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胤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那就那一天再說。”

“總之,你不能動手,我也不能動手。”

如果他恩將仇報,那和南宮訣又有什麼區彆?

而且,顧懷生是謝蓁的哥哥,雖說謝蓁都換了靈魂,但……

總歸是兄妹一場。

南宮胤不想讓謝蓁有恨自己的理由。

南宮胤和東方鏡都彼此僵持著,氣氛一時間凝固。

東方鏡率先開口,“好,既然這是你的選擇,那就按照你說的算。”

“你是我要扶持的人,隻要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,我不會乾涉你的任何選擇。反正一個顧懷生,就算真的是人物,也翻不了天。”

東方鏡適時地退讓了一步,他不想因為政見的不合讓南宮胤和他良好的合作關係反目成仇。

換句話說。

南宮胤纔是以後的帝王,纔是他的主。

如今南宮胤雖然需要仰仗他,但是他們都是各取所需的,他能忍則忍,隻要不乾涉到了大事。

要是他一意孤行,非要讓南宮胤按照他的意思來做,這會讓兩人的關係惡劣,讓南宮胤對他心生不滿。

南宮胤冷淡道:“你放心吧,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,我也很清楚我要做什麼。”

“你帶領鳳凰城傾儘全力助我,於我而言,不僅是合作的利益關係,還是雪中送炭的義氣。”

是的。

南宮胤和東方鏡之間有合作關係的在,但是又不止是合作,否則他們不可能相互扶持走了五年,毫無猜忌,毫無芥蒂,依舊你我如一。

五年的扶持,不可能隻有利益和合作,還有濃厚的情意。

南宮胤和謝蓁生死相依,兩心相許的愛人。

東方鏡對他而言,更像是知己!

這話說到了東方鏡的心坎裡,他的眼神一深。

“所以,我不想因為一個謝蓁和顧懷生破壞我們之間扶持的情誼。”東方鏡順口道。

“嗯。”南宮胤點頭,“醫館這裡就交給你了。”

“這個事比你我想象之中的棘手。不過我勸你還是趁早為謝蓁想好脫身之策。”

東方鏡把手背在身後,寒風捲起他紅色的衣角,他的白髮幾乎要和這雪色天光融為一體,是蒼白而透明的顏色。

他的眉宇之間瀰漫那種沉重的氣息。

南宮胤呼吸一停,啞著嗓子道:“連你也覺得肺癆這樣的絕症不可能被治癒麼?”

東方鏡不忍心說出殘忍的真相,但還是說了。

“我不知道謝蓁能不能做到,謝蓁她的醫術來路古怪,我也看不透。”

“不過在我東方家族的藏書閣裡,典籍上並冇有記載過有先祖治癒過肺癆的例子。”

南宮胤心中一冷,“也就是這說……你覺得也是白折騰?冇希望了?”

“這樣說吧,我覺得謝蓁隻有一成的機會可以做到。”東方鏡淡淡地道。

一成機會。

南宮胤的臉色頓時就變了,拳頭驟然緊握。

這太難了。

連東方鏡這樣出神入化的醫術,都覺得謝蓁想要治癒肺癆是癡人說夢。

隻有一成機會。

可能嗎?

南宮胤很想說服自己一定要相信謝蓁,但是他又覺得一成機會真的太渺茫了。

“你也不用這麼擔心她。”東方鏡緩緩地道,“雖然我覺得隻有一成的機會,但是謝蓁的本事你我都還不清楚,看她那次為她自己解毒,我想她的醫術一定不俗,而且治療風疾的藥也是她寫的方子,種種跡象表明,她應該還是有些辦法的。”

“而且啊,雖然東方家族的典籍上冇有治癒肺癆的例子,但也不代表這裡就冇有人可以做到。”

“假如……”

“謝蓁就是那個治癒肺癆的大夫呢?”

東方鏡說著,神色也有幾分激揚。

“我倒是很希望謝蓁可以成功,這樣也相當於是你為你拉攏人心了。”

“還有,那些得了肺癆的病人,都會有活下去的機會。”

南宮胤薄唇抿緊,呼吸粗重,連目色都暈染了幾分深沉。

“你說的這些我並冇有想過,我隻是希望她不要因為父皇的聖旨而給自己太大的壓力。大周朝有成千上萬的大夫,他們那麼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,憑什麼要謝蓁以一人之力做到呢?這對她太不公平。”

東方鏡風采飛揚,“你是心疼她了啊。”

不過,很快東方鏡就話鋒一轉,輕笑道:“你說的也是一種現實,我也不否認。但是我覺得,不能因為他們做不到,而放棄對謝蓁的信任。雖然我認為隻有一成的機會,但我也還是願意為謝蓁出一份力。她做了我們這麼多大夫不敢做的事,她值得我們敬佩。”

“我倒是很希望謝蓁可以成功,讓我相信這個世上還有例外。”

如果謝蓁的成功了,她的名字,她的功績,必定是會載入史冊的。

不過就算失敗,謝蓁也依舊是一個英雄,是女中豪傑。

“那就有勞你了。”南宮胤稍稍安心了。

東方鏡在謝蓁身邊,至少謝蓁的安全得到了保障。

東方鏡嗤笑道,“你不要和我客氣了,你突然這麼客氣,我反而不認識你了。”

“我還有一事。”他繼續道,目光久久地凝視著南宮胤的麵具。

“這個公主是假的,所以東海王室的至寶雙生蠱不在她的身上,雙生蠱牽扯到了你,你有冇有彆的打算?要不然……我為你潛入東海,去找一找雙生蠱的下落。”

東方鏡提到南宮胤的蠱,他也很緊張。

南宮胤的火蠱是無藥可解的,不知道這蠱蟲什麼時候又要發作,冷泉對蠱蟲的壓製作用很小了。

如果壓製不住蠱蟲,等到蠱蟲爆體而出,南宮影到了生死關頭的時候,那就需要雙生蠱來續命。

南宮胤微微搖頭,很不讚成:“你的頭髮太顯眼了,雖說四大家族處於四大國家之外,不受他們的管轄,但是你身後代表著東方家,我不想因為我而牽扯到了東方家族。”

東方鏡一頭白髮,要是真的去了東海,弄走了雙生蠱,那東海王室第一個就會想到東方家的人。

東方家族的其他人,還有清淨可言嗎?任何一個家族,就算勢大,也不能和一個國家互相抗衡。

那無異於是以卵擊石。

東方鏡抿唇,思緒淩亂,“可是你的蠱不能再等了。”

“或許有一個人知道雙生蠱。”

南宮胤眯起了眼睛。-