如果真的要爭權奪位,她身無一物,就連謝家也不會支援他。

她不能和謝家人一樣都放棄他。

她想要用自己的能力,為他的事業添磚加瓦。

而且,治病救人也是好事,她願意為之鑽研。

一半一半的,但是更多的是為了南宮胤。

她希望陪著他。

隻是這樣就好。

“你能這樣想,我便放心了。”南宮胤道。

謝蓁咧嘴一笑。

“那是當然,我又不傻。”

“那多人都做不到的事,我為什麼就一定要做到呢?”

謝蓁不想讓他太擔心自己,不過她心中有了決定了。

她必須要找到辦法治肺癆。

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南宮胤,以及在這古代身受病痛折磨的百姓。

人在做,天在看。

她要是真的行善積德,老天爺都看得到,老天爺還會讓……她的夢境重演嗎?

她不相信!

兩人說了這麼多,已經點名了彼此的心意,他們默契地笑著對視了片刻。

南宮胤主動牽著她的手,“走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你也要去醫館嗎?”謝蓁順勢握緊他的手指。

兩人,十指緊扣。

南宮胤安撫道,“你在哪裡,我便在哪裡。”

“那些老太醫不會把你放在眼裡,我讓東方也過來了。”

“大家可以一起想辦法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謝蓁腳步一停,她側過身,笑意盎然地看著他。

她眼底還有幾分戲謔和放肆。

“我夫君,這是為我撐腰來了麼?”

一聲夫君,讓南宮胤冷淡的眼眸裡,掀起了狂風驟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