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無雙以為他要說取消婚約,心裡一喜,可轉頭又聽到他說三天之後來抬人?!

抬誰?抬她?

不,她纔不要去送死。

謝將軍麵色死白,“王爺!”

南宮胤也不看謝將軍一眼,側眸掃向謝蓁。

她對他傻笑。

他看向她的視線,卻犀利而陰鷙,宛如夜色一般濃厚。

“謝蓁。”

“本王記住你了。”

謝蓁的身子一個劇烈的哆嗦,高興的拍手。

“好啊好啊!”

“蓁蓁也記住大哥哥了!”

這死變-tai,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嗎?他不是應該退婚嗎?居然還就這麼承認了?

不過,管他怎麼弄,他指定要的是謝無雙了!

她安全了!

南宮胤冷笑一聲,大步流星的離開這裡。

謝無雙爆發出了淒厲的哭聲,“不!我纔不要被抬到鬼王府去,我不要去送死啊!”

這麼一通亂吼之後,謝無雙居然兩眼一翻,承受不住這訊息帶來的巨大打擊,昏了過去……

是的。

她華麗麗的昏了過去。

謝夫人和謝將軍也是一臉的煞白,連忙使喚人。

“快去請大夫!快請大夫!”

現場頓時雞飛狗跳的,所有人都去關心被刺激得昏迷的謝無雙了,無人在乎謝蓁一個傻子。

謝蓁趁著冇人注意自己,悄悄的溜回原主的院子。

她暫時是躲過一劫了,但難保謝將軍他們為了謝無雙不會做出什麼狗急跳牆的事情。

謝無雙最好一直昏著上花轎!

她現在要養好這具身體,雖然吃了那藥丸身體好轉了,但她還有外傷,哪個女人不在乎容貌啊!

南宮胤那個挨千刀的一掌把她拍飛了,她額頭的傷口還不知道有多大呢。

而且,她也需要找個冇人的地方,弄清楚剛纔出現的那一顆藥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謝蓁住的院子是在將軍府最偏僻的北院,這裡距離前廳很遠,把她安排得這麼遠,就是為了她不要出去丟人現眼。

誰叫她傻?

回到自己的院子,謝蓁都要累癱了,想找個丫鬟給自己打點水來,誰都不聽她的!

謝蓁好想撞牆啊,就算是傻子也是謝家的嫡女啊,怎麼就這麼慘啊。

她真的懷疑她是拿錯了劇本啊。

人家穿越,不說美男環繞,至少也得黃金萬兩。

她呢?

隻有一個克妻的鬼王,醜到她看一眼,現在想起來都要做噩夢,還好不是她嫁。

謝蓁皺著眉頭思考藥丸的來曆,她記得腦子裡就閃過了一張晶片,以及類似掃描儀的東西。

速救丸出現了。

難道說,她的腦子可以自動掃描這具身體的受傷情況嗎?

所以纔會出現速救丸?

剛纔的那個情況,她的確是需要速救丸的。

她腦子裡的東西,還自動判斷她需要什麼?

是不是她的腦袋裡在想什麼,就有什麼東西出現呢?

想到這裡,謝蓁都要高興的跳起來了!

這可是穿越的福利啊!

她集中意念,想了一些其他的藥品。

很長一會過去,她睜開眼睛,麵前並冇有藥品的出現。

怎麼會冇有?

她很震驚,不信邪的再集中意念想一次!

再睜開眼,還是冇有她腦海裡想的藥品。

她搞不明白了。

不是她想要什麼藥品,藥品就會自動出現的。

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她要瘋了!

想了很久,都想不出來個為什麼,她索性被子一掀,爬上床去睡覺。

睡一覺,冷靜一下!說不定,明天就會有彆的契機了。

謝蓁太累了,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。

她是被人用冷水潑醒的。

“給本宮潑!”

“繼續潑!”

混沌之中,耳畔劃過了男人充滿恨意的聲音。

“嘩啦”一聲,一盆一盆的冷水就那麼澆到了謝蓁的身上,她身體抽搐了一下,被潑得驚醒過來。

冷。

好冷。

她頂著一臉的水珠,慢慢地睜開眼。

“啪!”

男人一巴掌甩到她臉上,打得謝蓁口吐鮮血。

“謝蓁,本宮告訴你,不管你是真的傻,還是裝傻,你都必須代替雙兒嫁給南宮胤那個醜八怪!”

他身穿著明黃色的袍子,身材高大而修長,五官俊朗,周身都流淌著尊貴的氣息。

他長得倒是不錯,就是現在臉龐有些猙獰,所以有些可怕。

不過,這一巴掌把謝蓁打傻了。

本宮?

這個男人是誰?

原主的記憶裡並冇有他。

他叫謝無雙為雙兒?難不成是謝無雙的相好的?

謝蓁有點懵,這男人又憤怒地說:“你這個賤人,你好毒辣的心腸,你逼得雙兒差點自儘!幸好這次雙兒並冇有什麼好歹,否則,本宮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那個醜八怪,你嫁也得嫁,不嫁也得嫁!”

“你就是變成屍體,也得上花轎去!”

謝蓁現在已經是暈頭轉向的了。

她什麼時候逼謝無雙自儘了?這該不是謝無雙的反擊吧?

“太子殿下,妹妹她不是故意的,她隻是什麼都不知道而已,我不怪她。”謝無雙從門外小跑進來,撲騰一聲,跪倒在了這‘太子’的腳下。

“是無雙命該如此,無雙嫁七王爺就是,這是無雙的命。”

“無雙認命了,還請太子殿下不要為難妹妹了,妹妹是無辜的。”

謝蓁終於反應過來了,這個男人是太子?

居然是太子?南宮閔?

南宮閔可是南宮胤的親弟弟啊,同為皇後所出,居然稱呼自己的哥哥一口一個醜八怪?

怪不得謝無雙不肯嫁給南宮胤,這太子可是要繼承皇位的人,好歹也是一隻潛力股,就算謝無雙現在的出身不配做太子妃,但好歹也能撈個側妃噹噹。

做太子的側妃,怎麼也比嫁給南宮胤送死強啊。

謝無雙有更好的靠山,所以謝家人才逼她去嫁南宮胤?

這多好,謝無雙嫁給太子,隻會給將軍府帶來更多的好處。

送死,自然她去了。

謝無雙本就生得柔弱,哭起來那叫一個梨花帶雨,這暴擊了南宮閔的內心。

他心疼地拉起謝無雙,“雙兒,你不要哭,本宮是不會看著你嫁給醜八怪的。你哭得讓本宮的心都碎了,母後這麼疼愛本宮,她一定會答應我們的婚事的。”

謝無雙朝謝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她麵上還哭哭啼啼的。

“太子殿下,七王爺的身體不好,這樣對妹妹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怎麼能讓妹妹代替我嫁過去呢?”

謝蓁都快被謝無雙噁心得吐了,她失策啊,冇想到謝無雙還有太子這個相好的。

她還算錯了一步,南宮閔和南宮胤兄弟不和,南宮胤在皇宮裡也不受寵。

她這個一無是處的傻子嫁給南宮胤,是每個人都樂意看到的。

這邊,南宮閔又開始他的表演,“醜鬼配傻子天生一對,本宮也是這麼覺得。雙兒,你就是太善良了!”

她心裡暗道,完了。

南宮胤和南宮閔這一對親兄弟打架,遭殃的就是她。

誰嫁南宮胤,就看皇後偏袒誰了。

南宮閔惡毒地道。

“來人啊,把這個傻子給本宮打暈綁好了!”

“後天一早,把嫁衣給她穿上去,塞到花轎裡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